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娱乐信报》社长崔恩卿
作者:传媒研究

  作为新媒体、新经济的代表,新浪网特制作《总编在线》版块,希望通过与各大主流媒体总编辑与网友、读者的近距离交流,为记录中国媒体的发展轨迹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在这个特别系列访谈中,我们邀请的总编,将通过作客新浪嘉宾聊天室的方式,与我们的受众共同探讨传媒业的发展、问题,以及最新的标志性事件与现象。

  2002年12月12日,《北京娱乐信报》社长崔恩卿作客新浪,以下为本次嘉宾聊天的实录全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新浪网《总编在线》第三期的嘉宾聊天现在开始,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了崔恩卿老师作客新浪,崔老师是《北京娱乐信报》的社长,同时是北京老舍文艺基金会常务副会长。我们都知道崔老师是非常资深的媒体人,现在请他跟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

  崔恩卿:首先要谢谢主持人对我的介绍,介绍得有点受宠若惊,今天来新浪网跟大家聊天我非常的高兴,谢谢各位。

  主持人:崔老师除了担任《北京娱乐信报》社长以外,还管着三个刊物,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崔恩卿:我在文联任党委副书记,负责北京老舍文艺基金会常务副会长的工作,老舍文艺奖由我管,除此以外还负责文联的一报三刊,就是《北京娱乐信报》、《北京文学》、《东方少年》、《北京纪事》。《北京娱乐信报》的前身是《北京戏剧电影报》。后来我就被套牢了(笑),开始从分管的角色进入实管,就是《北京娱乐信报》的社长,大概是这样的渊源。

  主持人:十几年前您非常成功地创办了《北青报》,十几年后又创办了《北京娱乐信报》,这两者之间、前后之间有什么不同的滋味?
  崔恩卿:当年我们办《北青报》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时期,当时中国报业市场没有现在那么开放,我们叫中国的改革刚刚起步,新闻界或者叫报业界改革开放的意识还不强,报纸到底怎么做还不太清楚。所以《北京青年报》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报纸,冒然闯入了市场,之所以有了《北青报》的现象,是因为在更新观念上抢先冒进了一步,所以办起来压力不是特别大。现在《北京娱乐信报》不一样了,十几年过去了,市场相对成熟了,特别是北京,再办一张报纸,市场竞争的压力比较大。一张新的报能不能办成,需要市场竞争,能不能存活也要看这个,所以我的压力就比以前要大。

  当然,还有第二个问题。很多朋友问我,很多记者也问我,如果办第二张报纸不成功怎么办?我本来想得不多,问来问去就问出问题了。好象我在北青报起的作用比较高了---现在声明,不是我办成了《北青报》,而是我沾了《北青报》的光,《北青报》发展得很好,其中有我的一份努力而已。大家为我担心,我是多少还有些压力,但是我的心态基本正常,随遇而安,只要尽心去办,靠《信报》的团队去办,思想能对,再有相应的措施、资金,成功率应该是很高的,所以还可以。

  网友:《信报》在京城几家报纸当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崔恩卿:大的概念,我们自己分析,北京的报纸二百多种,作为市场化的地域性的城市报大概有五张日报比较不错。大家知道《北京晚报》、《京华时报》、《北京晨报》、《北青报》等,比较零乱的就是这几家。《北京娱乐信报》是属于在北京比较受欢迎的五家报纸之一。

  网友:北京的报业有三足鼎立的现象,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崔恩卿:三足鼎立我说得比较多一点。我脑子形成的概念就是三足鼎立,我指是《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北京晨报》。原因是《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北京市场报纸的老大。《晚报》时间长,发行量也是最大,广告大概是六个亿到七个亿。《北京青年报》虽然年轻,但也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尤其是近十年来,它以裂变的速度发展,所以现在的广告也达到了六个亿至七个亿,跟《晚报》不相上下,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读者群,而且成为国际品牌,这两张报当然是北京的老大。

