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的特稿市场有多大?
作者:江枫


     说起开场锣鼓,自然是热闹的。

     红色的大幕一拉开,所有辉煌的灯光一亮堂开来,生旦净末丑就要悉数登场。我不知从何开始有了这样一个感慨,看特稿犹如看戏一样,特稿与特稿市场就像一台大戏,戏剧的很多因子流淌其中。从今天开始,我们来说说特稿,不管前台后台,不管风格剧种,不管唱腔流派,不管东西与南北,天马行空、任意恣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不讲大道理,不谈空理论,谈实战经验,谈操作方法,谈投稿技巧……诸如此类。此话题属于漫谈,欢迎朋友们在留言处设置话题,也欢迎朋友们共同参与谈论。

     首要的就是市场的问题,再好的戏剧都得要有观众,特别报道必须得有个繁荣的市场。

     目前全国特稿界还是一个“卖方市场”。

     全国的晚报、都市报等综合类报纸均开辟有特别报道栏目,各种林林总总的杂志更是把特稿作为赖以生存的根本。全国有多少家晚报都市报,有多少家杂志,现在各报均是天天推特稿。以华西都市报为例,从1996年7月以来,每天推一个特稿,一年就要用360个特稿——这还不包括纪实连载稿。这是多么大的用稿量呀。

    依次类推,全国的报刊每天需要多少特稿,每年需要多少特稿——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仅成都地区就有4家综合性日报,他们也同样需要稿件支撑,4家报纸一年起码需要1400篇不同的特稿——因为他们处于同一个城市。竞争达到白热化,抢稿抢好稿成了编辑工作的重中之中。成都如此、南京如此、沈阳广州如此,全国的省会城市都是如此。

   从前年开始,许多地市级报纸和行业报纸也开辟了特别报道,想用特稿来“亲近”老百姓,他们也需要购买特稿。由于他们的组稿实力和经济实力有限,办得很艰难。于是,有一些报纸走上了联合办刊之路,还有一些报纸干脆就购买大报的版面。《惠州日报》、《洛阳晚报》、《牡丹江晚报》等报社已经连续几年时间购买华西都市报的特稿版面,他们尝到了甜头,花钱不多,但实惠多多。

   尽管现在有很多报纸撤消了特稿版面,但中国这么大,报刊这么多,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特稿还是有一个很大的市场。

   有市场,有这么一个大市场,自然就有买卖关系存在,而且生意红火、灯笼高挂。买方使出浑身解数,倾尽全力大声吆喝,用重金买好稿,还施以各种感情勾兑——高奖金、出国笔会、签约评奖等等,就是想买到独家好稿。知音杂志开出的稿费是千字千元,月有评奖,奖金1万元,年有年奖,最高奖金三万元,发三篇重头稿件可以参加出国笔会。

    华西都市报也同样如此,千字千元,月奖12000元,每年两次笔会(国内国外各一次)。近日,家庭杂志更是了得,承诺头条稿不记字数每篇税后2万元(相当于一篇稿子2.4万元的稿酬),一个作者一年在家庭杂志(不论上下半月刊),发表三个头条稿,奖励一辆汽车。

    同时,他们还推出稿件等级制度,稿酬按等级做了大幅提高。柳达同志从华西南欧笔会回来,无限感慨地说:“太有诱惑力了!”第二天就铺开找线索,想冲击家庭头条。沈阳日报的稿酬也达到千字500元,也要开笔会。他们的笔会很有意思,不去风景名胜、不去国内国外,就在沈阳开一个会,吃一顿饭,发一个红包——里面装有5000元现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全国一大批特稿作者应运而生,他们的来头各有千秋,资历水平也不尽相同,水平也自然参差不齐。他们有的是报刊或电台电视台记者,有的是职业作家撰稿人,有的业余爱好者,有的是军人警察,有的还是大学生。是他们撑起了中国的特稿天空,是他们填补了专业通讯社还没有来得及开辟的市场,是他们给中国老百姓带来了各类深度报道与奇闻逸事,是他们用实践完善了新闻故事理念,为理论家拓宽了思路。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了不起的一群人。

   是市场催生了他们,他们把市场看得比命都还重,非常注重市场的风向标,脑袋里成天都在想诸如“选题”与“可读性”等等问题。一篇稿子,一个选题能否发挥最大的效益也是他们所关心的问题,投什么地方最好,怎么投稿才能发挥最大效益,报刊最近需要什么稿件,哪个杂志的栏目缺什么稿件,“普遍开花”与“重点培养”如何结合……等等。

   我当特稿编辑有些年了,认识了很多作者,编过他们很多稿件,也与他们作过探讨与交流。一个很深的感慨:他们很敏锐也很勤奋,而且还很有爱心。他们非常懂得做新闻,非常关心时事与政策,非常留意世风民情,非常注意迎合老百姓的期待,非常想做好“党和人民都喜欢的新闻故事”。 他们看待稿费比看待名义还重要,经常换着笔名发稿子,他们已经脱离了传统文人的清高自傲的桎梏,他们懂得用自己的思想和文化去换钱来“买米”。

    他们中的佼佼者早就奔向了小康社会,前年河南作者张大奎仅在华西都市报就发稿29篇,其中有10篇获奖,扣掉税金起码有17万元的收入。上海纪实作家魏肇权走出了中国纪实文学的新路子,最近美国有几所大学在对他做专门研究,美国文化资本想用“魏氏风格”敲开中国大市场。到目前为止,他写了几十本纪实著作,多部被改编成了电影电视剧。

    好多作品在出书之前,他先交予一家杂志连载(家庭杂志给他开的稿酬是千字1200元)。同时,他又被称为我国“著作权维权第一人”,他非常注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每年都要打几起官司,把好多报刊推上法庭。仅赢官司索赔一项,他就有不小的收入。他对我说:“我成天都在写,写累了就去打官司。”他的收入应该是我国纪实作者当中最高的一位了。

   有故事的作者很多,以后我逐一分析介绍。其间有很多不同的操作方式和技巧,同时也可以看到他们的个人魅力与市场意识。
 
 

 
上传时间:2006-04-26 01:47:4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