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草”该不该吃?
作者:人民网

  口述 竺辰 职业 公务员 年龄 24岁

  她很漂亮,似镜中花水中月。在追求她的岁月里,竺辰遭遇了从未有过的打击,在追求无果后,他选择了放弃。可很快,两人的角色在竺辰被录取为公务员后发生了巨大逆转。天平的一端向竺
辰倾斜过来,他俨然成为了被追逐的热门对象。面对重回的爱情,再次遭遇回心转意的意中人,竺辰伤心了、犹豫了、拒绝了。他说,变色了的爱情注定连余味都只能是苦涩的。

  [关键句1]娴雅母亲对我说:“娴雅的条件那么好,她是应该配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更好的男朋友,以你现在的情况要做我的女婿,这个条件恐怕还不够格!”

  [关键句2]我从没想过娴雅会回来,而且以这种方式回来,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回心转意,还是另有所图。现在,我只有拒绝她,因为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两家交好

  要说我和娴雅的关系,还真很难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娴雅的父亲和我母亲曾是一见倾心的初恋情人,经过四年的长跑恋爱,当所有人都以为铁板钉钉的时候,两人因为琐事黯然分手。娴雅的奶奶大叹可惜,看我那乖巧贤良的母亲实在是爱在嘴上疼在心里,虽极力挽回却终没能见到终成眷属的那一刻。儿媳妇做不成,母亲最终成了娴雅奶奶的干女儿。

  “干”字当头,女儿这个角色母亲却做得甚为用心,直至老人家临终的时候还服侍左右。为此,娴雅的父亲始终感怀在心,两家的关系也因为这段缘分而显得特别亲切。只是,每次在两家聚会的场合,娴雅的母亲总显得有些别扭,除了紧紧看住自己的丈夫外,还尽量隔绝我和娴雅交流游戏的机会。

  娴雅从小就出落得如清水芙蓉,很洋气也很招摇。上世纪80年代,当卷发还处在潮流前沿时,娴雅的母亲就带她去烫了一头洋娃娃般的卷发,总之活脱脱一个中国版的秀兰·邓波尔。在母亲的熏陶下,娴雅慢慢开始对胭脂水粉之类产生了强烈的感觉,最终放弃了高中转向中专的化妆专业。我则是按部就班地从小学、中学一直升入了大学,虽然高考失误,但总算挤上了一本的末班车,在算不上出名的重点大学里的一般专业消耗着我的青春。

  邂逅暗恋

  那次,娴雅跑来学校看望她中学里的好友。巧的是,那女孩正好是我的同班同学。这个世界实在太小,娴雅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乌黑的长发犹如瀑布般倾泻直下,那张曲线分明的脸庞在明亮的光线下显得分外俏丽。我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她,看着她和朋友们谈笑风生,我霎时产生了一种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感觉。

  由于忙于各自的学习和工作,我和娴雅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了,教室里的偶遇让我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心神荡漾。我原来只知道她很漂亮,却不料被一副最平凡的生活片段所吸引。娴雅也显然从人群中认出了我,兴奋地叫着我的名字。这一叫,引得周围的男生纷纷侧目,让我心里暗暗有些得意。

  下课后,班里的一些男生开始纷纷向我打听娴雅的来历。我完全没有料到,娴雅的美女效应来得如此之快,让我有些始料不及。我不快地回绝了所有的打听,以一般朋友搪塞了过去。朋友们在我这里打听不到消息,便转而攻向娴雅的朋友,也就是和我同班同学的那个女生。我以为,男生在向一个女生打听另一个女生的情况时,是会遭到断然拒绝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和娴雅就在这样的偶然相遇后擦肩而过,没有激起一丝波澜,却挑动了我心里的一根弦。说实话,我不是没有想过和娴雅成为朋友的关系,但碍于她母亲的暗中阻拦,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和漂亮女孩恋爱是要担负很大风险的,况且我也不属于玉树临风的那种类型。

  就这样事情被搁置了下来,几个星期后,我却从娴雅的朋友那里得知了惊人的消息:娴雅正在和班里的另一个男生谈恋爱。我猛然醒悟到:此时不追更待何时?我深知自己有对手无数,除却和娴雅家的历史渊源外,没有任何优势,而且娴雅的母亲对我和母亲一直颇存嫌隙。在我心里一直积攒的,从未让我察觉的情愫像是在一瞬间爆发,拉也拉不回来。

  遭遇回绝

  我开始向母亲有意无意地打听有关娴雅家的所有情况,母亲虽然没有察觉到我的意图,但也会有意识地试探我对娴雅的看法。

  那天,我重拾电话和娴雅闲聊,她很热情地招呼我:“最近忙不?”我定了定神:“还好,你最近工作怎么样?”我开始了不太擅长的套近乎,娴雅很不习惯咳了一声:“你怎么拉?以前从来不恭维我的,是不是想追我拉,哈哈?”娴雅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让我快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卡在喉咙口。我说:“要是我真的想追你呢,你答不答应?”我本来还想再酝酿些时候,没想到憋了整整一个礼拜的话竟然一下子从嘴里滑了出来。娴雅显然很有准备,没有任何思考就回绝了我,“还是朋友之间的关系对我们更合适,你说呢?”