  另外一张是《北京晨报》。《北京晨报》也有五年的历史,也是形成北京老百姓比较爱读的一张报,所以这是三足鼎立,我解释北京报业的市场。当然不包括《北京日报》等党报,不是这样的概念,是市场化的报纸。《信报》和《京华时报》,我叫二马奔腾。《京华时报》是一匹黑马,《北京娱乐信报》刚刚过了二周岁,这样看是二匹黑马。在2000年和2001年相对平静的时候杀出了两匹黑马,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入北京的市场,现在刊出额达到二个亿,所以势头比较好。发行量在三十万量左右,所以稳定地进入了市场,而且形成了广告的载体。

  我举一个例子,我在《信报》,对《信报》比较了解。刚刚在11月18号开了一次叫“答谢会”。答谢会的对象,除了一部分读者(关心信报的读者)之外,还有五百多家近700人广告公司的队伍。实际上是一个广告招商会,在这个会上,和信报直接签约的达到二个亿,超出了开这个会之前设计的计划。我设计给广告部规定的计划是1.2个亿。但是广告部努力工作,最后在台上签约的工作是2个亿。散会以后,又有两个小时,还有继续在签约。这给我一个很强烈的印象,《北京娱乐信报》已经是一个广告载体,这是两年的一个发展。

  主持人:我们看到当前报业的竞争格局是非常激烈的,《信报》在新闻报道、版面设计上的优势是什么?“娱乐”两个字在《信报》这张报纸中到底起什么作用?
  崔恩卿:从读者反馈的角度来看,大家会认为信报比较轻松、可读,读起来比较愉快,这大概是我们一个定位之一。

  轻松、可读跟“娱乐”有关系。因为这张报纸已经成为很权威的娱报。作为报社办这张报的基本定位,开始是以娱乐为特色的综合日报。我们基本上是这样的思路。为什么是以娱乐为特色,因为它的前身是戏剧电影报。当时戏剧电影报也办得很好,后来把日报改为周报,后来又改为《北京娱乐信报》。后来还有《京华时报》也出来了。为了避免冲突,突出自己的出身,把娱文打在前头。另外一个意思,所有的综合日报,娱文是很重要的内容,所以突出娱文不影响作日报的初衷。但是本身是以娱文开路,还是综合报。这张综合报当中的社会新闻、百姓必读的新闻,包括百姓生产、消费当中都是不可少的,所以比较突出。包括这次读者调查,包括央视,中央电视台的调查工作,还有娱乐研究所调查公司给我们的反馈,市场反馈效果都比较不错。我举两个例子,比如说学历,读信报的读者群当中学历比较高,这在北京当中属于一个比较突出的。这个学历包括大本以上的,或者高学历的,中等的包括基本的读者群学历比较高,高学历的也比较高。再一个就是比较年轻化,这是一个特点。还有一个就是购买。比如买房子、买汽车、买大件消费的,《北京娱乐信报》的读者群占的比重也比较大,所以感觉到很轻松、可读。然后,它本身实际上又成为市民当中一个必读的一份报纸。
  主持人:娱乐化的东西比较多,会不会显得整体新闻的感觉容易庸俗?
  崔恩卿:这个问题问得比较好。我们从一开始就注意,比如说信报的八卦新闻很少,要注意它通俗,不要庸俗,这是我们所忌讳的。另外在通俗当中做到权威,这是在娱文报当中所追求的。当然目前还没有做到。达到的高度和读者的期望值有距离,可能是我们队伍的建设方面和人力配备方面有问题。我们是努力朝这个方向去做的。因为娱文是一个方面,从报纸整体来看,从量来看,娱文占四大板块其一,占有40%。关于经济新闻,关于重大新闻,《信报》都是很关注的。比如说昨天的报纸,我们入世一周年,在北京报纸当中叫WTO,我们出了一个专刊,八个版。这在北京昨天的报纸当中是比较集中、比较系统回顾这么一个过程的一个。

