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人为什么喜欢偷情?
作者:西陆

 
(一)
爱情对于女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有人说,爱情是女人的灵魂,女人离不开爱情犹如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多年前我也看到赵赵在在《南方周末》上的春暖花痴专栏里写道:“没有了爱情,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当时很是赞同,今天对这说法则不以为然。

人活着除了爱情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游遍天下山水,吃尽世间美食就是我喜欢的生命活动,或许在别人眼里有些庸俗不堪,但只要自己喜欢,管它堪不堪呢?可很多女人如果没有爱情,便连活着都觉得不堪,自然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人的一生如果没经历过爱情,的确太过苍白,因此年轻时应该死去活来地爱一次或几次,将来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写回忆录时,便不会有荒芜青春的后悔情绪。可正如恺撒大帝说的一样:“我来过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在经历过真爱之后的岁月里,就不必再把绰手可得的爱情太当回事了。如果都能这样,中国的婚姻将很少受到婚外情侵扰,家庭应该会安稳许多。

如果有幸如作家梁晓声,在婚后的岁月里,生命又赐予了你与妻子或丈夫之外的女人或男人一段美丽短暂的缘,我想享受一下也未为不可,因为既然梁晓声可以不避妻子和道德,将之坦然地写在自述里,那么众生平等,我们这些饮食男女也没有不可以的理由,但前提是你有本事将自己的老婆或者男人摆布得与梁晓声的内人一样豁达开明通情晓理才成。

所以我对于婚外情并没有像很多女婚姻卫士那样深恶痛绝,其实女人恨婚外情或第三者还不如恨自己那位出轨的男人来得实际。

(二)
婚外情也要看是哪种情形。站在美学的角度上看,感情不应按照道德标准来划分,如同道德标准下的婚内情和婚外恋为死对头,真情实感和虚情假意也是美学世界里的敌人,美学家欣赏赞美世间一切真实情感,鄙视斥责所有的虚伪情绪。

这观点自然有时会和道德观相冲突,因为道德保卫的很多婚姻里面没有真情却充斥着虚伪和欺骗,如《安娜卡列尼娜》《娜拉》里的女主角的家庭,中国很多充斥着家庭冷暴力和热暴力的婚姻,还有为了自己职位的提升抛弃糟糠女友,巴结着去娶局长的女儿那样的男人铸造的婚姻,为了物质的享受,放弃青梅竹马的恋人,嫁给有钱的老头的女人缔结的家庭。这样的婚姻里是没有可歌可颂的真情可言的。

道德不保卫的很多婚外情里反而不乏爱情的圣歌。如:胡适和曹诚英,鲁迅和许广平,鲁迅和许广平后来成为社会公认的夫妻,而胡适过于懦弱,如传统所愿,做了道德老师喜欢的知错就改的好学生,没有给第三者没有转正。以至痴心的曹诚英凄苦一生,后来虽做了沈阳农学院的教授,却可怜她以残灯孤枕相伴来了却余生。这也怨不得胡适误她终生,还是怨她自己把爱情太当回事,爱过了自然不需后悔,可也没必要以这种苦行僧的方式来纪念过去吧。

以前我很讨厌爱人病逝再婚的人,现在很能理解,为她(他)守节的做法五四时期早已批判为封建礼教的渣孽,那么我们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只要对过去的那份爱能始终心存感激,再次阳光地面对生活寻找第二次幸福也不是犯罪。何况曹诚英也不是丧偶守节,是胡适没有勇气娶她。对她来说,爱情等同于生命,女人应该从一而终。她是爱情信仰和三从四德的受害者。

女人里面,五四时期和冰心齐名的女作家卢隐也做过第三者,那个男人态度很坚决地给她转了正,可惜好景不长,后来丈夫因病逝世,而婆家始终不承认她这个忤逆道德的儿媳,在丈夫回老家养病的日子里,婆家人都把她当成妾来对待,丈夫的丧事上更是给尽欺凌污辱,后来干脆把她和孩子驱赶出来了。她和道德抗争赢了,又输了,最后浑身伤痕累累,传统的势力太强大了。

托尔斯泰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所以保卫婚姻的道德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利用了道德的不道德的婚姻。

(三)
婚姻里没有真情的原因也很多,我以前一直坚持是中国的大多数男人过于功利浅薄的缘故。婚前一直过于在意女人的三围和背景条件,而将维系婚姻的最重要的感情放在末位,耽误了很多重情的好女子。婚后却又发现了爱情的美好与伟大,又受传统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思想所影响,因此时下很是流行男人诱惑女人上演婚外情。

造成婚外情泛滥的社会局面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当初男人对于婚姻的不认真态度导致婚后不能与妻子举案齐眉情投意合的婚姻不美满的结果造成的。

也因为随着时代发展,男人的思想越来越自由活跃,不再单纯地死守道德教条,因此男人表面弘扬付出奉献,让妻子在家里任劳任怨,心里则暗自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很明白怎样活着才能为自己谋得最大利益。因此男人开始蓄谋已久地坐在围城的墙头等寻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红杏之己。

坐拥美人于怀不仅给男人带来爱情快感,更让男人充满身为魅力男人的成就感。包了多少二奶拥有多少情人是如今男人们酒场牌桌上相互吹嘘夸耀的话题,而只有事业成功的男人才有这种能力,因此这更是体现男人身份显赫的一个重要方式。那些事业不那么成功的男人就只能靠搞一夜情或偶尔的偷欢换得心理平衡了。