  放下电话后,失落感随即涌上心头。我那些曾经引以为荣的优势感,在瞬间消于无形,此时母亲在一边对我说,“你长大了,我不反对你谈恋爱,但要是娴雅那就不可以。”母亲干净利落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为什么不可以?”我反驳到。“辰辰,那么多女孩子不选,为什么要选娴雅呢?她母亲是不会同意的。”我知道母亲是为我好,但是既然两家交好,有什么理由来反对这亲上加亲的事情呢?

  后来,我又陆续打了几次电话给娴雅,好几回都是她母亲接的电话。娴雅的母亲向来对我没有好感,我相貌平平、学校专业也不怎么起眼,况且两家又隔着那么一层特殊的关系,她母亲如此反应确实很正常。可这几次电话却接得有些意味深长,娴雅一直不在,她母亲又话中有话,照我推断,事情的前因后果娴雅母亲肯定都知道了。

  我有些慌张,但转而一想:明确意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天,我壮着胆子去娴雅家,没想到被她母亲撞个正着。娴雅应该是在家的,客厅门口正放着她的鞋和包,但她母亲硬是没有让我进娴雅的房间。这样的情形让我好不尴尬,我努力忍住让自己不发作,但还是不甘心:“娴雅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追求娴雅呢?”娴雅母亲见我开了口,干脆跟我说了个明白:“娴雅的条件那么好,她是应该配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更好的男朋友的,这点你明白吗?以你现在的情况要做我的女婿,这个条件恐怕还不够格!”娴雅的母亲说得不留一点情面。我恼怒的满脸通红,立马起身告辞。

  心灰意冷

  遭遇了如此大的打击,不免让我心灰意冷。回家后,母亲看我的表情便知道了一二分。这件事情过后,别说追求娴雅的心没有了,就连恋爱的热情也消失无形。娴雅母亲的话对我的打击太大,我不得不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恋爱的事情就此歇脚。娴雅自然没有打电话给我,故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落幕。

  临近大四毕业的时候,我为前途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按计划复习考研,另一方面计划着复习备考国家公务员。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准备,我顺利通过了研究生考试和国家公务员的初试。这样的成绩是我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最后我选择了公务员。正当我按照自己预先设定的步伐一步步顺利走下去的时候,我从母亲嘴里听到了娴雅失业的消息。

  原来,娴雅所在的那家美发店由于经营不善,在几个月前倒闭了。由于工作经验不足,且在职的美发店在业内并不怎么出名,娴雅的工作一下子成了老大难问题。加上娴雅的母亲待业在家,父亲的工资又难以维持一家人的开销,所以自然想到请我们家帮忙。

  母亲接到求助电话,热情地答应帮忙。她是不知道娴雅母亲和我之间的对话的,口口声声地说着“可惜了,可惜了,现在年轻人工作也这么难找……”之类的话。我听在心里很不是滋味。想着娴雅母亲当初对我的种种态度,心里难以平静。

  回心转意

  母亲通过朋友的关系,很快帮娴雅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还算稳定。那天,娴雅的母亲带着娴雅亲自上门道谢,当从母亲嘴里得知我考上公务员的消息时,很吃惊,连连说着:“恭喜恭喜。”娴雅母亲的表情很复杂,是后悔?是感叹?或是别的什么,我不得而知。

  言谈的时候,娴雅的母亲连连夸我母亲有福气,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什么的。我暗自冷笑,当初说的什么“条件不够”之类的话语恐怕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娴雅坐在母亲的身旁,不自然地陪笑着,看起来好假,这就是曾经让我心动的女孩。

  转而,娴雅母亲话锋一变:“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当初我看错了眼,现在想想我们家娴雅和小辰还是挺配的,您看是不是啊?”我没料到娴雅的母亲会说出这话来。母亲笑了笑:“孩子们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们大人想管也是管不了的!”娴雅的母亲把皮球推给了我,我心里真是又气又恼。当初她那样绝情地对我,现在却是情势180度大转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会点头答应。

  母亲让我自己考虑,我则明确表示,这样的爱情我恕难接受。后来,娴雅的母亲也打过几个电话给我表达了同样的意思,碍于长辈的面子,我婉言回绝了她的提议。但是,婉言留下了更多发挥的空间。娴雅的母亲隔三差五的让娴雅来我家做客,为的就是我的态度,让我答应和娴雅谈恋爱。

  我从没想过娴雅会回来,而且以这种方式回来。我要的爱情已经褪色变质,我也知道娴雅并不是出于真心。这样的情况很奇怪,除了拒绝,我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上传时间:2005-11-29 00:21:44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