  网友:为什么您是《信报》的社长,可大家都叫你崔老师?
  崔恩卿:直接的原因是我岁数比较大了,也不是中年人了,进入老年了。另外一个原因我有办报的经验。第三个,文联艺术比较集中,在这里不叫职务了,互相叫老师。我觉得叫老师也可以,比起职务要好一些。

  网友:听说崔老师是一个非常有个人魅力的媒体人,请问您的个人魅力对信报的成长上能起什么作用?
  崔恩卿:一个人和社会是一样的,有一个朋友送我一张印章,叫沧海一粟,我在信报起的作用就是其中普通的一员。我个人觉得是这样的,办报我主张一个理念,就是团队办报,一个事业是一个集体的,不是一个人能奏效的。人当中有分工,由不同层次的人组成。过去新闻界很流传就是大腕办报,办给精英的。作为一个整体指导思想来说,是一个集体,个人是其中之一。比如说在《信报》,包括《北京青年报》,我在里面起什么作用呢?我的角色就是起集思广益和决策的作用。对一些事敢作主,我起敢作主的作用。敢作主还要敢承担责任,我的作用可能大可能小。如果我做错了,对事业就有影响了。如果我把大家的意见、智慧集中起来,又做对了,可能对事业有前进的作用。

  网友:听说《信报》现在要搬家了。媒体都在东边,为什么信报搬到南边去?
  崔恩卿:要搬家是真的。《信报》三年三大步,开始《戏剧电影报》是在地下室,《北青报》开始一样,很长时间是在地下室,后来走到地上。后来又在全聚德,在二年当中有了很快的发展。但是二千平米容不下,必须要规范,必须要发展,要创造一个很好的工作环境。所以最后决定再搬家,这次搬家要再高一层楼,搬到“西部豪园”,是几十米以上。至于往西搬,媒体竞争少。

  网友:我经常看《信报》,《信报》的广告比较多,什么时候扩展,有做纯北京的报纸吗?
  崔恩卿:总的思想是要做纯北京的思想,叫立足北京。《北京娱乐信报》里面有一个字就是北京,就是要锁定北京的市场,广告业是为北京服务。这张报纸广告量的增加,实际上是一个好事,也是一个压力。这两年几乎广告部和编辑部都要为版面打架。有的还打得比较紧张,打到我那去,甚至头版。头版一般要限制,有的时候头版三分之二登广告,长此下去不行,所以几次调整增加版面,都是因为广告惹得祸。最近还要调整。最近调整也下了一些力量,多投资。准备明年为这个版面投资一千多万,而且报纸的形态上做一个变化,要比现在的报纸高出六公分。传统的报纸变称瘦报,《北青报》变成瘦报是减了一条,成本降低。我们的报纸在原来的报纸上加高。这为了广告值得,更重要是为了读者。信息量减少的话,对读者也是不好的。读者需要一定的信息量,所以要确保信息量。这次调整、改观以后,从形式上也会比较好看。有的同志讲这是北京第一家瘦型的高出一块的报纸,他们自己写了一个口号“高度决定好”,给大家的好。今天晚上就集中。编辑部的同志,包括广告部、发行部一起集中,研讨明年版面的改革,尽量使版面的广告和文字信息的版面相协调。

  网友:《晨报》的总编何宁说晨报要实行新的首席记者、首席编缉制了,信报会不会也这样做?什么样的资历符合首席记者、编缉?
  崔恩卿:我们有首席记者和首席责编,《北青报》实行了首席主编。我们要加强责任感。既然对版块负责,就是这个版块的主编。另外首席记者和首席责编也是这样的,突出责任感,给自己的报纸打造名牌记者。我刚才说了团队办报,但不反对出大腕,但要具备什么条件。做报纸是这样的,新闻的敏感性,新闻的策划能力,这是首当其冲的。除此之外,就是为读者服务,真正的是关心社会、关心读者,这是很重要的一条。因为这是社会责任感,没有这种社会责任感,你的笔写得再好,你很难完成你的任务。还有一条,要考虑人品,就是大家要协作。你是首席记者,你不能个人突出,你还要考虑和大家的协作,所以基本上是这样三个方面。

