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见习记者岁月,是我永远的痛
作者:李铭勋
  1982年4月我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当时父亲在市里一家行政单位任副职,母亲也在一家效益不错的国企上班。虽然我的家庭不算富裕,但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和睦温馨。
  2000年我顺利地考入了广东省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进入学校后,我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学习上。
  不久,我的第一篇散文《秋天的承诺》在校报上发表了,我非常高兴。
  面对同学们投来赞许的目光和亲朋好友的加倍鼓励,我的创作激情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初出茅庐:见习期间我又暗恋老师
  
  2004年7月,大学毕业后,我就在表姐及表姐夫的极力推荐介绍下,鼓足了勇气提着自己那本厚厚的刊稿剪贴本,找到了广州市一家报社的老总。报社老总在简要问过我的情况并看了看我的简历及作品后,告诉我:“你的条件还可以,我们几位领导需要商量一下,你先回去吧!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通知你的!”从报社回来后的第3天下午,神经高度紧张了两天的我终于接到了报社的通知,同意我到报社当见习记者。条件是:见习期为3个月,这期间固定月薪1000元,3个月以后再根据工作表现及发稿、采编能力确定是否正式录用。
  进入那家报社后,我工作非常积极主动。一有采访任务我随叫随到,从不找借口推辞,我暗暗发誓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头一个月,我在采编老师的带领指导下,共发表了20多篇新闻稿件及4篇文艺稿,并且有两篇新闻稿还上了头版头条。为此,一些采编老师认为我很有潜力,说我这样下去3个月后应该会被报社正式录用的。
  人的一生有时真的是无法预料。许多事情的发生,作为旁观者时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一旦身临其境时,你才觉得有些事是能够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因为自己太爱慕虚荣且把名利看得太重,所以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情感陷阱。
  谢老师是我所见习的这家报社的一位副刊编辑,他比我大13岁,人随和热情,善良简朴,很令人喜欢和尊敬。他出过两本书,并且还是省作家协会会员。我小时候特别崇拜作家,并且还立志长大后也要当一名作家,所以谢老师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很高大。刚到报社的第三天上午,我就递给谢老师几篇散文并请他指教,如果可以的话还想请他编发出来。因为当时的我一门心思想的就是能多发几篇稿件,从而不断增加自己的知名度,这样就可以顺利地留在报社。现在看来,那时的我的确把名利看得太重。
  2004年8月24日,是我今生难忘的一天。那天下午,我早早地赶到办公室,刚刚坐下,谢老师笑着从隔壁的办公室里走了进来,我见到他便笑着跟他打招呼,他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两本书,然后笑着对我说:“这是我去年刚刚出版的两本书,送给你吧!望你多加批评指正。哦!对了,你最近又有什么大作问世呀!下周我准备再给你编发两篇稿子,你手头上有现成的稿吗?另外你今晚有空吗?我这几天心里有些郁闷,可不可以请你去散散步呀!”我从包内又取出两篇散文,双手递给他,然后笑着说:“好吧!我正好也有问题向您请教呢!那就今晚吧!您说几点钟?”
  那天晚上,我和谢老师谈了很多很多,从文学到社会,再从生活经历到个人追求等等,从谈话中我得知谢老师的人生经历也很坎坷。他幼年丧父,高考落榜后接着又是母亲去世,从此他便成了孤儿。为了能证实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便自学写作,一直到今天他才出人头地。那晚不知是为什么,我突然对他产生了一种怜悯之情,和他相处的感觉也怪怪的,直到晚上11点钟,他将我送到我租住的小屋后才回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好一阵心酸。
  那一夜,我彻夜失眠了。回想到刚才同谢老师畅所欲言的交谈,无拘无束地并肩漫步。渐渐地,我越来越觉得谢老师知识渊博、为人正直善良、经历坎坷,不觉中从眼角滑落出了几滴热泪来。我不知道自己那晚到底是怎么了?是对谢老师心存了巨大的感激还是对他越发地崇拜?是他的伟岸身材激起了我的心湖涟漪,还是我已对他产生了感觉?所有这些,我根本无法相信。
  
