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刀要我对他的裸体负责
作者:风之舞


  我是他的主,也是老佛爷,反正一切可以支配的角色全是我来扮演,他就是那个从小穿开裆裤跟在我后面跑的周小刀!
  
  1.穿开档裤的男孩 我不是“结婚狂”
  
  周小刀发来了短信:报告帮主,小人经过爬山涉水,历经七七四十九难,再经高人指点,终于为帮主觅到了一个貌似潘安的男子。晚上七点半,“桃花岛”咖啡厅见。
  我看着短信,不禁哈哈地笑了起来。旁边的同事用疑惑的眼光盯着我看,我连忙捂住嘴巴,心里却在偷乐。
  周小刀是我的死党,从小在同一个大院长大,看过他穿开档裤,听过他做了错事被周阿姨打时“哇哇”的求饶声。可以说,我见证着他从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到长成身高一米八,挺拔俊朗的小男人。从小我就欺负他,他对我强加给他的种种不平没有半点反抗,反而屁颠颠地跟在我的后面,确实是个挑着灯笼都难找的“跟屁虫”,这不,我叫他帮我找一个男朋友,他立即就答应了。
  其实本姑娘并非“结婚狂”,也不是一个没人追求的“可怜虫”,相反,想当年大学里我还是系里的一朵金花,心气极高,有多少只青蛙想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最后,高大英俊的军俘虏了我的心,他是学生会主席,才能和文采都让我甘心放下自己的清高。原以为和军的爱情可以天长地久,没想到大学毕业前还是分手了。军说要为了他的事业去奋斗,决定接受一个据说是某市长女儿的爱。
  毕业后,我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也有不少优秀的男人追求我,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条约:毕业三年不谈恋爱,如有违约,必须邀请公正人周小刀参加澳大利亚七日游。尽管周小刀一直对这个七日游虎视眈眈,并使用阴谋从中破坏,由于我的革命立场坚定,终归没让他的阴谋得逞。可三年过去,身边的好男人一天天变少,我心里才开始着急,毕竟岁月不饶人啊!这时,周小刀挺身而出,拍着胸膛说要找男朋友的事情包在他身上。
  
  2.“桃花岛”咖啡厅    会见我的“潘安”
  
  从五点半开始,我便开始为今晚的赴会做准备,柜子里的衣服被我一股脑子地扔在床上,然后一件件地试穿。黑色,会不会给人太深沉的感觉?红色,会不会太妖艳了?接着是化妆,那对我来说可是小儿科,淡妆永远最适合我。
  一切都准备好了,原本以为美丽已经离我远去,没想到自己还是年轻的,只是这种年轻更添了几分成熟与妩媚。
  匆匆赶到“桃花岛”咖啡厅时,我给周小刀发了条短信:帮主驾到,快快出来迎接!一会,就只见周小刀急急地推开咖啡厅的门,诚惶诚恐地说:“迎驾来迟,请帮主恕罪。”
  “得了吧,你。”
  周小刀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我,突然愣住了,双眼圆睁,嘴巴张得只剩一个洞。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哎,我说,林媚媚,这是你吗?可不是仙女下凡吧?”
  “少损我!”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非常得意。
  终于见到周小刀给我介绍的“潘安”,长相清秀,言行举动还颇有点绅士的味道,但离我心目中的“潘安”毕竟还有一定的差距。正在失望中,潘安递上了一张名片,说:“林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我接过来,漫不经心掠了一眼,眼睛立刻放光了,像饿狗突然在路上看见一根闪光的骨头。我从来不否认,我是一个功利性很强的女人,而且那张名片上的头衔足以让每一个普通的女人为之心动:喜洋洋集团总经理——姜枫。可知道,这喜洋洋集团是本市最大的数码电子产业。
  有了这头衔,姜枫在我眼里的形象马上高大了。一只那么大的青蛙满街跳,我怎么可以放过呢?于是,我跟姜枫聊了起来,没想到他还挺健谈,说话也风趣。
  周小刀在旁边不知吃错了什么,一个劲地说我的糊事:“林媚媚这个人啊,其实很懒的,又不爱卫生,衣服是三天洗一次。还有,她天生就有暴力的倾向,又爱发小脾气,呵呵,只有我才可以忍受她……”
  姜枫侧过身去听周小刀的说话,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我一看就急了,但为了保持我淑女的形象,假装平静地说:“周小刀,你不是喝咖啡也会醉吧?怎么尽说傻话?”
  周小刀却不识好歹,还在说个不停,我趁着姜枫低头喝咖啡时,狠狠地捏住周小刀的耳朵,凑过去说:“闭上你的臭嘴!你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的。”
  没想到正好被抬头的姜枫撞见了,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好一会才记起把手抽回来,脸上却是在尴尬地笑着。可恶的周小刀还在夸张地大声叫嚷:“痛死我了!耳朵快掉了!”
  为了打破僵局,我故作轻松地说:“外面那辆宝马是你的吗?能不能载我去兜一下风?”“当然可以,请!”姜枫站起来,做了一个很绅士的手势。
  周小刀突然拦住我,说:“那么晚了,林媚媚,别去了,呆会我还要载你回去呢?”我不管他,跟着姜枫便走了出去。推开咖啡厅大门时,还是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有姜枫陪着我,你就放心吧。”
  周小刀还是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
  
