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如何不吃“青春饭”?
作者:杜介眉

   近年来,随着新闻媒体的迅速发展和激烈竞争,新闻从业人员不断扩张也不断换血。“新闻民工”、“新闻搬运工”这样自嘲的称呼在记者中心照不宣。因为新闻工作独具的挑战性,不少记者随着年龄增加,心态也发生变化,“记者是吃青春饭的”这样的观点困扰着大家。
    青春饭可以吃到什么时候
     看过一个关于记者的专访,对其中的一段话一直记忆深刻,那个被采访的记者在谈到自己的职业规划时说:“我已经过了30,感觉自己可能要被淘汰了。现在很多媒体招聘时只要30岁以下的,我活得很恐惧。”说这话的记者叫王克勤,他因为揭露兰州证券黑幕被迫离开家乡,漂在北京,同时他也因此在2003年记者节时荣登中国记者风云榜。
     王克勤的话道出了当前媒体从业人员的一种普遍心态:随着年龄一天天增大,危机感也一天天增强。因此有人说,记者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
     一位在日报工作的朋友也曾心事重重地跟我说过一件事,在一次新老员工的培训会上,总编辑在黑板上画了一幅画:一群人骑着自行车在比赛。总编辑对画的解释是:新来的年轻的员工因为刚进入比赛,自然体力好,冲劲足,速度快。这就迫使原来的选手必须加快速度,不停往前冲,否则就要落后。总编辑最后强调的几句话让他很受刺激:这种比赛就是让我们报社迅速发展起来的原因。报社合同一年一签,每年都会有人被淘汰。如果你稍不努力,就会被后来者超越。这位朋友是老员工了,过了吃“青春饭”的年龄,他不无忧虑地想:也许哪天我就会在报社的这种游戏规则中遭到淘汰。
    吃青春饭的原因
    是什么原因让人觉得记者这个行业是吃青春饭的呢?我想至少有三个:
    风险。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记者被列为十大危险行业的第三位。这种危险有自然的和人为的。记者经常要出差,难免遇到交通意外或自然灾害;记者要进行舆论监督,难免会遭到被批评者的打击报复。真正让记者寒心和萌生去意的是第二种危险。像以写报告文学著称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曾10多次被推上被告席,身陷大大小小的官司欲罢不能。前面提到的王克勤,因为报道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就有人扬言要以50万买他的人头。原《羊城晚报》记者赵世龙,因为报道了广州长洲戒毒所“强迫戒毒女卖淫”的黑幕,被戒毒所所长以“诽谤罪”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追究刑事责任。像他们这三位,心理承受能力和对新闻的热爱程度超乎常人,在遭受种种打压后依然留守在新闻战线。但有很多优秀的记者随着年龄的增大,自感难以承受新闻风险之重,最终放弃了自己的职业。2005年5月在汕头召开了一次中外调查记者的研讨会,与会的有《南方周末》、新华社、《了望新闻周刊》等国内著名媒体的调查记者。最后大家发现,很难看到40岁以上还在从事调查性报道的一线记者,绝大多数的调查记者都因种种原因,在从业约三年后,逐渐淡出了一线调查记者的行列。
    智力。记者要为他人提供新闻,就要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要使报道新颖有深度,就要使自己思维永远不能懈怠,要处于紧张、兴奋、新鲜的状态,时时刻刻绷紧一根弦,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的作品显得平庸。而在对新鲜事物的敏感度方面,新新人类永远有自己的优势。
    体力。新闻工作应该是一项脑力劳动,但在某种程度上说,它又是体力劳动。记者工作节奏快,任务重,加班是常事,无法按照正常的“朝九晚五”来上下班。遇到手头有做不完的工作,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减少休息和睡眠,长此以往,必将影响健康。生理上的劳累,导致心理上对新闻的厌倦,也是令人痛苦的。
    实践:资深记者更受欢迎
    其实有时年纪大的记者更受人欢迎和信任。
    最近我到湖南女子监狱采访。我想我的心态还不错,当时就是以一名普通记者的身份到监狱采访的,近两个月的采访结束后,我跟那名女监狱长已经有种姐妹的友谊了,她也并不知道我是总编辑助理。可这并不影响她对今日女报记者和报道的认可。
