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前,我们恋爱
作者:reezing

    即使我知道所有的结局,我也要在结局之前好好的爱你。 
    即使我只能拥有你一星期,这也将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我叫沙雪。我要你和我恋爱,从毕业前开始。 

    按照历来的经验,恋人们的分手率在大四下学期是最高的,包括有在学期开始就宣布终止关系的,有的拖到期中,也有流传甚广的“毕业了我们一起失恋”。不过像沙雪一样到了距离大四离校只剩一个星期时才谈起恋爱的,恐怕为数不多了。 
沙雪眉清目秀,属于机灵古怪的那一类人,性格有些男生气,接触起来有独特的味道。平时不少男孩子对他照顾有加,她也将他们都一一作为好朋友,惟独这么一个人,和其他男孩子不同。小白,一个高高的男生,戴了一副黑色扁框的眼睛,给人安全感。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从她们大二认识的时候开始,这种关系伴随了她两年有余。她还记得认识他是在学校的一场文艺活动中,两个系被安排到了同场,排演时两个系的文艺爱好者聚集到了一起,几十个人里她一眼就看到他,他那么高,比周围的同学高出许多,戴了一副眼睛可爱的样子在她脑海中记忆的尤为深刻。她默默注视他的时候,他却浑然不知,安静的组织着同学,安排别人的出场顺序,乐器摆放等等。沙雪从没见过这些学校文艺爱好者中还有一个如此模样“憨厚”的角色,等排演散场,主动凑上去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沙雪。”她眨眨眼睛,主动伸出右手。 
    “你好,我叫小白。”他转过头来,这才看到有这么一个人物,伸手握了握,露出疑惑表情。 
    “你的名字好有趣啊,小白~小白!哈哈你的名字还挺可爱?!交个朋友吧!” 
小白没有说话,他看到这个开朗的小女孩,想到的是他刚刚分手的女朋友。 

    她们,沙雪和他的前任女友,给人的感觉简直太像了,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虽然样貌不同,他却仿佛看到他刚刚认识女友时的那种冲击感。一种少女活泼向上的冲劲。他甚至感觉从前的那个她就站在他的面前,说着诸如早安之类的话,让他头脑中产生了幻觉,他突然想伸出右手去抚摩这个女孩的脸。 
    然而伸手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发现他的右手正在女孩的手中。他慌忙抽出手来,脸红心跳仿佛回到初恋。 
    一个慌张的开始。小白的心啊扑腾扑腾的跳了一分钟后,沙雪笑着忙别的事情去了,他努力的回想刚才女孩的名字,沙雪,哦对的,就是沙雪。 

    你可知我不经意的眼神,瞳孔中透出爱恋的光;你可知我不在乎的表情,背后印刻你的模样。沙雪,虽然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弥散的寂寞却被你驱散,我的心将为你敞开。小白有时候自言自语,他经常会想到从前的那个女孩,清爽纯净的让他不敢去触摸,可就是这个女孩,大二的那个夏天对他说分手却不说原因。他有时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里,想象她在另一个城市独自或者已经不是独自的生活,快乐或者不快乐,学习或是游戏,他都不知道,也和他无关。 
    到是这个叫沙雪的女孩,却常常来寻她,叫他出去唱K,蹦D,这都是小白不很拿手却又不得不去的,雪这个女孩总是用温暖而矫情的眼神看他,仿佛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动物在等待他的施舍一般,总是让他不可拒绝的应承起来。有时候遇到某种理由的她发起的聚会,他也要被无端的拉去,在生日宴会上唱歌给她听,在文艺汇演后的宴会上代替她喝酒,或者是哪一天高兴就随意叫上几个要好的人,找家学校附近便宜的铺子,要几样家常的小菜,这时候一定要约到小白。哪怕他正在做着惊天动地的大事,也必须将大事放一放,去陪她聊聊小天,还不能让她看出不高兴的样子。 
    其实沙雪并不是不温柔,她丝毫都不会露出不温柔或者野蛮的样子来吓唬他。也不是会用不开心不高兴为名来惹他的同情。她丝毫没有任何的多余的行为,活泼的另一面,她表现的极为淡定,尤其是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当然活泼的时间比较多,通常是头脑一热就哇啦哇啦的叫人,然后当他一出现就开始安静起来,一直到聚会结束回到寝室,她才会显得稍微有那么一点正常了,于是拿起裙子在屋子里开始跳舞。 
    渐渐,他不再经常想起那个从前的人,取而代之的是沙雪。经常替代了那个人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个人的身影。就这么那个曾经给过他许多的爱,又让他得到许多伤心的女孩,那个曾经在高中课堂上默默注视他许久的,陪他走过高中压力最大那一年,最后将自己身体给了他的女孩,就这样在他的头脑中渐渐渐渐的消失了。只是在偶尔和沙雪在一起时,看到沙雪的某个表情似曾相识,看到她的某个动作好象在哪见过,看到她活泼蹦跳的样子感觉很熟悉的时候,他经过短暂时间的考虑,在心底发出一声轻叹:啊!这是我的曾经的那个她,是她曾经有过的表情,动作,样子。 