  3.宝马和陌生的男人  听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承认那是我第一次坐宝马,而且是和一个刚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陌生男人。
  透过玻璃窗,我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突然觉得玻璃隔绝了整个世界,我就像一个局外人,用冷漠的眼光看着这一切。车厢里流淌的是那首熟悉的《卡萨布兰卡》,柔和的曲调在四周围绕。
  “去哪里?”姜枫侧过脸问我。
  我回过神来,对呀!去哪里呢?我笑着回答:“不知道,随便。”姜枫带我去的地方是一个小海滩。这个城市靠海,大大小小的海滩很多。海滩上的人还不少,但是挺安静的,他们大部分是情侣。我和姜枫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海风轻轻地吹到脸上,天上一轮明月静静地照着,气氛柔美得让人的心都醉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俊朗而又事业有成,但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我忍不住问姜枫:“你……你谈过恋爱吗?”刚说出来我就觉得可笑和后悔,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没有女人追求呢?果然姜枫笑了笑,眼睛始终看着前方,用淡淡却又带着几分伤感的语气说:“有,“她叫秀,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那时我还是个穷小伙子,除了梦想什么都没有。秀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坚决要跟我在一起。我自学去考研究生时,秀每天打几份工来供我上学。为了我,她可以连续几个星期吃方便面,舍不得为自己买件新的衣服。我发誓要给秀一生的幸福,可是她却走了,得了癌症,一定是劳累过度造成的,一定是……”
  姜枫说到这里已经呜咽得说不下去了,我看到他的肩膀在颤抖。如果说刚开始我是被他那个头衔吸引住的话,那么现在则是被这个男人的深情所感动。
  “我认识周小刀也不是很久,”姜枫突然说,“不过我看出来他好像很在乎你。”
  我微微吃了一惊,笑着说:“是吗?”突然想起姜枫就是周小刀介绍给我认识的,于是不无讽刺地说:“他在乎我?在乎我还把我介绍给你?”我干笑了几声。
  姜枫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刚才说到我们要去兜风时,他那个紧张样,傻子都可以看出来。”
  我依然笑着,心里却是很乱。
  回去的时候,我跟姜枫说,我想一个人回去。姜枫也没有坚持,只是临走前说了一句话:“林小姐,在你没做决定前,请给我一个机会好好了解你。”我笑了。
  
