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装孙子
作者:老枪

         “装孙子”,印象中似乎是北京方言中的一口头语,大约是在别人面前屈辱卑贱,忍气吞声,自己不把自己当爷们儿看的意思。
          古往今来,装孙子装得堪称表率、在主子面前最最缺少荷尔蒙的男人,大约就属早已作古的和珅和大人了。一部《宰相刘罗锅》,让地球人都领略了和大人的“孙子”风采。能趴在地上与一条叭儿狗爬来爬去地一博皇上主子一笑,这水平,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因此,如果不把装孙子这个行当的老大让给和大人,估计一定要人神共愤的,最起码乾隆皇帝不答应。
          不知道有没有人把“装孙子”作为一门学问去研究,如果哪一天书店里的货架上突然冒出来一本《装孙子学》,我肯定不会奇怪,因为不管这门“学问”有没有人归纳整理、著书立说,但谁敢说你身边就没有“孙子”?
         舞台上走马灯一样扭来扭去的“星”们一边叽叽歪歪地无病呻吟着,看似风光无限,一边时不时不小心就露出了“孙子”嘴脸。那撇着花腔、一幅媚笑地朝台下吼“嗨,I love you!”的“星派”,其实就说明“孙子”一旦装到这种地步,基本上可以经常让人倒掉大牙的事实。一般这时候,你尽可以朝台上扔空饮料盒什么的,或者站起来也吼一嗓子“贱!”
         或年或节,黑夜里或打的、或开着私家车在高干住宅区四处游荡的款儿爷款儿姐们,别看他们白天在下属面前指手划脚、不可一世的,一般这时候只要敲开了某“长”之类的门,五官一扭,立马就会现出一幅“孙子”嘴脸来。这种“孙子”,还是和和大人的级别不同的,他们一般都是为了谋财或谋官而来,是有明确目的要来做交易的。出了某“长”们的门,说不定就会啐一口老痰,对着那咣当一声关上的防盗门骂:“我是你大爷!”
         但还有一种甘心情愿做“孙子”的家伙们,绝对属于敢做敢为、另类到“酷毙”级别的,比如说,前段时间报纸上登的那个在街上扯起“老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的横幅,缩着脑袋,站在寒风里边揩鼻涕,边望眼欲穿地向媳妇道歉的小伙子,大有媳妇不回心转意,这“孙子”就绝对持之以恒下去的架式。“孙子”装到这份上,你想不说他可爱都有点儿为难。
         国外有一个级别挺高的“孙子”,据说是某国的元首,在大街上被他治下的公民,砸了满头满脸的臭鸡蛋。该元首居然宰相肚里跑骆驼,揩完臭鸡蛋,照例一脸微笑。“孙子”如果修炼到这种境界,基本上都属于经天纬地型的人物,那绝非市井小民可以达到的高度。
         还有一种隐性“孙子”,很不幸被我遇到过。这“孙子”属于那种嘴尖皮厚腹中空,肚里无才愣冲唐伯虎、手里没权总做霸王梦的那一类。这类人似乎生来就是梦想当大爷,却时时被“孙子”的帽子扣着的可怜人儿,于是便动不动就摆出一幅“大爷”作派,以满足其客串“大爷”的快感。那天趁他上头的“大爷”暂时不在家里,山里无老虎,马上就自己把自己晋升到“大爷”级别,开始把羊癫疯的典型症状择优表现出来,吹胡子瞪眼睛地发号施令加胡说八道,顺便再把一桶桶的污水往他认为应该在他面前装孙子的人脑袋上扣。结果,因为我自小没见过我爷爷什么样子,自然也没有得到过孙子体验,所以最终我一跺脚,指着该冒牌“大爷”的鼻子说:“老子不伺候了!”得,这一家伙又让他迅速从刚刚混上的“大爷”岗位上,感觉还没找到就立即又跌回了“孙子”的境地,老半天瞪着眼睛、噎着喉咙都没有适应。
         这个“孙子”倒令我想起来了那些伸着手,舔巴着脸儿,满口“大爷大爷”地叫着,让你施舍他的乞丐们。这些乞丐“孙子”,一般是一阔就变脸儿的,听说有的乞丐们刚在大街上给别人喊完大爷,转脸就到老家盖起小洋楼,腆着肚子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充起了大爷。
         “孙子”是形形色色的,也非我这篇小文就可以一网打尽的。不信你留心注意一下,古今中外,都有牛毛般的“孙子”在继往开来。然而,在这多如恒河沙数的“孙子”行列里,我还真扒拉出来一位装孙子装得特别令我服气的人物,这就是那位装“孙子”装到顶峰境界,上下五千年再没有一个人能出其右的越王勾践。人家那三年“孙子”装下来,以卧薪尝胆和晋献西施的代价,最终“三千越甲可吞吴”,愣是把吴王夫差给糊弄成了自己的阶下囚。瞧这“孙子”装的,最终结果绝对是扬眉吐气的。
         但敬佩归敬佩,我却不想也东施效颦地学习装孙子的优良传统,当然也没有想当大爷的狼子野心。但最起码我还是个爷们儿,最起码我也能啐一口老痰,对那些俺瞧不上眼儿的家伙们呸一声:“少充大瓣蒜,别TMD装孙子!”

 

 
上传时间:2006-02-18 15:05:3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