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由撰稿人生涯
作者:何立

  2001年底,我由于身体的原因从北京回到南方的老家,在医治身体病痛的日子里,我也反思着自己几年来走过的路。在身体状况有所恢复后,我试着要在南方找一份维持生计的活干,可是我很失望,我没能找到我理想中想要的工作。再到北京漂不大现实,我担心我的身体会再次禁受不住。于是,我做了决定,做自由撰稿人,这应该是很大的决定,因为它将抛弃我此前几年一直从事的品质管理工作,一切从头开始。那么,此前几年,我所能得到的并可以在未来生活中使用的就只是一些人生的经验,而在事业上,我只能从零开始,并且要承受巨大的生存压力。
  对于文字我一直热爱着,一直在业余时间写一些情感故事和人生感悟,2001年以前,我总算也发表过几十篇文章,这是我做出当自由撰稿人的基石,我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哪怕未来的日子再难,既然选择走这条路,我就不能轻易放弃。
  2002年3月份,我在厦门和人合租了一套房子,开始了我的撰稿生活。
  刚开始的日子真的很难,还好当时我激情十足,所以我把艰难变成动力,揣摩各家杂志的用稿风格。第一本使用我稿子的杂志是《泉南文化·新生活》杂志,这是《泉州晚报》社办的一本时尚生活杂志,刚刚创刊,有一天我到街上闲逛,从书摊上发现了它,当即买了一本,然后给编辑许美红小姐发了几篇情感故事,几天以后,许美红给我打电话说她选用了两篇,同时她请我帮她写一篇“逛街”栏目的文字稿,图片她已经拍好了,是厦门一家东北风味的饺子馆,叫“老知青”,我二话没说就去实地参观,回来以后马上写稿,两三个来回后,通过了,初次合作的愉快为我们后来全面的合作埋下了伏笔。
  在北京的时候,因为工作的繁忙,我在北京的媒体只发表过两篇文章,一篇是《北京青年报》的网络情感故事《逝去的一场风花雪月的网事》,编辑是熊熊;再一篇是《文化时报》的《屋檐情爱,我该如何面对》,编辑是段丽霞。我之所以现在提这两篇稿子,是因为我所做出的当自由撰稿人的决定,和后一篇有相当的关联。《文化时报》是湖南电广集团还是什么主办的一家报纸,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停刊了,和我有联系的段丽霞转到《职业女性》当编辑记者,她向我约稿,让我用女性的口吻写一些稿子给她,我在《文化时报》发表的那篇稿子就是用女性的笔触写的,段丽霞说写的不错,她希望能和我有进一步的合作。我答应了,迅速就写了一篇《真的浪漫》的随笔稿,后来刊发了。
  收到《职业女性》寄来的稿费已经是我回到南方的事了,我回南方时走得太匆忙没跟段丽霞道别,她后来给我发邮件问我到哪里去了,我向她说了我的情况,当时我对是否做自由撰稿人还举棋不定,在段丽霞请我继续给她写稿时,我马上下了决心做自由撰稿人。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给段丽霞写的许多稿子都因为风格问题被枪毙,我没有气馁,而段丽霞也一直给我机会,包括介绍她的同事晨清和我认识,我反而和晨清先有亲密接触,我给她写了几篇职场故事,后来都发了。而和段丽霞的再次亲密接触已经是2002年底的事了,当时《职业女性》新增加了一个栏目叫“网事无边”,段丽霞给我打电话让我写,她说我写故事比较拿手。我很感激段丽霞对我的信任,马上就写了一篇《别玩网上“暴力游戏”》给她,真的发了,后来又接连发了《同城约会》和《香奈儿X号》两篇,同时,我以女性的口吻写随笔也终于找到了感觉,发了一篇《银白色的咖啡》,原来《职业女性》刊登随笔的栏目叫“红粉心情”,后来改为“卡布基诺的泡沫”,有意思的是,我用“卡布基诺的泡沫”做标题写了一篇情感故事,在《黄金时代》发了,这是《深圳青年》下半月的编辑许海妹帮我推荐的,许海妹还帮我推荐了一篇叫《学着爱》(也就是《爱情怎么这么白菜》)在《黄金时代》刊发。
  和《深圳青年》结缘是2002年第6期,我写了一篇叫《爱情其实很近》的情感故事投给许海妹,许海妹几天以后给我回复说这篇稿子要用,她让我再增加两个小故事,我马上就做了,结果在第6期刊发,题目改为《情人超市》,居然上了封面,把我兴奋得欣喜若狂,后来我把很大的精力投入到为《深圳青年》写稿上,我给许海妹投了大量的稿件,也就是这个缘故,我上面所说的两篇稿子才在许海妹的推荐下在《黄金时代》刊发。我翻译的一篇叫《生活在2002年的标志》的小稿子在《深圳青年》第8期刊发后被《读者》转载,这同样又让我欣喜若狂。后来我又陆续在《深圳青年》发表了《盗版爱情》、《贸易爱情》、《30岁之前,你不必在意的一些事》、《千万别上比尔盖茨的当》等一些文章。