  网友:首席记者、首席责编他们的工资要比普通记者、责编高出多少呢?
  崔恩卿:具体高出多少我还说不清楚。很多人问《信报》的收入情况,回答是这样的:《信报》从创刊开始,基本上和北京几个主要媒体、同行业的收入水平是相当的。因为大家做出那么艰苦的事,如果你收入很低,对不起编辑记者,当然也包括很难留住人才。这是两个方面,所以我们基本相当。今年以来,由于《信报》整个状况越来越好,特别是资金问题,我们资金的问题已经全部解决,自身造血能力基本解决,走上良性循环,所以收入水平又高出一节。我们和同行业的新闻分配相比,还有一个特殊的分配,叫广告达标奖。就是广告任务的完成,要和编辑部的编辑记者挂钩。怎么挂,就是从中拿出一块来给编辑记者给予分配,也就是他们潜在能力的发挥。广告的收入是报纸的影响力带来的,报纸的影响力是编辑记者体现的。如果把这些加起来,编辑记者的工资是不低的,应该说四千、五千、六千、七千、八千。因为是一个浮动的,应该在这样的状态下。

  网友:听说《信报》内部人员的竞争和淘汰非常的激烈,是否是这样?
  崔恩卿:前期竞争和淘汰更多一点。今年以来,还相对稳定。今年以来,在正常的情况下,是一种变化。所谓正常的变化就是按照聘任制,该上岗,上岗,该调整岗位,调整岗位。自己觉得不合适,离开报社的量已经很少,这是正常的情况下。但是又是聘任制,比如最近实行板块主编制,大家要竞聘上岗,自己提出板块,如果不被竞聘的就下岗,另行到别的部门工作。

  网友:您一直强调大报业经营观,请问什么是大报业经营观呢?
  崔恩卿:现在说起来就很平常了,我的考虑是这样的,我们做报纸的,一定要寻找报业能发展的规律。所以91年,我个人的体会归结到要把报纸作为一个产品去做。报纸是一个产品,报纸一定要通过市场交换。就是把报纸变成商品,通过市场交换产生价值。这个价值包括交换价值和充分交换价值。充分的交换价值指的是广告。在这个过程当中,报社是经营实体,是一个企业。如果再扩大到报业,报业这个行业是一个产业,所以这是一个链条。所以通过市场交换形成影响力。这个影响力扩大成为广告载体,赢得广告,就形成比较完整的经营系列。而且报纸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广告、能不能成为广告载体作为一个目标。而且广告的承载力又会引导报纸面向市场发展,所以报业市场的优胜劣汰在很大意义上是受广告市场的制约,所以广告的经营会使报纸更加成熟、更加符合大众的需求。而且在这里头,我多两句话。那时候我们讨论报纸的组成部分,很传统的观念。报纸是新闻纸,我提报业大经营管,报纸不仅是新闻纸。而且是一个信息纸,就是报纸的组成应该是传统的新闻加上广告信息。这两个加起来才是一张完整的报纸。只有新闻没有广告,就不是完整大众化的市场报纸。
  网友:作为资深的媒体人,您怎么看待北京、广东、成都、上海四地报业不同发展的情况?
  崔恩卿:这一期的《中国报业杂志》,介绍了六大战区。希望大家细细的看一下,我没有看完。我个人的感觉,广东的市场相对比较成熟,市场化的程度比较成熟。所以它标志全部报纸是市场化运作,包括邮发,基本上都是自办发行。它的门槛比较高,如果在广州再办一张报纸,可能难度会很大,投资会很高。上海也是最早形成报业经济的地方,是最大的城市。由于上海特殊的文化现象,上海报纸的开放程度不是太高。所以其他报纸要想进入上海市场,相对难度比较大一点,可能自己的竞争力度不够。要进入上海的话难一点,不象广州是开放的城市。成都比较激烈,但属于春秋战国时期。北京属于相对稳定的提高。去年有人我问北京的形势是怎样,我说是蓄势待发,所以北京的市场是很大的,北京是开放的城市。北京仅有五张报,不足以构成北京报业的繁荣,所以北京的市场还不是很成熟的。如果说北京报业市场下一步会怎么样?我自己考虑,下一步今后的几年,中央报纸、中央军团、外阜军团都可能要争夺报业市场,都想在报业市场插一只脚。这样北京报业市场还有新一轮的报业大战,现在还相对稳定,竞争还不是白热化的状态。我刚才说了广东相对成熟,在中国整个报业市场属于最成熟的一个地区,开放度很高。我说的开放度很高和相对成熟,不仅仅是说的都市报发展很快,而是它的党报系列基本上转为大众化的报纸,以大众化的报纸形态出现。包括《广州日报》,中国的第一张。我认为它属于城市报,大众化的报纸。有的人认为报纸的改革方向怎样?我觉得应该属于广州的报纸一样。所以广州的报纸属于中国最成熟的。北京还不太成熟,有发展的空间,发展的空间不是北京自己生产报纸,而是客观上,中央的军团和外阜军团进入北京。

