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梦中情人们
作者:迟宇宙

  可能不会再有梦中情人是一种悲哀,那意味着一个人已经开始衰老,内心的激情在消退,波澜趋于平静,不再有暗流,不再有动荡……那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年轻时那些荒唐梦,代表着多么宝贵的青春!  

  只爱年轻欢畅的播音员

  一天晚上看《新闻联播》,突然看到她日渐苍老的面庞,我一下子感慨起来:时间流逝得真是快,一转眼她就老了,而且老得让人无法忍受,却依然在那里做着与15年前相同的事情:播音,播音,再播音,用枯燥的声音,念着枯燥的新闻稿。

  那个晚上,她播音的时候,我给她念了我模仿叶芝给她写的情诗: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眼皮耷拉,播音时打盹,请喝一口茶水,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绝不磕巴,回想你年轻时,不会喝口茶水……

  我已忘记了她叫什么名字,我只记得,15年前,她可是我的第一个梦中情人。

  我老家在山东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信息是闭塞的,所以我所见到的女人除了母亲和小妹之外,就是村子里的妇女和少女们。不幸的是,她们与我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下,更不幸的是,我很小就厌倦了农村生活。所以她们丝毫激发不起我的想像力。能够激发我想像力的,除了教科书之外,就是小人书。但同样不幸的是,那上面除了刘胡兰就是女特务,而我恰好又是一个道德感十分强烈   的年龄,觉得暗恋刘胡兰心有不甘,而暗恋女特务似乎又不是一个好孩子的行为,尽管女特务往往都异常漂亮,条子和盘子都比刘胡兰好100倍。

  所以我很郁闷,直到10岁那年。

  那年,父亲拿出了全部积蓄,买了一台18英寸的彩电。这样就可以看到跟真人一模一样的画面了。所以冒着被父亲揍的危险,我天天逃课回家看电视。

  我的想像力被充分地激发了出来,我开始充满了幻想的生活。在所有的图画女人中,让我想入非非的只有她。力比多的冲动、暗恋的苦恼,那么多的事情纠缠在一起,构成我成长的苦恼。

  很多年以后,我已记不清她的名字,或者我根本不想再记得她的名字。我只是在怀想少年时的一段暗恋,就像是心底的一个秘密,偷偷地咀嚼,偷偷地疑惑:我怎么会喜欢她?

  是啊!我怎么会喜欢她?!

  曾经最爱周慧敏

  我的第二个梦中情人是周慧敏,开始的那一年我15岁,已经初中快毕业了。 

  有一天我偷看小妹的笔记本,突然发现了几张贴画。上面是一个年轻而清纯的女子,脸上挂着动人的微笑。对于一个15岁的男孩子来说,那种半老徐娘的微笑应该是有诱惑力的,况且周慧敏当日也还未到半老徐娘的年纪。于是我一下子忘记了新闻联播,开始了我的第二段精神自虐。

  但对于周慧敏,除了觉得她漂亮之外,我似乎对她没有丝毫的兴趣,尽管贴画上介绍她是“影视歌”三栖明星。然而那时候,我们所能暗恋的,除了她之外,找不到别人。我们看不到张曼玉,也看不到苏菲·玛索,听说大嘴的朱利亚·罗伯茨,还是读大学以后的事情,至于邓丽君,又不是我们这年龄该暗恋的人;打网球的辛吉斯和库尔尼科娃年龄还小,也未成名;《太阳报》三版女郎,那时候更没机会看到了……

  多年来,令我惭愧不已的是,我只看过她主演的一部电影,而且是在我已经不再暗恋她的日子里。她的搭档是刘德华,她在里面装酷扮演一个女杀手,那时候她真的是半老徐娘了,很傻很傻的。她表情僵硬地说话、微笑,然后从爆炸的现场跳出来。

  至于她的歌,我却从来就没听过。我在后来还拥有过一张她的大幅招贴,她依然那么甜甜地笑着,像个傻瓜。但现在,除了名字,我已经遗弃了所有关于她的回忆。那张招贴,在大学毕业那年,被我拿去了跳蚤市场,卖了,一块钱。

  有时候我会怀念暗恋一个傻瓜的岁月,那时候我也像个傻瓜一样活着。除了学习,我无所事事,不知道生活还有其他方式,不知道在我的中学外面,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在我的县城外面,还有另外的城市;不知道在我的人生外面,还有另外的人生……这年轻的岁月啊!

  永恒的嘉宝,永远的爱情

  我的第三个梦中情人是嘉宝,那个演过妓女,也演过女皇的瑞典女人。直到今天,直到我已经不再有梦中情人的年龄,我依然时常怀念起她,无论她卑贱或者高贵,淫荡或者庄重。

  那是18岁的事情。那一年我出了一趟远门,到北京读书。有个书商找到了我,要我写一本嘉宝的传记。看在钱的面子上,我写了。虽然不过是东抄西编,瞎说八道,但我还是看了不少与嘉宝有关的书和她主演的影片。当我被她的细节所迷惑的时候,便开始了对故事的沉湎。这多么像一场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直到永远,我都没见过她,直到永远,我都在思念着她。

  我的脑海里时常能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一个又一个的蒙太奇——狼群紧紧追赶着雪橇上的人。庄园宅第的大火。女人手提孤灯穿越幽暗的宫殿……

  我曾经为她流过泪,那是《尼诺契卡》。“你愿不愿意孑然一身?”她说:“不。”

  多年后,她孑然一身地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生活在我的心里。她在孑然一身中死去,却在我的内心成为永恒的爱情。那个时代的评论家说她:“一个众所周知难以相处的人恰恰可以由于她或他   的那种异乎寻常的天性而把一群人吸引到自己周围。”在她死后,我成为她的拥趸,并且持续不断地观看她的影片,写她的影片评论。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这种内心的爱情,这种永远沉淀的秘密,多么像水底的砂石!

  我们已经老了,她们仍然年轻

  有一次我去东单体育中心打篮球,我约的6个朋友全部是已婚男人,其中两个已经做了父亲。我们和一群高中生比赛,不惟体力不支,就连那种拼斗的勇气,都已丧失。年轻时我们像他们一般,比海鲜还生猛,到了今天,稍微碰撞,就担心受伤,担心第二天的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这便是成年的苦恼吧。

  那一天,一个朋友看到了两个高中女生,他大叫:“好漂亮啊!”我们说:“哪里啊,我们怎么没觉得?”他说:“你们到底还年轻些。年轻的时候我也不会觉得她们漂亮,但现在,只要见到年轻的女孩子,我就觉得她们是漂亮的。”

  我曾问他有没有过“梦中情人”,他始终不肯告诉我,但我从他羞涩的表情中,看到他逝去的青春。

  我们都曾有过梦中情人,我们都曾被年轻的爱情折磨。我们那可怜的青春期,被压抑的力比多啊!如今的青年人,女孩子有谢霆锋、羽泉和F4可以暗恋,更老的女孩子可以怀念年轻时的 “小马哥”;男孩子有苏菲·玛索、库尔尼科娃可以萌动春心,最不济还有孙燕姿和张柏芝,而我们那可怜的青春呢?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了。

  很多故事都在瞬间结尾,就像很多梦想在瞬间破灭一样。当有一天我看到《新闻联播》中她苍老的面孔时,我并不感到自己当年十分可笑。在我们仅有的青春里,我们毕竟没有荒废内心的冲动,我们也有暗流,有波澜。我们像潮水一样生活,尽管这潮水,不是钱塘8月的浙江潮,仅仅只是细流中激起的几道水花。

 
上传时间:2006-01-02 20:29:08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