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练习签你的名字
作者:唐流苏

从l岁开始 ,几乎每隔两三年我就要换一个城市,去的地方多了,姐姐说我具备了苏州女孩子的婉转、云南女孩子的单纯、还有北京女孩子的爽朗。16岁那年,我随父亲的部队来到哈尔滨。

我一下喜欢上了这个非常欧化的城市 , 俄国人留下的痕迹到处都是 , 在中央大街最前卫的专卖店里,妈妈为我买了一条极长极长的蓝色碎花长裙。
我到高一插班 , 班主任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来的唐璞萱同学。”话音刚落 ,满屋的人笑起来,我很惊讶,我的名字有这么好笑吗? 班主任说:“ 你和我们班一个同学同名 , 他也叫唐璞萱。
在50多双眼睛里,我找着那个叫唐璞萱的同学,当我碰到一双明亮而黑的眼睛时,他躲开了 ,我想,一定是他。
“班长 , 还不站起来 , 以后我们怎么区分你们呀 ?”
他站了起来,很高的个子,有点瘦,我对他笑了笑,然后坐在了他前边的空位子上。
我想 , 这个春天真是充满了浪漫的意味,因为居然有个男生和我一样的名字,我一直以为我的名字很奇怪,那是父亲翻了康熙字典找出的 , 难道他父亲也翻过康熙字典吗 ?

我向窗外望去,哈尔滨的春天正慢慢地到来,虽然它比别的地方来得晚一些,但依然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 因为空气中, 慢慢地传来桅子的花香。
进入高一(3)班的第一天,我和唐璞萱的故事就开始了,老师点名或者提问的时候 , 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然后同学们哄堂大笑起来,后来很多老师再叫的时候就说男唐璞萱女唐璞萱, 但我们的物理老师是个50多岁的老学究,他头也不抬,眼睛戴着l000度的近视眼镜,然后声音洪亮地叫着, 唐璞萱 , 唐璞萱 ! 那时我们总是一起站起来,然后唐璞萱问他:“老师,你叫她还是叫我 ? ”而他居然慢条斯理地说:“ 你先说 ,然后不详细的地方她补充。” 所以 , 课堂上总是会有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在妙语联珠地回答着问题。 他是班长,而我三个月后被任命为团支书 ,开班会时我们谁也不看谁 ,但是我感觉上课时我的后背上被一双眼睛盯得紧 , 因为我的后背到颈子一直在发热 , 那时我梳着一条马尾, 总是露出雪白的细长的脖颈 , 姐姐说我的颈子像白雪公主一样性感。我不知道什么是性感,但我觉得它在发烧。
但很多男生却使我很尴尬,他们在楼道里叫着:“ 唐璞萱、唐璞萱”我出去时他们哄笑:"谁叫你呀,你会踢足球吗?" 我气得转身回去,等他出去时他们也哄堂大笑:"我们也没叫你啊 , 你愿意当啦啦队啊?"
我们就这样被人开着玩笑,然后距离越来越远。哎,全是名字惹的祸,我们之间不说一句话,看起来充满了敌意 ,l6岁的少年,正是枝头上一枚青涩果,他,凭什么和我叫一样的名字?一次晚自习,我和他去得早,教室里只有我和他,他叫我:“你出来一下。”我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随他到学校的操场,他踢着脚下的石子,低着头:“ 你能不能改名啊 ?”我说凭什么啊 ,刚才我还以为我们之间要敞开心谈谈,比如他告诉我他不理我只是装的,那我就告诉他我也是装的,但他居然是想让我改名,凭什么我改 ?
不。我说着,转身就走,他却在我后边说了一句和改名无关的话,那句话虽然轻,但对我却是雷霆万钧的,他说:“ 唐璞萱,你穿那条碎花的蓝色长裙真的很好看。”
从那天开始,我一直穿那件裙子,一直穿到冬天快来了,裙子旧得再也不能穿了。第二年的春天 , 我央求妈妈为我再去中央大街给我买那条裙子,我要一模一样的,碎花,蓝色,长到脚跺 , 但我再也没有买到。
高三开始时 , 我和唐璞萱被班主任叫去帮忙整理复习资料,班主任说:“ 这一周的晚自习,你们把这些资料归类整理,然后我们进入总复习。”
当办公室只有我和他时 , 我能听到丝丝缕缕的呼吸传来,中间休息时他总是倒一杯水给我,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站在窗前。后来的三天我有点咳嗽, 班主任走了以后,我发现我的桌子上多了两个鲜红的苹果,还有一盒草珊珊含片。我看他,他并不看我,在一张纸上写着那个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的名字。我吃着苹果,说:“ 谢谢啊。”
后来他还是一直写着名字,我们的名字,我终于忍不住了,“你写我的名字干什么?” 他得意地看着我,“谁写你的名字? 我这是练习签名呢,将来我要是出了名,不能字太丑吧?” 我被他逗笑了。
夏天快来的时候父亲说:“ 璞萱,我们可能又要走了,咱们要去青岛了。”刹那间,我愣在那里。青岛,那是一个多么遥远的城市,对我来说,那里的红砖绿瓦一点也不吸引我,我几乎和父亲嚷嚷起来:“我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不去!”但军令如山倒,一周之后,我们全家搬到了青岛。班主任说我要走的时候,我的同桌江小云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我笑着说:“ 没事没事 , 你可以报考青岛的学校,然后就找到我了。”
其实我是说给后桌唐璞萱听的。
当我踏上火车时,远远地,在站台后边,我看到了唐璞萱 ,他穿着白衬衣、牛仔裤 , 孤单得像一棵树 , 我的眼泪哗就下来了。
没想到在青岛一个月后父亲的部队又接到转移命令,这次我们来到了青海,在青海,我参加了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大学。

