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样稿
作者:-

佟大为对养生的痴迷已经到了快有强迫症的地步,他爱喝养生粥,即使外出拍戏,也会带上一个小电炖锅,每天煲上一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保持健康是对妻女负责。”

佟大为:养生大师的爱家哲学

/GAVINDENG

佟大为=养生大师?

千万不要怀疑这个等式的成立,在演艺圈,稍微和佟大为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热衷养生这件事儿。就连在美国拍摄电影《中国合伙人》期间,佟大为都不忘带上一身行头,在纽约的街头打起了太极。对他来说,养生不仅是让自己有个好身体,更是对家人的一种责任,能和老婆把打太极这件事坚持到老,应该也算是人间最浪漫的事儿……

 

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爱别人的开始

生活在这个快节奏年代,哪个人不忙?更不用说正当红的佟大为了。

2013年对于佟大为来说是个“丰收年”,电影《中国合伙人》《富春山居图》以及电视剧《门第》等相继上映,影视剧《我儿是朵奇葩》《太平轮》也正在紧锣密鼓的拍摄与制作之中,偶尔还得飞往国外参加时装周,各种宣传拍摄活动让他简直分身乏术。

但和大多数人相反,佟大为始终懂得要在忙的同时让自己生活得更加有品质。再忙,他也不允许生活的平衡被打乱——该休息时按时休息,该锻炼时一定要坚持锻炼。为什么?怕死呗!他如此真实地回答。

在佟大为6岁时,身为警察的父亲因为车祸成为植物人,整个家庭都陷入到了巨大的阴霾之中。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正在逐渐恢复,但身体机能和智商水平已经永远回不到从前了。目睹了这一切变故的佟大为开始明白生命的可贵,也知道,一旦谁遭遇了什么变故,那么首当其冲受到伤害的就是他的家人。

意外事故不能预防,但疾病却可以。所以早在上大学期间,佟大为就坚持锻炼,每天早起半小时跑步,一跑就是4年。当时很多同学喜欢熬夜,甚至以做夜猫子为荣,佟大为却不以为然,他反而看起了《黄帝内经》,研究起了中医,并得出结论“古话基本是对的”,人应该顺时而动,而不能逆时而行。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坚持早睡早起,每天睡足8小时,就连吃饭,也坚持一定要吃主食,吃五谷杂粮,“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以前总觉得这句话是个玩笑,后来发现是真理。因为你可以饿,但不能没精神!”为此,他早上吃得很丰盛,两碗粥加上两个鸡蛋,再来半块地瓜或玉米,中午也吃得饱,尽量过午不食。

结了婚之后,佟大为更是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对于整个家庭的重要。“我是一家之主,我要对一家老小负责,我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所以我要有一个好的工作状态,好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没有身体其他都是白扯。”

在家时,佟大为总习惯睡硬床,因为硬床和硬椅子可以帮助肌肉放松,他还随身带着一块刮痧板,感冒难受时就帮自己刮痧,沿着胳膊到手的大肠经和肺经刮一下,几天就扛过去了。每天早上,佟大为还会做一个动作——敲胆经。到了规定时间,他就会做眼保健操,拍足三里,以及脚上的一些穴位。就连夏天,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坚持热水泡脚、做按摩。生病时,他极少去看西医,感冒特别难受或者要应急时他会去看中医,平时家里有人感冒,他会拿生姜红糖葱白熬水,俨然一个养生大师。

现在,佟大为对养生已经快到了有强迫症的地步,他爱喝养生粥,即使是外出拍戏,也会带上一个小电炖锅,每天煲上一碗。无论怎么忙,他都尽量做到夜里12点之前上床,早晨8点起床。起床以后,前一晚煲上的养生粥就可以吃了。所谓的养生粥,是指将红豆、黑豆、黑米、小米等五谷杂粮,放在一起熬制。“养生粥因人而异,可以根据各人体质增加一些核桃、黑芝麻、绿豆等等。但绿豆性偏寒,不适合冬天吃,而且绿豆不适合体质寒凉的人,我就不太适合多吃绿豆。”聊起养生话题,佟大为头头是道。

