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征婚
作者:臬子

  小镇上有一座美丽的庄园,庄园主叫尼娜,是一个年轻的寡妇,她丈夫彼得在三年前的一次战争中不幸阵亡,后来追求尼娜的人不计其数,但她始终不为所动。

  但不知为什么,这天尼娜突然在报纸上为自己登了一则征婚启事,而且条件非常奇特,就是应征者的相貌必须和自己的前夫彼得一样,所以彼得生前的照片也随启事一起登在了报纸上。

  刚开始大家并不理解,守寡三年的尼娜怎么会突然改变了态度,看了启事以后才恍然大悟,她的这一举动仍然饱含着对彼得深深的怀念呀!但遗憾的是,征婚启事刊出以后,来应征的人倒不少,但没有一个能让尼娜满意。

  这天,有个流浪汉拿着报纸也找上门来,说是来应征的。尼娜闻声出来一看,眼睛立刻发亮了:他那栗色的卷发,带鹰勾的鼻子,甚至额头上三道细蚯蚓似的皱纹,实在与彼得太像了。“哦,我的彼得,我不是在做梦吧?”尼娜情不自禁地迎了上去。

  那流浪汉却很有礼貌地回答道:“请别激动,夫人,我的名字叫汉斯,我只是一个流浪汉,我想……我想来应征,可以吗?”

  尼娜这才回过神来,激动得连连点头,即刻吩咐仆人带汉斯去梳洗更衣。等汉斯重新再出来的时候,尼娜越发觉得这个汉斯就是彼得的翻版,于是毫不犹豫地就把他留了下来。

  尼娜要把自己嫁给流浪汉汉斯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小镇。婚礼举行得非常隆重,新郎汉斯的出现令所有宾客目瞪口呆,他们熟悉彼得,可眼前的这个汉斯简直与彼得相差无几。那些当初追求过尼娜的人,更是在心里嫉妒得要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流浪汉仅凭着一副酷似彼得的模样,就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尼娜和她那美丽的庄园。

  婚后,尼娜和汉斯如胶似漆,形影相随,人们都说,新婚的尼娜夫妇甚至比过去尼娜和彼得做夫妻时还要恩爱。

  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差不多有一年。这天,汉斯和尼娜用过晚餐,正要出门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化妆舞会,突然有个陌生女人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气咻咻地朝汉斯嚷道:“你还认识我吗?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你在这里过得很快乐是吧?你怎么可以把我忘了?”

  “您说什么?太太,”汉斯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女人,“可我并不认识您呀!”

  “哼!”陌生女人喊了起来,“你别在我面前装蒜,既然你忘了我们彼此的约定,那就对不起了,你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汉斯听得一脸茫然,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那陌生女人就愤然离去了。汉斯觉得很奇怪,问尼娜:“她是谁,总不会平白无故来找我啊?”

  尼娜一撇嘴:“谁知道,咱别理她就是了。”

  但汉斯却显得心事重重,舞会开到一半,他就拉着尼娜提前回来了。

  果然,事情没这么简单!两天后,汉斯收到了法院传票,那个陌生女人到法院起诉他,说他犯有重婚罪。陌生女人在法庭上陈述说,她叫艾丽丝,她才是汉斯真正的妻子;他们夫妻俩原来住在百里之外的另一个小镇上,因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有一次,汉斯偶然在报纸上看到尼娜的征婚启事,惊喜地发现自己跟彼得长得十分相像,和艾丽丝商量后,就决定假扮成单身流浪汉去应征,先和尼娜结婚,然后伺机将她除掉,再重新和艾丽丝结婚,这样他们就能完全把尼娜的庄园占为己有。可没想到汉斯如愿娶上尼娜后,却渐渐把艾丽丝丢到了脑后,而且现在艾丽丝找上门来,他居然还故意装作不认识,这叫艾丽丝怎肯善罢甘休?她实在气不过,索性将汉斯告上法庭。哼,我过不上好日子,你也别想过!

  面对艾丽丝的起诉,汉斯显得非常镇静。“哈哈,故事倒是编得挺精彩,”汉斯不无嘲讽地扫了她一眼,“可惜的是,我可不具备你丈夫那样的高智商啊!”汉斯向法官申辩道,自己从小是个孤儿,四处流浪,在娶尼娜之前从未婚娶,根本不认识这个叫“艾丽丝”的女人,更无从谈什么“重婚”了。

  但汉斯话音刚落,艾丽丝就冷笑着反击他道:“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好,那我就奉陪到底!”艾丽丝当场向法庭出示了她与汉斯当初缔结的婚约证书,同时还有一份经当地警方确认的关于汉斯的身份证明,里面详细记载着包括汉斯的血型、指纹等在内的各项指标。艾丽丝强烈要求法庭马上进行验证核对,她相信汉斯很快就会在这些铁的证据面前认输。

