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出来的自由撰稿人
作者:飘行者

  2000年我不幸下岗后,本来是可以在当地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的,但经过反复权衡后,我还是决定到广东沿海一带打工,因为我听了解行情的人说,在那边进厂打工一个月少说也有五六百元工资,多则上千元。我想,凭着自己市场营销专业的中专文凭和一年的商品销售经验,要找到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我是上午10点多钟坐火车抵达广州的。出到火车站广场,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我突然有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恐惧感,这可是一座国际大都市啊,而此前我从未出过远门。我定了定神,然后朝最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走去,想给在广州的一位中专同学打电话。可打了半天,就是打不通,到底是占线还是别的什么故障我也不太清楚,或者是我抄错号码了(这个号码是我从一位同学那里抄来的,但从未打过。)?想到这我不禁心颤了一下,这下可怎么办?在这座陌生的都市里,除了他我再也没有别的依靠了呀!现实逼着我做最坏的打算:在今后的每一个日子,都必须一个人独自面对了。

  我随着人流毫无目的地向前走,走了几百米远,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流氓模样的青年仔跟上来问我去哪里?我望了他们一下,没搭理他们,继续往前走。可他们依然越走越快,嘴巴不停地问这问那,并开始动手搜摸我的衣服,我被吓得脸色煞白,那可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啊,而且又是大白天,他们也真太大胆了。“你们住手!”瘦弱的我不知哪来这股勇气,想挣脱他们拐进旁边的一家商场。“啪!”一位高个子给了我一个响亮的巴掌,然后嘟哝着扬长而去……我捂着热辣辣的脸蛋,眼里有泪却不能哭,我庆幸他们没有将我的财物抢走,否则我只能在广州做乞丐了。

  我打了远在柳州的朋友的传呼,告诉她我已到广州了,却不敢把被人打的遭遇告诉她,以免让她担心。就近吃了一餐价贵量少的饭,便开始思量着找工作的事。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去人才市场或职介所,二是看报纸上的招聘广告。我还不知道人才市场在何处,地图上也不见标有,便去问一个巡警,可人家只是对我摇头或摆手,不知是听不懂还是不知道,也就作罢。

  那天我在火车站附近的几条路上瞎逛一通,期间看到一张声称免费为求职者介绍工作的职介所油印广告,我忙掏出纸和笔记下地址,一位行人见了鄙夷地说:“骗人的,乡巴佬!”我不信,几经辗转终于找到那家职介所时,看到要交若干元培训费的规定后,才不得不失望地离开。

  广州留给我的印象是处处充满了陷阱,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一天之中,我就遇到了六七个陷阱。有问给“一元钱”搭车或打电话的,有故意在我面前掉“钱”的,也有故意撞我想挑起事端的……当晚住旅店的时候,还被“拉客女”骗到一个偏僻的小店,不仅扣押身份证,还被敲诈高额住宿费。

  看来广州是难以呆下去了,第二天我就乘快巴去了东莞,以为那里情况会好些。然而,我想得太天真了,在东莞下车后,只见车站附近贴了几张公安机关的安民告示和认尸通告,都市繁华的背后是一张张布满陷阱的罪恶之网。

  我买了一张东莞市地图和一份当日的《东莞日报》,按报上登的地址找到了一家职介所。

  “先生,是找工作吗?”正当我聚精会神地浏览职介所外墙壁上的招工信息时,一位打着金丝领带、头发梳得光亮的青年男子热情地跟我搭起讪来。我回过头看了看。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先抢白了:“哦,我是XX公司的,我们公司正在招聘一批营销员,我看你人挺不错的,不知愿不愿意到我们公司去看看?”

  天上掉下大馅饼?我喜出望外,饶有兴趣地问他:“你们公司是干什么的?在什么地方?待遇如何?”那位男子很老道地回答说:“我们是多种经营的贸易公司,经营的商品有上千种,公司地址就在前方几百米处,你有诚意的话不妨过去详谈。”去就去,这样的好机会怎容错过。说不定还会因此改写人生的履历呢!我这么想着,爽快地答应了他。

  一路上,那位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坏人的男子“关心”地问我是哪里人,学什么专业,什么时候到东莞……对于他,我心已不设防,一一如实道出了自己的情况,只是当他问到我身上带有多少钱时,我才变得警惕了起来。这时我们已从熙熙攘攘的大街拐进了一条行人稀少的小巷。“他是‘皮条客’!”我猛然记起刚刚在报纸上看到的一篇报道,那篇报道说在东莞的一些职介所附近活动着一群专门以介绍工作为名的“皮条客”,他们把求职者骗到偏僻处后便以威胁、暴力等手段敲诈求职者的钱财。

  “怎么走这么远都还不到,我不去了。”我找了个借口想往回走,因为我感觉再走下去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前面一点,再走几分钟便到了。”那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走得离我更近了。我注意到,此时有两个年轻男子正从我们的对面走过来,“他们可能是一伙的。”想到这我的心不禁怦怦直跳。

  “我不去了!”我扭头就跑。当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巷口时,回头见他们仨也跟着追了上来。“好险!”我吸了一口冷气,很快便涌入了人流中。

  在东莞寻工的一个多星期里,我耳闻目睹并亲身经历了求职的艰辛与无奈。我曾经花10元门票进到一家人才市场“参观”过一回招聘活动,越看越心虚。招聘软件设计员之类的职位我是无法靠近的。虽然自己有写作特长,自学过文秘,但那些招聘文员、秘书的职位均无一例外地标明招的是年轻貌美的女性。而那些看似简单的仓管员,招聘单位提供的现场笔试题目我一题都不会做,况且人家要的是熟练工!

