做爱容易说爱难
作者:天涯的涯

他们说我色,她们说我花——因为我经常换“女朋友”。
  别人是“七年之痒”,换我身上是“七天之痒”。
  于是便不止一次地被男人女人们质问:是不是你们爱情小说写得多了,自然也就不相信爱情了?
  每每如此,我便不知道该如何做答,往往是敷衍了事:相信或者不相信,只是一个瞬间的表情。
  大学我学的是心理学,我一直都坚定地认为学心理学出身的家伙心理都贼阴暗,特会隐藏自己,多重性格自不必说——我便是这样一个“可怕”的人。
  因为多重性格的缘故,我喜欢那些能歌善舞、活蹦乱跳的现代女子;
  因为多重性格的缘故,我喜欢那些端庄贤惠、斯斯文文的传统女子——
  因为多重性格的缘故,几乎任意一种类型的女子,我都可以忽然间“喜欢”上人家——所以,我能够给旁观者这样的感觉: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
  此正应了“当局者未必谜,旁观者未必清”——其实,我不是这样的。
  曾经也刻骨铭心过,纯纯粹粹地用上半身而不是下半身去“爱”过。
  直到现在,我还不能找到当初爱她的理由。只知道,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紧张得快乐得抽筋,她不在的时候,我会想她此刻会在做什么。那时候,忙得像一只蚂蚁,不停地想她,不停地为她写只有20岁左右的人才可能有激情写得出来的肉麻兮兮的情诗。
  说漂亮,她不是最漂亮的;说才华,她不是最出众的;说个性,她不是最突出的……真的,我那么爱她为什么?
  奇怪,看过《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意大利情色片,又译《马琳娜》﹚的人就没有不喜欢这片子的,我也一样。
  看片子的时候,我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和她联系了,甚至不知道她现在的电话号码。
  片长113分钟,我又如当年一样,严严实实地想她,全身心地投入回忆113分钟。
  片子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男一号雷纳托的一番话:“我一生爱过许多女人,但我唯一无法忘怀的是从未问过我的名字的马琳娜。
  我一样啊!我那么地爱她,她却一直不知道。
  其实,爱是一个人的事情——如果你的爱是出自上半身、而不是下半身。
 
上传时间:2004-09-15 16:02:06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