    而这,已经经过了两年的时间。两年在生命的时光中很短暂,但处在这个阶段的大学生活,在经历的当时却又显得很漫长。彼此相信,自己就是对方生活中的一部分,虽然并不是没有对方不行,可就是如果有那么几天没见的话就得想念一阵子,最后总有个人会忍不住先打个电话问:你这几天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小白,你能否听见我心中澎湃的潮涌,你能否看见我注视你时黯淡的表情,能否感受到我对你不舍的依恋。我所对你的微笑,不仅仅是微笑,你注意到了吗? 
当沙雪在独自看书,听音乐,发呆的时候,重复着这些话的时候,她自己意识到事情正朝着她当初没想到的情况发生发展。当她大三快期终的时候吃冰淇淋发现,因为想他而使冰淇淋溶化到沾到裙子上的时候,他意识到她很可能喜欢甚至是爱上他了。而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 
    她从小到大并没有恋爱过。她总是很理智的躲避着男生的追逐,她也有很强的预见力和判断力,她知道这些男生想要的是什么,她知道这些不成熟的男生最终是要离开她的,她知道如果接受这些男生,最后受伤的绝对是她。她就是这么小心翼翼的过着春天过着秋天,过着她以为快乐而单身的小生活。其实她并不是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从小到大班级里学校里优秀的男生有的是,但她知道喜欢和爱情的区别,他们只是有着那么一些吸引力而已,他们并不是她所想要的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他们终究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离开我远远的各自飞翔,他们会有属于自己的女朋友而我也将有属于自己的男朋友,我将和我未来的男朋友结婚生子,过平静温馨的小日子。每次她都可以驾驭理智来战胜感情,甚至会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情,她的理智总是那么坚不可摧,直到大三快期终的时候,在小白的面前,她的理智不再顽强抵抗了。 
可她又不能跟他说,她说什么呢,说喜欢他?说爱他?这不可能。相反的,越是活泼开朗的人往往在感情上越是矜持。沙雪每次鼓起勇气想对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自己先退缩了,她觉得以她的性格和行为,或许不适合谈论这种事,何况从来都是别人对自己表白,自己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做。 
    她很羡慕可以游离于感情以外的爱情,就像某些其他的女同学一样,可以经常勇敢的投入进去又能轻易的脱身出来,似乎每次都很认真的恋爱和分手,恋爱中似乎同样甜蜜分手后又同样悲痛欲绝,但又总是可以几个星期后身心健全的投入下一场恋爱。但她也知道,这是经过磨练的,第一次恋爱的痛,任谁也摆脱不了,任谁也忘记不了,任谁也要好长时间才能康复。 
她知道大学里恋爱的最终结局,如同她从前判断的一样,就是分手,然后留给自己永远的痛。她既担心又害怕这样的结果。 

    她又有点觉得不甘心。以自己理智的思维,喜欢上一个人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既然发生了,就应该好好珍惜这个人,可现实又很难让她下定决心。可是又能拖到什么时候呢,她活在他灿烂笑容的阴影之下,她与他说笑开心的时候还好,一旦静下来的时候她就难过。转眼毕业的日子临近了,自己难得喜欢上一个什么人,怎么能让遗憾随着毕业永远的留给自己呢。 

    大四上学期两个人比较忙碌,对于前途所有的学生都开始迷茫起来。理科的小白开始复习考研,而文科的沙雪开始在一家证券公司实习,整个半年两个人处于一种漫无目的的学习和工作中,自然其他的事想的比较少。新年过去,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了,小白实现理想考到北京的大学,沙雪也停止实习回到学校,那家公司已经准备要她了。两人面临即将分别的结局。 

    而这时沙雪终于明白。即使粉身碎骨,即使万劫不复,即使前路是茫茫未知的悬崖,她也要和他在一起,就算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因为,她爱他。她必须珍惜这从未有过的唯一的感情。否则,这是多么大的遗憾! 
小白也终于醒悟。过去终究过去,眼前的人是另外一个人,毫不相干却真实无比。虽然他无法将他永久把握,但只求能把握每次对视的目光,他就知足了。 


    在一次普通的行走中,她将手轻轻的搭在他的手上。他轻轻的握住。

 

 
上传时间:2006-11-03 13:43:5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