  我也曾经去面试过推销员的工作,但对方要求先交300元押金,而且每月必须完成一定的任务量后才能拿到300元底薪,否则只能“杨白劳”。实话说来,推销并不是我的强项,我想即使自己压迫自己去干了,也会因为干得不开心而半途而废的。后来,我降低了求职标准,只要有个栖身之地,“流水线”工人我都愿干。可惜的是,就是这样的工作竞争也相当激烈,往往数十人争一个职位,我这种一点相关工作经验都没有的书生怎么争得过那些有五年、十年从业经验的老手?

  怎么办?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过去我太高估自己了,现在经过一连串的碰壁之后,才发现了自己的无知,原来自己什么都干不了!这个发现是令人痛心和沮丧的,却也使我看清了形势,并作出先回内地一边找工作,一边学习新知识的决定。

  2000年3月下旬,我回到了广西柳州市。这是让我有归宿感的一座城市,因为我中专四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况且在这座城市里还有我最亲密的朋友。

  经过一个月的奔波,我终于凭着自己在中专时发表过的40多篇文章进入了一家报社当一名没有底薪的见习记者。

  这是一份由沿海某市政府主办的综合性彩色日报,柳州记者站只是其下属的一个点。据说这份报纸已有十余年的历史,曾经有过十分辉煌的过去,但由于体制等多方面的原因,1999年遭到了破产停刊的厄运。此次“重出江湖”,是因为有老板投资。我进报社上班那时,报社正在筹备出新报,管理相当混乱,我连自己的座位都没有,但我计较不了那么多,只要能发稿就行了。

  几天后,终于出了几期试刊,大家都很兴奋,我采写见报的第一篇报道虽然只有两百多字,但我还是觉得特有成就感,它标志着我终于迈出了艰难的一步。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好过,由于投资方突然单方面中止合同,决定撤资,报社一时陷入了僵局之中,根本无法正常出报,为了不至于丢掉已建立起来的发行网络,后来才决定出两个半月的周刊,记者上稿数量十分有限,对于全靠挣稿费的我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三个月后,报社才与另一投资方谈妥,正常出日报。然而,这时报社又对记者进行裁员,将近一半的记者都要分流到其他部门,我由于水平有限,被分流到某专刊部,虽然名义上还是记者,实际上就是广告业务员,工资与广告收入成正比。我忙碌了两个月,竟只拉到一单几百元的广告,得到十几元的收入提成。

  2000年9月,投资方见投入没有成效,便不想再办“慈善机构”,把该报改为文摘周报,记者站近百号人都成了可怜的失业者。五个月里,我从该报社领到手的仅仅是两百多元稿费和广告提成,净亏一千多元生活费!

  在柳州,要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并不容易,特别是像我这种天生酷爱自由、有点眼高手低的人来说,好的单位进不去,差的单位自己又不屑一顾。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做一名靠稿费生活的自由撰稿人。

  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极其冒险的,因为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我只知道自己还年轻,不管结果如何,凡是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都值得去尝试一番,不试怎么知道自己的能力?

  就这样,我从2000年10月份起,开始不断地写稿,然后有针对性地投到各新闻媒体,每发表一篇文章,我都会感到莫大的鼓舞。月末盘点的时候,连我也有点吃惊,这一月我竟发表了24篇文章,《南国早报》、《八桂都市报》、《柳州晚报》、《桂中日报》、柳州电台均采用有我的稿件。这一成绩坚定了我继续做一名自由撰稿人的决心。

  之后的日子,我把自由撰稿当作一项工作来干,每天都要写点东西。头两三个月,写的稿件偏重于新闻稿,但由于没有什么证件,采访起来异常艰辛,于是我便想是不是多写点副刊文章?自由撰稿嘛,不能仅局限于新闻稿呵!

  如今,我已在自由撰稿的路上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回首一年多来自己经历的坎坷,我惊叹于时间的魔力,它竟可以把一个乡镇失业青年推到了可以任意主宰自己生活和工作的都市自由撰稿人的位置上。在这一年多中,我在媒体上发表的各类稿件有200多篇,有的还获得了奖,稿费及奖金收入已基本能维持我的日常开支了。

  现在,已在热热闹闹的都市里站稳脚跟的我常常想,如果当初不是自己不幸失业,如果不是自己失业后坚持外出打工,如果不是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和不平……今天的我也许还是乡下一名为命运的不公而唉声叹气的失意青年,我的写作潜能也还不会被挖掘出来,自由撰稿人对我而言仍将是一个遥远而虚幻的梦。

  苦难使人成熟,不幸有时也是件好事,只要能熬过黎明前的黑暗,光明就会准时到来。这就是生活给我的启示。

 

 
上传时间:2006-04-26 01:23:2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