  网友:崔老师,听说您也很关心网络媒体发展的趋势,你是怎么看待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的相互关系呢?
  崔恩卿:谈网络媒体我是外行,说不上来。但是这个话题讨论很多,说法不一样。有的人说网络媒体一出现,可能对平面媒体挤压得比较厉害。也有另外一种表现。我们做平面媒体的,不希望网络媒体介入。比如平面媒体,网络媒体把我们的信息拿走了,这样会影响我们的发行量,这是一种看法。我的看法比较模糊,说不了太清楚,我只能说感觉。我的感觉是平面媒体应该算最现代的。从现在来看,应该是一个信息传递的工具。网络媒体的出现意义非常重大。它更公开,把时间、地域都打破了,一个信息全球都知道,对信息的传递是平面媒体不能代替的。平面媒体的局限就是基本上是本地的。我们知道《纽约时报》是发给全球的,但我们多少人能看到《纽约时报》?它的市场在纽约。北京的报纸是发在北京,所以地域性有区别。网络媒体是最现代的报纸。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会不会相互替代,我可能看不到,但是会有相互补充。有了网络媒体,我们才能同期、同时传达全世界,延长了传达速度。过去我在《北青报》的时候,出一张报要在上海印发,运到上海还要二三天。后来有了卫星传版,传到那去,印出来上街。如果运到纽约、香港就很困难了。所以网络媒体可以把信息的传递速度加快。另外,平面媒体有特殊收集信息的渠道。特殊性可以流传下来,给网络媒体作为信息的重要源。你的信息从哪来?平面媒体可以保存。现在打开电脑,通过新浪网可以看到《北京娱乐信报》的信息,可以看到《广州日报》的信息。如果没有买到报纸,可以在网上看。所以平面媒体是网络媒体一个重要的信息源。所以它们俩是一个互相补充,到底有没有替代的功能,只能说是某体意义上,不能说全部。有些人有了这个,可以节约看报纸的时间,这是一个好处。但是作为平面媒体,它的存在价值能力是不可替代的。网络存在的价值更是不可替代的。这两个可以互相存在,这是我的感觉。