每一个婚外恋都得由两个人合作才能完成,有一个出轨男人,自然也有一个出轨女人,其实中国大多数女人原本都很传统忠贞,虔诚地信仰爱情和婚姻,甚至连中文专业毕业的本科女生都坚持认为好女人应该从一而终。只是很多好女子步入围城后让那些不尊重婚姻的男人伤了心后,便也开始反思,许州官放火,难道不让百姓点灯?因此在男

人的诱惑下,被一心找红杏的丈夫冷落了的寂寞干涸的女人心,也渴望爱的滋润,干柴烈火相遇,自然燃起一股情感火,大多数男女能将火势控制在欣赏的烟花级别以内,小部分难以控制,熊熊燃烧起来,烧掉了原来的婚姻。

如果所有女人都和这部分女人一样,倒也没有什么谴责不道德的行为可言,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和红杏缠绵,自己也变做红杏和别的男人缱绻,最后综合统计完毕后会发现,基本上每个男人在给别的男人戴绿帽子时,自己的女人也在帮别的男人给他戴绿帽子,大家谁都不吃亏。

(四)
可关键现实不是这样子,男人玩偷情往往不择对象,以爱情为诱饵,将魔手伸向那些未婚女孩,这种不公平的游戏规则导致了有一大群誓死捍卫婚姻的女人叫屈。她们信仰爱情,忠于丈夫忠于党,男人在外面寻欢作乐,她在家洗衣做饭,相夫教子,勤俭持家,温柔贤惠,宽容大度,无私奉献。

这样的活着必须有爱情的女人也分几种性格,一种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活着不仅必须有爱情而且必须得是白璧无瑕的爱情,那么一旦得知丈夫以拈花惹草来回报她的辛劳复出,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带着很难愈合的内伤地坚决离婚。

一种是不太计较爱情的质量,难得糊涂型的。这种女人一般都感觉自己非常幸福,无比幸福,万分幸福,之所以幸福是因为非常单纯,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也是凡夫俗子,一样会有背叛行为,像围城故事里的人说的那种“傻并幸福着的”;或者有足够的智力知道,但不想和自己过不去,不去知道;抑或,已经知道但硬假装不知道。

女人如果坚持活着必须有爱情,这样的活法倒也不错。郑板桥也说“难得糊涂”,尤其是第三类女人正是郑板桥说的由聪明转糊涂那一类里的。只是太无提防心万一遇到一个想将自己下堂的男人,到那时承受的可是致命的重伤。

不认为婚姻里必须有爱情的女人也分作好几种,一种是前面说的那种和男人一样开放的放纵自我的女人,还有一种是不偷情,但也不迷信婚姻的女人,不偷情或许是觉得没有哪个男人配让她偷,也可能不这么认为,就是不喜欢偷情。

(五)
其实如果女人不太计较爱情的情况下维持婚姻时,可以问一下自己对于婚姻究竟要的是什么,是否能得到,再衡量一下自己在婚姻里付出和回报是否成正比,如果答案肯定,自然可以生活下去,若什么都得不到,付出和回报太有失公正,就没必要让自己苟且了。

而想维持婚姻的围城里的女人最好别把爱情太当回事儿,他爱你你就享受,他不爱你就自己爱自己,如果不想离婚就别在“他爱不爱我”这样的事情上较真。快乐真的和爱情无关。做到这些需要对爱情有成熟的认识与清醒的态度。过于投入的爱情是毁灭,有的是自我毁灭有的是自我与对方的双重毁灭。所以李敖说的“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的爱情观是可取的,既享受了爱情,又不致于丧失自我。

而且有多少婚姻是靠所谓的爱情维系的呢?很多是打着爱情的幌子;也有很多不打幌子,但有亲情;还有很多什么都没有,但却因为放弃不掉的习惯而继续。

(六)
道德也是时代的产物,以前社会认为男人可以妻妾成群,女人应该三从四德,不仅没女人觉得不妥,反而都争抢着去做贞妇烈女,而且哪个女人不让丈夫纳妾或偷情,大家都谴责她是可恶的妒妇。现在社会认为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是一种比较科学的生存方式,因此人们都去结婚,舆论和法律也都尽力保卫婚姻不受到婚外情的侵犯。而将来,人们难说不认为婚姻的存在是封建余孽,人都有支配自己精神和肉体的权力和自由,因此大家便朝秦暮楚,不再有人渴望进入围城。

所以世上没有绝对的是与非,陶渊明时代就明白了“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识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其实今天也未必是,只是相对于昨天而言是这样罢了。

因此身在围城中的女人当以平常心对待爱情与婚姻,也许可以得而喜之,但绝对应该让自己做到失而不忧。生命是短暂仓促的旅程,没理由让自己不快乐。

就像凡事皆有例外一样,这个世界里应该还有一部分稀有品种的男人,他们有事业成功的,也有平庸不成功的,的确没有包二奶也没有养情人或者搞一夜情以及叫小姐。除掉没能力没魅力偷情的那些,余下的是和贞洁女人一样正直有原则的极品男人。虽然这一部分的数目正呈下降趋势,让人担心有灭绝的可能,我们还是寄厚望于他们,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来源:西陆社区

 
上传时间:2006-11-05 21:23:0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