只要是有时间,佟大为就会见缝插针地践行自己的养生行动。坐飞机时,他会给自己按按穴位,背台词时也会活动下手脚,出席活动前在后台,他都能耍两手太极。拍《中国合伙人》时,大家吃过午饭聚在一起聊天,每次佟大为聊到了一个时间点时,都会突然冒出一句,“等会儿,我睡一觉。”说完两眼一闭,往沙发上一靠就不动了。邓超、黄晓明等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佟大为对此很坚持,“睡子午觉嘛,子午时分一到就得休息下,5分钟也好。”

 

“慢生活”男人让家更有爱

相比电视剧里的花花公子形象,现实中的佟大为实在是个模范丈夫。身边的艺人很少喜欢带着老婆出席活动的。可佟大为每次出席活动,必定是娇妻在侧。不拍戏的日子里,佟大为就会和关悦待在家,时不时享受一把自己的“慢生活”,煮汤做饭练太极,小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从认识到现在,佟大为和关悦的感情已经走过了12年。当初和关悦谈恋爱时,俩人更多的是去西餐厅约会,去商场闲逛,如今,他们的相处方式变得更家居了。最喜欢的活动是在家做太极中的“抻筋拔骨”,有一点儿像瑜珈,在抻筋的过程中把全身骨节拔开、关节盘活,同时把筋、骨、肉、皮分开,周身松透,而且也保证了身体的柔韧性。

有空时,佟大为也会拉上关悦去小区的楼下打太极,一开始小区的人看了会觉得奇怪,太极这么慢的运动不应该是年轻人喜欢的,而且还是一对明星夫妻,但看了几次也就见怪不怪了。

日积月累下来,就连以前从不注重养生的关悦,也俨然成了半个养生专家,买菜时会尽量找一些没有污染的青菜,多吃根茎类的蔬果,因为这样的蔬菜化学污染少,吃起来更健康。

2008826,女儿的降生让这个家变得更为圆满了。一谈起这个机灵的小大人,佟大为的眼里便瞬间充满温柔。他甚至想到女儿成人以后的事儿,称一定不会干涉女儿谈恋爱,不过论及婚嫁时还是会严格把关,“虽然还要20多年才把女儿嫁出去,但现在想起来就会伤感,自己从小抱大的,到时就要给别人抱了。”

其实,最初这小两口并没做好迎接下一代到来的准备,他们希望能够多享受几年二人世界,结果突如其来的女儿改变了原有的计划,让他们得以迅速成长。

女儿的出生让佟大为和关悦在彼此心中的地位都自动“下调一级”,同时也给家里带来了更多欢乐。

2011年,佟大为拍《金陵十三钗》时,在北京和南京之间来回往返,经常“三过家门而不入”。有一次,关悦带着女儿去剧组探班返程时,关悦在机场说:“跟爸爸拜拜吧。”佟大为女儿就特别乖地跟他说:“爸爸再见,你要注意安全。”

没有任何人教过三岁不到的女儿说这句话,她脱口而出。那一刻佟大为突然意识到,自己肩膀上担着一个家的责任,不过,即便是责任,佟大为也觉得很欣慰,对于佟大为来说,婚姻、家庭、老婆孩子是他的一种信仰,能够为她们负责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没有让我多出一丁点儿负担,相反的,都是快乐和甜蜜。”

平时佟大为很喜欢谈《易经》,在他看来,《易经》是按“顺势由心”的程度来权衡每个人的“贵贱”,简单来说就是表达真实内心。越是能由衷地说话做事的人,越是高尚;越是违背自我的人,越是低贱。身处在浮躁的演艺圈,难免有言不由衷、身不由己的时候,当繁复的生活捆绑着自己无法抒发苦闷时,生命中有了女儿这个“天使”,让佟大为能够回到“说真话”的状态。