  在我决定做自由撰稿人的前面几个月,我的生活只能吃老本,还好我身上多少有些积蓄,我开始收到稿费是2002年6月以后的事,说实话,尽管我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面对这种完全没有安全感的生活,我内心还是经常不由自主地恐慌,有时我甚至看不到未来,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轻易放弃,就像读高中时看汪国真写的诗: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是的,我告诉自己,我只能风雨兼程,哪怕未来真的会落魄,我也要对得起我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也就一路摇晃一路坚持地走下来了,我很感激那些给我机会的编辑记者,如果不是他(她)们的支持和鼓劲,我不敢想像我到底能坚持多久。
  在和《泉南文化·新生活》的编辑许美红有了第一次愉快的合作后,除了继续写一些情感故事和“逛街”栏目的文字稿外,许美红让我给她写话题策划稿,对于我来说,这有些难度,因为这不仅需要文字,更重要的是组织和采访,不过我应下来了,既然我要做自由撰稿,那肯定要接触并熟练话题策划稿的写法,我先是按她的要求做了一篇《好山好水姐弟恋》的策划稿,来回和许美红讨论更改了三次总算通过,我也马上就掌握了做策划稿的诀窃,首先是话题要新,其次是文字渲染要到位,只要做到这两点,一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所以接下来我连续在《泉南文化·新生活》上写了《欲望都市里的“漂一族”》、《网恋时代》、《独身女人的幸福生活》、《今夜你会不会来(一夜情)》、《BOBO,在时尚的水泥地上暴走》等多篇话题策划稿。也顺理成章成为《泉南文化·新生活》的特约记者,更重要的,是我和《泉南文化·新生活》建立了很好的互动合作关系,这对于一个自由撰稿人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2002年底,北京新创办了一本叫《青年心理》的杂志,又是段丽霞,热心的她介绍我跟《青年心理》的兼职编辑王红艳认识,巧合的是,我原来在北京的住所和王红艳的家只隔了一幢楼,也许我们碰过面,只是我们谁都没想到一年以后我们会通过互联网进行稿件来往。王红艳也是一个极其热心的人,她很详细地向我介绍《青年心理》的用稿要求,然后让我有针对的写,这时候我对写稿已经多少有些经验,所以很快就适应《青年心理》的用稿要求,从第三期开始,我的稿件就陆续在《青年心理》上发表,其中有一期一下子上了三篇,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外企白领,改变上司全攻略》、《谁动了我的美丽》(段丽霞推荐)、《现代职场不流行知恩图报》等几篇。我也因此和王红艳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似乎我们之间的缘份从我当初到北京时就已经结下了。
  还有不能不提的是我成了TOM伊人频道的专栏作家和笑言天涯网的驻站作者,当然,只要是经常写稿并经常在网上活动的网友来说,成为专栏作家或驻站作者的角色并不是太难的事,我想说的是,因为在网上有了自己的专栏,我认识了许多人,包括许多编辑,尽管我的稿件并不一定适合他们的杂志,但这样的互动对于一个自由撰稿人来说,绝对是一种难得的收获。
  除了几本比较固定的杂志,我也零零星星在其它杂志比如《时代姐妹》《南叶》《幸福》等杂志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当然,我也遭遇了许多滑铁卢,比如《女友》《深圳女报》《都市丽人》等这些杂志,我和他们的编辑都联系过,他们也都热情地给我机会,可是至今我还没能在这些杂志发表稿子。
  现在是2003年3月份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干了一年的自由撰稿,这一年,得到了什么与失去了什么,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找不着灵感的时候,写出去的稿子被人退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心理准备动摇的时候,我内心总会不由自主地恐慌,有时甚至茶不思饭不香,那种看不到未来而又无法把握现在的茫然经常折磨我的神经,搅得我经常彻夜无法成眠。这一年,我所受的心理煎熬绝对比此前大学毕业以来的四年总和要多得多,但是,我得到的也同样要多得多,尽管我因为选择做自由撰稿而一切从零开始,可是在这一年里,我更加清晰地认识了自己,也更加坚强自己的人生意志。这样的人生收获,一定会让我能更从容地走以后的路,无论风霜雨雪,我一定可以更从容地坦然面对。
  一年的时间不算长,我现在所做的,也仅仅是解决生计问题而已,我很清楚未来我肯定还会时不时遭遇恐慌和茫然,但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轻易对我自己的选择说不,我会让自己坚强,在人生的路上一路绽放坚强的美丽。
 
上传时间:2006-04-26 01:41:51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