  网友:我是您的忠实崇拜者。崔老师年轻的时候一定帅呆了。《信报》是靠您个人的魅力和影响才有了这样的发展,如果有一天您不当《信报》的社长了,《信报》会怎么样?
  崔恩卿:姜昆是我们《信报》的名义社长;广电集团是我们的大股东,二千五百万的注资;他们两家都有条件,就是让我担任信报的法人。我们资金困难的时候,《信报》是六百九十万起家,资金不足。在写信报的书《老实交代》里交代说是有造纸厂支持我。第一,对我,我在这负责,他们有了一定心理承受能力。反过来不是这样的,还有风险投资。有这样的因素,但是这个因素只是其中之一。最关键就是所有的投资者选择《信报》。还是对北京的市场做了一定的分析,对市场的前途做了分析,做了风险投资,不是押宝。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所以《信报》,一旦我退休。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是三年:一年赢,二年平,三年发展。一年赢是赢市场;二年平是基本走上良性循环,达到收支平衡;第三年发展,如果第三年有了相对的发展。我三年的指标基本达到了,《信报》基本上走上了良性循环,相对成熟。这个时候,我们的团队也相对成熟,会按照一定轨道前进,再有人往回拉,也拉不回来。就象一个球,进入轨道就运作起来了。所以个人在团体当中会起很大的作用,但并不是完全决定性的作用。过去我们的领袖说了,地球离开谁都行,所以这个道理是真理。我在《信报》,可能对《信报》的发展有好处。我离开了《信报》,绝不会给《信报》带来坏处。我还常常想,事业都是年轻人做的,我现在在《信报》未必是对《信报》有好处。可能我的很多观念老化,如果是更年轻的人,人家更解放、更超脱、更有创造力,《信报》的发展可能要比现在好得多。这是几个方面,所以《信报》的人不要担心。我们的网友关注《信报》的人也不要担心。《信报》已经走向坦途,一定会勇往直前,而且我们的团队是有战斗力的。

  主持人:我们可以在这里作一个假设吗?您认为您的接班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和品质?
  崔恩卿:因为团队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新闻从业的能力,业务能力应该说问题不大了。最主要是作为一个管理者,个人的品质,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如何做人。我在报社多次谈到做人和做事,我自己也有两句。我改过人家两句诗,“人生有路诚为径,事业无涯勤作舟。”一个要勤奋,一个要诚实。个人没有这样很好的品质,不能团结人,就很难形成一个大的合力,你将来会成为孤家寡人。勤奋是你本份的东西,勤能补拙。我在《北青报》的时候有人送我一个比方,现在说不太合适了。说刘邦和韩信,刘邦打仗的时候要用韩信。我就是刘邦,能用人也能管人,能诚恳待人,也能容人。加上你的勤奋,你的长处就会得到充分的发挥。

  网友:您是否留恋《北青报》?
  崔恩卿:对,我留恋。上一期有《时代传媒杂志》他们来采访我写到一段,其中有几句话,说有没有《北青报》的情结。写完以后,这位作者写完以后也是眼泪汪汪,也是老北青人,我读了这一段也是眼泪汪汪。因为《北京青年报》在那种条件下努力走出来的,创了一份事业是很不容易的。大家对它有感情,会留恋的。但是这种留恋不是个人的情感,是对中国报业的一种情结,所以我要永远保持这种情结。前几天有人到我那去,95年还是96年,我写了很多顺口溜,在《青年报》腾飞的时候,在离开的时候也有伤感的东西,现在看了觉得很有意思。这些情结说明了我对报业有感情,我一直寄望北青有很好的发展。