和唐璞萱永远地失去了联系,在北京,我遇到了蔡浪,一个同样瘦瘦高高的男生,和唐璞萱一样,他也会吹口琴,我没想到,少年时的记忆会一直渗透到我的生活中来,原来它如影随形无所不在,很多个夜晚,我会梦到唐璞萱,他穿着白衬衣牛仔裤在站台后边。

毕业后我留在北京,和蔡浪买了房子付了首期,结婚证早就领了,婚期定在十一。蔡浪曾问在他之前我恋爱过没有?我说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为什么?” 他说 :“ 难道说你爱过很多人,或者被很多人爱过?”我摇头, “没有,正因为没有我才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不知自己的初恋是一场梦还是我的想象。”

所以 ,当我在北京的大街上遇到我的同桌江小云时, 她惊叫着抱着我 ,“ 啊, 唐璞萱 , 唐璞萱,真的是你吗?你从哪里蹦出来的?我们班长找你快找疯了,为了你他考到青岛的大学去,但却没有找到你,后来他还在青岛的电台找过你,原来你又来了北京。!”
江小云几乎不歇气的一大段话让我呆立在商场门口,那时我手里提着为新婚买的双人床罩 ,上面有大大的喜字。江小云说:“我也考到了青岛,因为我不仅想念你还偷偷地喜欢着唐璞萱。
“还有,还有,你记得那些写满了你和他名字的纸片吧?” 我点头 , 江小云说:“他给我看过,很多张很多张,前边是你们的名字,后边画满了穿蓝色碎花长裙的女孩子。”
“什么 ? 他说是练习签名的啊?”“傻瓜” 江小云弹我的脑袋,“ 他那时怎么敢说出来,背上早恋的罪名你们就全完了!”

我呆立在北京的秋风中, 手里的东西越来越沉, 我切切地问着江小云:“那他现在呢 ? 还在青岛吗 ?" 她点头, ”是的,也快结婚了吧,我毕业后也来了北京,如今老公在美国,下个月我就要走了,如果不遇到你,大概你们之间的故事就全被岁月淹没了,因为我知道你也喜欢她,因为你也和他一样,总爱写那个名字,一遍又一遍 !”
江小云给了我唐璞萱在青岛的地址,还告诉了我他的婚期。

我坐上了去青岛的飞机,穿着订做的裙子 ,长及脚跺,蓝色,碎花。

当我出现在唐璞萱面前时,他手里端的红酒洒了出来,“ 唐璞萱?”他失声叫道。
很多嘉宾停下来看着我们 , 因为怎么会有一个人叫自己的名字呢 ?

我伸出手去“ 祝贺你 !” 只这三个字,我差点落泪,但新娘很快就过来了,我好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一样,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呢 ? 嘉宾说 :“新娘的姐姐来了吧 ? ”

而最让我感到惊心动魄的是,新娘穿的是蓝色的长纱裙,胸前缀满了蕾丝 , 裙摆处撒满了碎花。

“真漂亮 ”我含着泪说,但我知道,她为什么会穿蓝色的婚纱, 这是我和唐璞萱的秘密 , 一个永远不能再说出口的秘密。

 

 
上传时间:2006-02-18 16:02:0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