   情感越轨:掉入温柔陷阱
  
  自那晚同谢老师散步归来后,我越来越发觉自己在情感上已不能自已了,对谢老师的崇拜和爱意也油然而生。我虽然知道这样下去会很危险,根本也不可能有好结果,但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闸门。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翻看一本杂志,搁在枕头边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来一看,上面是谢老师的留言:“小周,今晚有空吗?如果有心情散步,还是上次老地方见。记住:8点30分!”这一次我本来不打算去,因为我害怕单独见他后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但转念又一想,谢老师为什么这么晚还呼我呢?莫非他也有心事不成?于是我便披衣下床,匆匆搭车赶到了上次与他约定的老地方。
  同谢老师肩并肩漫步在那条宽阔的马路上,夜空下,都市的霓虹把整个城市装扮得既温馨又浪漫,夜风丝丝缕缕吹拂着我的秀发。令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一次的散步我们好像没有上次的话多,就连谢老师也与上次不大相同,我们常常是在谈完一个话题后,接着各自便又沉默一阵子。我们走到一立交桥头时,谢老师双手扶栏眺望桥下都市的霓虹,而且还头也不回地问我今晚夜色美不美,我突然就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冲动,接着便迅速伸开双臂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令我没有料到的是,谢老师竟然显得极为平静,而且没有一丁点推辞之意。他转过身来,用手拂了拂我脸上被夜风吹得有些零乱的头发,静静地凝视着我的双眸,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就在这时,我一下子扑倒在他的怀里并紧紧地抱住了他。
  那晚,向谢老师坦露了我已对他产生了感情的心迹后,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希望我们今后能隐避点为好,千万别让他爱人知道这件事。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并告诉他:“今晚的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我一定会珍惜自己名声的。”谢老师听罢我的承诺后也笑着点了点头。
  自那以后,我和谢老师便开始频频约会。2004年9月初的一天夜晚,他又来到我的小屋,刚一进门我们就像久别的情人重逢时一样紧紧地搂抱在了一起。那晚,在他强大的情感攻势下我终于屈服了,毫不保留地将自己守护了22年的处女之身给了他……
  事后,他深深地自责自己不该太冲动了,并许诺一定要对我负责。而我却没有一点后悔之意,只是希望他能珍惜这份感情,珍惜那个浪漫的难忘夜晚,并希望他在没做出新决定以前,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以前,常听到身边的人议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婚外情。我认为这话不一定正确,我觉得婚外情安不安全主要在于自己如何把握。就像如今的我充当了他家庭的第三者一样,我认为这件事只有我和他两人知道,而他也是那种比较沉稳的男人,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秘密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东窗事发:让我如梦初醒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我的见习期就要结束了。在近3个月的见习期里,我先后发表新闻和文学作品100余篇,报社领导见我成绩显著,而且人也勤奋,文学功底也很深厚,决定正式录用我为该报的记者。当我得知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后,我非常地高兴,想不到这几年在大学里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终于没有白流。
  2004年10月12日,也就是离我转为正式记者手续批下来的前3天。这一天可以说是我今生最为痛苦最为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就因为那件事的发生,我不但工作没有了,就连命运也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那天晚上8点多钟,吃过晚饭后闲着没事,我又情不自禁地拨通了谢老师的手机。电话接通后,他却告诉我,他正在办公室加班赶编一篇作者从网上发来的稿子。 
    挂上电话后,我便迅速打的赶到报社办公室。匆匆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见他一个人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位作者刚刚发来的电子邮件,我走到他的跟前便伸开双臂从椅背后面抱住他,问他想不想我?他起身一把抱起我笑着连声说:“想想想……快要想疯了!”我们高度兴奋后便一起倒在沙发椅上。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咣”地一声被撞开了,还没等我们从激情中解脱出来,一个胖女人已站在了我们面前,那女人见我们在沙发上搂作一团,抓起办公桌上的一瓶墨水向我扔来,墨水瓶没有打中我,而是从沙发上弹下来落在地板上,黑黑的墨汁洒了一地。这时我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就在我用手整理有些零乱的头发欲溜出办公室时,他老婆便喝住我骂道:“你这个骚货,才来报社几天就勾引我丈夫,你太无耻太不要脸了。你现在想走,上哪儿去呀!你今晚不把你们的好事说清楚休想出这个办公室。”就在谢老师正欲说什么时,他老婆“啪”地一记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老婆十分气恼地骂道:“你还想狡辩,在外面乱搞女人你还有理是吗?没想到吧!今天我终于逮了个正着。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早就听说你和这个小贱人勾搭在一起了,你以前常撒谎说加班或是有应酬,那全都是假的,你是和这个小妖精约会私通!”趁着他老婆在恶狠狠地教训他时,我跑出了办公室……
  回到租住的宿舍,那晚我整整痛哭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眼睛肿得厉害,便打电话到办公室以生病为由请了假。下午3点钟,我刚走进办公室,刘主任就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并郑重地告诉我:“小周,你留报社的希望不大了,具体什么原因你心里应该有数,你去王总那儿一趟吧!”
  我低着头敲开了王总办公室的门,这时王总手里正拿着我的一张转正申请表,他见我来了,便和蔼地让我先坐下来。接着他就开门见山地说:“小周啊!你好糊涂呀!本来依你的水平,你是可以转为正式记者的,你看你的转正申请表都填好了,后天就会审批下来的。可是你却不知道珍惜,我们很为你感到可惜。记住:不管将来到哪个单位,都一定要珍惜机会和名誉,切不可凭感情办事。”
  我以前一直不相信“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婚外情”这句话,也一直认为自己意志坚强,在感情上绝对能把握住自己,但是我还是错了。当我经历了这段不道德且根本没有好结局的灰色人生后,我才醒悟过来。其实人的一生中有许多经历都是无法预料的,特别是在感情上,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把握住自己,当你不知不觉掉入情感的陷阱后做出了荒唐的事,这时你才知道什么是后悔,可又有什么用呢?我的文笔是不错,在写作上按说是有潜力的,可我没有珍惜它。
  如今,我已离开了广州到北京发展。那段灰色的记忆将是我一生的痛,也警示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上传时间:2007-01-28 16:50:20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