  主持人:您把《北青报》什么最优秀的东西带到了《信报》?
  崔恩卿:人人都说《北青报》的精神。《北青报》的精神有这么几个:一个是报业经营观念,要把报业经营观念带来。如果按照传统的观念来办,仅仅作为新闻纸,报业很难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第二,《北青报》是一个集体奋斗的,团体奋斗的精神。《北青报》在发展期间,曾经有一个议论。说《北京青年报》是三流人办了一流的报。这不行,结果已经成为一流的报,既然能办成一流的报,这不能说这人是三流。个人是三流的,但是组成一个团体,所以不是三流。所以我带给《信报》的是团队的精神,这是精髓。再一个包括对人才的看法,我们需要人才,但是人才不要特意追求,人才是在岗位当中成才的。所以《北青报》那么多年,实行的是聘任制。当时有一个口号,一个后门都不要。当时不是从大学招聘过来,是在社会上公开招聘。大家叫太公钓鱼,直钩钓鱼,愿者上钩。《信报》也是一样,也是太公钓鱼,有能力者自己咬钩,能与《信报》风雨同舟者自己过来。我只是讲其中一部分。《信报》的起步,开始大家经验不足,业务素质不是太高。但是一年二年岗位练兵,有了相当大的提高。我今天上午在北京电视中心《落成仪式》上,肖培也是北京晚报的副编辑,他下了台说你们《信报》真不错。我说谢谢你的夸奖。他说真不错,然后又特别提到今天WTO。说你这个也做得不错,整个北京新闻单位你做的是第一家。就是这个集体,这个集体在第一年看不出什么大味。第二年就起来了。第三年,随着首席记者、首席编辑的出现,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味出来了。现在不是说没有味,而是慢慢出来。

  网友:在您的眼里,《信报》名牌的版面是哪几个?
  崔恩卿:如果说每个部门的话,都不错。明天还要汇报工作,自己说出自己的名牌。“娱文”说是在北京做得最好。我在心里打鼓,是不是这样。经济新闻也还比较好。目前有一条,现在名栏还不够,叫栏目建设。我喜欢比较公开,报纸不要藏着,天天在社会。我们版面有时候不稳定,有时候版面长期存在的,我们没有。今天有了,过几天可能没了,有不稳定的现象。第二,完全是公共服务信息这些东西我们也不太稳定。可能受广告版面冲击。再一个就是栏目建设上,缺乏栏目建设的意识。所以栏目建设目前要拿出一个名栏。这不够,以前有“五色图”还算,我们没有“五色图”。说到“五色图”,文化界很有影响,包括副刊的东西。前几天评为老舍文学奖长篇小说获奖的张洁打电话过来,他爱看《信报》的文物和信刊。前几天我到吴欢家里去,他爱看《信报》的“文化星期天”。他在网上看,天天看。我觉得不是名栏,他们知名的人物他爱看。所以下一步,我们要在名栏下工夫。

  网友:作为非常资深的媒体人,您必须坚持三条办报原则是什么?
  崔恩卿:我不知所指是什么。但是从大的方面,导向是大的,一定符合我们国家办报的要求。我理解是什么呢?这不是一个虚的,是一个舞台,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时代要求。它反映两个方面,一个是市场要求,优胜劣汰的市场要素。跟生物净化一样的,市场行业要求的同时,还一定要有管理的部门,就是时代的要求。时代的要求就是这个舞台,大家一定要在舞台上唱,在舞台上跳,不能理性化。我们以前曾经提倡过,叫新闻自由。新闻自由是对的,但一定要有自己的国情,有一个度。所以第一大条是不能改。第二条,一定是市场化的原则,服务。办报就是服务,就是为社会服务,为读者服务,为大众服务。在服务的原则里头,确定你的经营思路,你的目标。比如我回顾报业发展当中,我提出六五化。第一就是刚才说的经营化,报纸就是一种经营化。作为经营的过程,不是完全当做一个作者我写书,不是这样的,是经营的过程,一定要靠经营的过程,形成自我发展的一个动力。第二,是媒介化,一定要把它当做媒介,不是单一的宣传品,不是对别人宣传,不是。它的媒介,是传递信息的工具。第三,一定是大众化,是为大众服务的,是社会工具,而不是仅为少数人服务的。这里讨论大众和窄众,窄众也是大众。再一个就是市场化,必须在市场形成。还有一个就是地域化,这是报纸的特性,就是目标市场的明确,这体现了最终是服务。所以,我们办报不应该是编辑本位,必须是读者本位,包括处理重大的社会问题也是这样,要对读者服务,对社会有利,包括社会稳定的问题也是这样的,社会稳定也是为社会服务。我觉得服务的观念不能放弃。