    还有那些女犯人。采访的过程是很磨人的,需要记者有耐心,需要懂得揣摩犯人心理,需要你遭遇尴尬时装作一点都不尴尬……而且犯人更认同年纪大一点的记者。有一个女干警跟我说,犯人很多都是女人中的人精,人情练达,心思复杂。那些刚毕业的女干警经常被女犯欺骗、欺侮,掉眼泪的不少。我在采访中也发现,当我在观察一个犯人的时候,她也在掂量我、审视我,然后决定她想不想说、说多少。记得有次采访完一个女犯后,她很开心地提供了其他几名在监狱中表现不错的犯人名单,并补充道:“你一定要采访她们,她们的故事保证对得起你们今日女报。”这就是一个被采访者的势利,觉得记者配采访她,她就配合;不配采访她,她有权不理睬。在这样的采访中,我觉得年龄大是一种优势,我有足够的耐心去跟他们进行心理较量,也因此赢得了犯人的信任。报道结束后,我接到不少女犯的来信,有的表示感谢,有的要求跟我做笔友。所以,年龄并不是记者职业生涯中的不利因素。
    我们看看美国新闻界的情况:在美国,各大媒体都不直接录用刚毕业的学生,因为记者是一个最容易“出错”的职业。新手难免会采访不到家、报道不准确,文章出了偏差引发麻烦或者诉讼。所以大的媒体都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就是让那些新记者们在地方媒体锻炼,等他们成熟了,出错少了再到大的媒体来。能够被大媒体看中时,记者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在美国,各大媒体都把有经验的老记者当成宝贝,给予高薪。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著名新闻节目《60分钟》,从1968年创始以来,原班人马基本没有换过,现在这个节目的一线记者平均年龄60岁。我想这个数字足够让我们中国记者吓一跳。但《60分钟》至今在同类节目中都是收视率最高的。
    出路:一线的就是一流的
    美国同行的现状可以给我们鼓励。那么我们该如何克服对年龄的担忧呢?
    保持激情。如果我们真正热爱记者这个职业,以此为荣,又怎会在乎年龄?也是一个上过中国记者风云榜的记者说:“我就是到了60岁,70岁白发苍苍,我仍愿意做一个记者,尽我本人的能力,通过我的笔,最大限度地实现我的人生价值,能够尽可能多地给社会公平、正义、进步,给老百姓带来更多的利益。”
    提高能力。对一个新闻单位的老总来说,评价员工优秀与否绝对不是年龄,而是能力。当一个记者担心自己吃不了青春饭时,实际上是在担心自己江郎才尽,业务能力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这样,老记者在年轻记者面前自然没了竞争优势。事实的真相应该是,能力决定职业寿命,而不是年龄。
    摆正心态。态度决定一切。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跟在一群年轻记者中采访不好意思。别人也许根本没这么想,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我们的年龄上。老记者只要有健康的心态,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也会大受采访对象和同行小字辈的尊重。
     摒弃官本位。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记者是“吃青春饭”的,还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人们潜意识中的“官本位”思想。在中国,一般认为一个有出息的记者应该走这样一条路:记者——部门负责人——副总编辑——总编辑,如果总编辑做的好,还可以成为管总编辑的新闻官。但职位是有限的,不是谁都能一步步升迁的,于是不少优秀记者在干了几年后,如果没有上升的空间就开始跳槽了,转入别的行业,或者到一些有上升机会的新兴媒体。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过中国的官方媒体:一些官方媒体的终身记者,除个别人属于坚守理想外,多数属于提拔不起来的。结果就是干记者越长久的越是平庸之辈,越优秀的记者越高升得快,越远离新闻一线。这种优秀记者的自我淘汰机制,使官方传媒陷入持续性的优秀记者短缺状况,一线记者永远是新手,新闻报道水平走不出一到高峰就回落的恶性循环。一线的人员不是一流的人才,一流的媒体又如何产生呢?
    职位是有限的,职业的追求是终生的。官本位的评价体系是阻碍中国媒体发展的原因之一。“一线的都是一流的”,这是否可以成为新闻界的用人原则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打造一流的媒体;也只有这样,我们这些媒体中人才能赢得尊严、实现价值。

(作者为今日女报总编辑助理)

 

 
上传时间:2006-11-14 16:51:0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