  可出乎艾丽丝意料的是,最终的验证结果表明,测试的每个证据都与汉斯不符,艾丽丝彻底败诉,反而因诬陷罪被判入狱。

  汉斯胜诉回家,喜气洋洋地与尼娜举杯庆贺,两个人安闲地坐在庄园的葡萄架下喝着香槟,直到夜深了,还觉得没有尽兴。

  就在这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响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蒙面凶犯“呼”地突然从他们眼前窜过,直往庄园深处跑去,一面跑一面还扬着手里的枪,威胁他们说:“听着,不许向警方透露我的半点行踪,否则,我手里这家伙可不长眼睛!”

  汉斯和尼娜惊得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啦?为什么老有事情来缠着我们?

  凶犯前脚刚走,警察后脚就赶到了,他们向汉斯夫妇出示了身份证件,声称正在追捕一名逃犯,请他俩配合缉拿。还没等汉斯夫妇俩反映过来,警察就带着警犬在庄园里展开了严密的地毯式搜捕。

  很快,警犬嗅查的最终目标锁定在庄园深处的一个香蕉园里,警官当即下令就地挖掘。汉斯一听就着急地跑上去阻止说:“对不起,先生,眼看这些香蕉就可以收摘了,怎么经得起你们这么挖掘?再说了,只一会儿的工夫,那家伙怎么可能会钻到我庄园的地底下去,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警官严肃地对汉斯说:“先生,我们的警犬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难道你要我们对它提供的线索置之不理吗?”

  汉斯无话可说,只得退让在一边,警察们便飞快地动起手来。

  随着土坑越挖越深,汉斯突然神色大变,冷汗不停地从他的脸上往下掉,只一转眼的工夫,警察就发现他在悄悄地移动着脚步。

  “汉斯先生,难道你不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吗?无论如何,请协助我们追查到底吧!”警察一句话,就阻断了他的退路。

  这时,土坑里露出了一个长长的木箱,警察将土扒净,掀开箱盖,一股腐臭难闻的气味立刻扑鼻而来——里面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男性尸体。

  “汉斯先生,你不会不知道这是谁吧?”警察问。

  “不知道,我不知道,”汉斯哆嗦着,大声喊道,“这不是我干的!”

  “彼得先生,该是你现出原形的时候了!”随着一声话音落地,刚才还是逃犯的蒙面男子,不知从哪里突然钻了出来,炯炯的目光直逼向彼得和尼娜,“要不把这个案子揭开,木箱里真正的汉斯是永远也不会闭眼的!”

  这个蒙面逃犯正是警局里大名鼎鼎的探长杰克;而现在与尼娜结婚的“汉斯”,其实正是尼娜的前夫彼得。彼得当年根本没有在战争中阵亡,而是在参战不久就偷偷逃回了家乡。因为害怕当局追查,多年来他一直隐藏在庄园的地下密室中,过着不见阳光的生活,只有在晚上才敢出来透透气。为了摆脱这种困境,彼得为尼娜精心策划了这次奇特的征婚,目的就是想不露声色地为自己寻找替死鬼。当所谓的流浪汉汉斯掉进这个圈套之后,就在举行婚礼的当天晚上,彼得和尼娜就一起干掉了他,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木箱把他装进去,埋在了香蕉园里。从此,彼得堂而皇之地成了尼娜的新丈夫汉斯。他们本以为一切都干得天衣无缝,可是没想到汉斯也不是什么真正的流浪汉,他也是带着巨大阴谋来应征的,所以后来当汉斯的妻子艾丽丝找上门来,并对彼得提起上诉时,他们曾一度陷入恐慌,所幸当时一切都有惊无险,他们轻易就胜诉了。

  杰克探长对此事的怀疑是从尼娜的征婚开始的,总觉得尼娜提出这样的征婚条件有点蹊跷。后来通过对彼得当年服兵役的情况进行调查,他得知在战场上并没有发现过彼得的遗体,怀疑就更深了。他特地去参加尼娜与汉斯的婚礼,目的就是为了对汉斯的身份进行考察,因为当时没有足够的证据,杰克探长曾一度放弃了自己的假设。但这次艾丽丝的意外出现,他又重新把这个案子的侦破提上了议事日程,虽然艾丽丝败诉了,但无形中却给他增强了破案的信心。一个大胆的推断在杰克探长的脑海中逐渐形成,于是他亲自策划了这场追捕逃犯的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入庄园,挖掘出惊天秘密,一举揭穿了彼得的真面目。

 

 
上传时间:2006-11-08 11:29:29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