  再有一个,我始终坚持团队办报,在这里头是团队的精神,是一个集体。不能过多的来强化领导的作用,这是我个人的意见。我很主张风雨同舟。我讲过一个故事,周润发演过老板的一个故事,叫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结果一部分人没有听,就出了问题。后来周润发杀了一圈又回来。我也讲了老板的故事,不是突出我个人,是我们必须团结一致,风雨同舟。遇到风吹草动,大家心不要慌,一定要冷静,然后我们有一个对策。如果一遇到什么问题,自己先内乱,那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所以一定要稳定,要胸有成竹。

  人和资金谁重要?钱重要不重要,没有钱寸步难行,是这样的概念。报纸没有钱怎么发展呢。尤其是带办报,你没有资金就没有办法竞争,这说明资金在其中起动的作用。毕竟资金是靠人来运作的,人和资金比,人还是第一位。我觉得人要强调团队,不是个人。

  网友:崔老师,业余都干什么呢?
  崔恩卿:我个人的条件就会游泳,但是一年到头基本上不游泳。

  主持人:为什么?
  崔恩卿:很忙,不去了。其他的就没有了。还有好朋友约我打网球,我不会打。在这几年期间,曾经有两次去过,练了一次。最近有一段时间比较长,有几个朋友约打了一段,不是教练式的对打。现在有三个月没有去了,因为有一些忙乱。另外就是看看电视,看看书。在家里基本上是这样的,看起来基本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写字画画,我最近练习画竹子,希望做到胸有成竹。

  网友:您每天看《信报》的时间有多长?
  崔恩卿:看《信报》的时间比其他报的时间要长,有时候是翻过来掉过去看一下,时间比较长。

  网友:我非常想知道您是怎样评价你自己的?
  崔恩卿:在94我有一本《报业经营论》其中有一段话,我记不太清了,“数字无谋,无以高求,心中有数,有所追求,”大概是这样八个字。我前面说了,数字无谋,无以高求,这是比较真实的写照。因为我基本上是随缘,或者随遇而安的。我对工作,是分配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挑减工作。我有自知之明,我认为我不具备哪些条件。如果让我当翻译,我不会外语。心中有数,有所追求,这是对自己估价比较高了。我做事的时候,一旦想到要做,我有一定之规,想着把它做好。所以人家给我起了一个雅号,叫“三不闲人”。哪三不,我生活上不吸烟,不喝酒,不吃肉。在工作上不唯上,不唯下,不唯书。上级来的东西我绝对不反抗,尽量要领会精神,从实际出发,贯彻执行,不能照搬,不能教条。不唯下,我主张团队精神,但不是人云亦云,不能做群众的尾巴。有一个好处就是凡是出主意我基本采纳。不唯书。当时是91、93那个时期,当时对报业的经营基本上很少,当时基本上是新闻写作,没有讲报业经营,没有书可温。现在有书了,但是不能温了,因为带有教条主义的特色,实践是常青的,这是我个人遵循的基本原则。

  主持人:在人生的各种品质当中,如果要你挑选三种品质,你会挑选什么?
  崔恩卿:我觉得诚实是比较重要的,第二是宽以待人,我主张宽容。我做的事结果没有达到好的结果,也有这样的。我可能无意当中伤了人,伤了上级、伤了下级,伤了同事。但是我本人主张宽以待人,对自己是以诚相待。第三,就是做事要认真负责。包括我现在快到退休的年龄了,还是要站到最后一班岗,将来也要对《信报》负责,要对《信报》的投资者负责,还要对员工负责,应该是这样的,努力把这些做好。

  主持人:今天第三期《总编在线》的嘉宾聊天到此结束,我们非常感谢崔老师给我们如此精彩的回答,谢谢大家!  

 
上传时间:2006-02-21 01:20:20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