  4.醉酒的周小刀      一个笨蛋不敢对我说爱
  
  我回到公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邻居们都睡了,我摸黑走上楼梯,刚想拿出钥匙开门,冷不防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我差点惊叫了起来。颤抖地按开楼梯口的灯,是周小刀!
  他卷缩地躺在门口,浑身散发着酒气,显然是喝了很多酒。我轻轻地骂着:“周小刀,怎么喝那么多酒?不会喝就别喝那么多!你醒醒,躺在这里多影响市容啊!哎,周小刀……”我用力地摇着他。
  周小刀好像醒过来了,半睁着眼睛,满口酒气大声说:“林媚媚,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我不回来难道流落街头啊?”我笑着说。开了房门,我抱住周小刀,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拖了进去。
  “林媚媚,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周小刀迷糊地说。
  “谁说过要你了?”我啧笑着说:“看来你是真的醉了,我去打一盆水来给你擦一下。”打来了水,周小刀还在不停地嘀咕什么,我轻轻地解开他白衬衫的纽扣,把衬衫脱了下来,然后费力地脱下了他的牛仔裤。这时候,除了一条内裤,周小刀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看着周小刀赤裸的身体,脸开始微微发烫。这是那个穿开档裤的小男孩周小刀吗?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身材挺拔,浑身散发着性感的男人?我胡乱地想着,心却跳得厉害。拿着浸湿的毛巾,我轻轻地擦着他的身体,从俊朗轮廓分明的脸,到宽阔的胸膛,再到大腿。
  突然,周小刀用力地把我搂在怀里,嘴里呢喃着什么:“林媚媚,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我不敢对你说……”
  我在周小刀的怀里挣扎着,满脸通红:“喜欢我又把我介绍给别人,大笨蛋!”周小刀却把我搂得更紧了,我的脸紧紧地贴着他宽厚温暖的胸膛,我不再挣扎了。我知道自己也是喜欢周小刀的,从他穿开档裤的时候,从我们玩过家家扮爸爸妈妈的时候,从他为了我和别的男孩打架的时候,从他一直默默忍受我欺负的时候……
  我把他扶到床上,周小刀终于醉得昏睡过去。从挂包里拿出手机,吓了一跳,我的手机设了无声,怪不得周小刀以为我不理他了。还有好几条短信:“林媚媚,别走好吗?把你介绍给姜枫纯粹是恶作剧,没想到你会认真,看到你和他一起走的时候,我的心突然好痛!”“我想自己是喜欢你的,真的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也不回我的信息,林媚媚,你不理我了?”
  周小刀,你这个傻瓜,我在心里骂着,然后回了一条短信:干嘛不早点说?我也喜欢你,大笨蛋!
  
  5.爱一个人的理由  我要对某人的裸体负责
  
  第二天醒过来时,早晨的阳光已经很柔和地从窗外射入。昨晚睡得好舒服,头枕着周小刀的胸膛,听着他有力而均匀的心跳声,闻着他那身体散发的味道,我的心异常踏实。周小刀还没有醒,原来他睡着的时候,嘴角是微微地弯着的,好像还带着一丝微笑。我看着他好看的嘴唇弧线,忍不住轻轻地吻了他一下。
  从床上爬起来,我给姜枫发了条短信:对不起,我想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不能没有周小刀,就像他也离不开我,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过了好一会,姜枫回了短信:尽管很遗憾,但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祝福你们!
  正在洗手间洗脸时,突然从卧室里传来周小刀的惊叫声:“林媚媚,林媚媚,你在哪里?”“叫什么叫?一大早叫嚷什么?”我边说边走进卧室。只见周小刀已经醒过来了,抱住被子蹲坐在床上,看见我,又叫嚷起来:“林媚媚,你回来了?我怎么在这里,我是不是在做梦?”我走上前拧住他的耳朵,恶狠狠地说:“你现在认为是在做梦吗!啊?”周小刀痛得哇哇叫,却很白痴地笑着说:“会痛的,真的不是!”
  周小刀可能太兴奋了,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立刻坐回去,迅速拿棉被盖住自己,并神情慌张地说:“我,我怎么没穿衣服?”我忍不住笑了,说:“不要用棉被挡了,我早就看够了。你昨晚喝醉了,还说了很多话。”
  没想到周小刀脸红了,忸怩地说:“那,那你……”“我回了短信给你了。”周小刀拿过手机,打开一看,突然站起来,扑过来抱住我说:“呵呵,林媚媚,你属于我的了。”我笑着说:“为什么?你给个理由吧?”
  “这不明摆着吗?”周小刀狡猾地说:“你是除了我老妈以外,第二个看到我裸体的女人,你要对我的裸体负责啊。”我用手轻轻打着他的胸膛,嘴里说着:“讨厌,不知羞!”心里却是甜滋滋的。我的心,早已经在周小刀温暖的怀里,融化成一滩温柔的水……

 
上传时间:2007-01-12 23:12:59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