谈到教育方式的问题,佟大为一改幽默的风格,严肃起来:“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我会严格要求自己。希望她能学到我们身上的优点,所以我们会尽量减少自己身上的毛病和缺点。”话是这么说,但佟大为还是摆脱不了一个父亲的温柔,“其实也说不定,要是她一撒娇,没准我就投降了。”

近两年佟大为接戏的数量比以前少了,而且更注重质量,这其中最大的因素是他的家庭。演戏是一件需要演员掏心掏肺的事,如果总是真诚地在演,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总有掏空自己的一天,所以佟大为也在寻求突破,“我这两年也开始注意锻炼,比如武术、太极、站桩。学几个动作,只要自己拿出时间练,半个月就能看到效果。我在演员和朋友圈里都算是注意得早的,我现在是一家之主,而且真的过得很幸福,如果因为自己不在意,出了什么事,家人都会痛苦。健康这事,其实是对家人的一种负责。”

其实,结婚、生子、养育……这些都是每个人生活中必经的阶段,充满了美好,尽管这些一望而知的人生路偶尔会单调到无聊,但总有一些况味可以让我们坚定地走下去。就好比佟大为和关悦契合的幸福气场,总是能让身边朋友受到感染并发自内心向往,让人相信,为人父母洋溢着一种细腻而幸福的滋味。

 

生活比艺术更神圣

和佟大为合作过《中国合伙人》的导演陈可辛说,佟大为是他见过的所有演员里最热爱亦是最擅长养生的人。因为喜欢看一些养生方面的书,以至于见了人,发现不好的习惯他都要劝人家改过来,大家一有养生方面的问题就会主动来请教他。

这样的好人缘让佟大为在哪里都深受欢迎,在不少剧组,大家一提到身体不舒服,第一反应不是找医生,而是找“佟大为”,因为他一准儿有办法,刮痧,按摩穴位……很多方法听都没听过,但效果往往奇好。导演滕华涛还曾发现佟大为的一个特殊爱好——夜间走路,他经常半夜三更出门暴走,最长的一次走了3个多小时,让大家差点去报警了。

养生让佟大为也交到了不少圈内好友,有一次黄奕在片场抱怨说减肥好辛苦,佟大为就告诉她每天要敲头五六十下,然后肚子撞门50下,一个早上大概从头到脚都整理了一圈,这样还可以减肥。那时候在片场,黄奕就经常看到佟大为不是在搓耳朵,就是在捏手。至今一想起佟大为,黄奕都会忍俊不禁。

2010年,拍电影《财神客栈》时,听说知名武打明星何家劲也很擅长养生,佟大为就每天跟着他学习如何保持最佳状态。原来何家劲平时很注重调理身体,还喜欢教大家养生,每天早上该吃什么,中午该吃什么,又要泡个什么茶喝都有讲究。每天还去跑楼梯,比他年轻的谢霆锋等一大批人跟着他去跑,可是跑到一半全都不见了,只有何家劲还在跑,他体力最好。这让佟大为深受鼓舞,并觉得坚持养生与锻炼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不仅如此,他也热衷思考工作与生活的关系,“即使我演一万部戏,戏里的生活也不是生活的全部?演戏不是我的全部,我说过为了爱情我可以完全放弃演戏。我不想因为演戏,不想因为在剧中体验一种生活,而耽误自己的生活。我只是把生活看得比艺术更神圣。”所以在选择剧目的过程中,日益成熟的他把个人感受摆在了片酬的前面。

思考不仅可以取长补短,还能让人快速地成熟起来。2011年底,经过一番筹备,佟大为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关悦做起了夫妻档老板。成立工作室,对佟大为的改变之一就是可以相对自主地安排时间,不用一年到头都在外拍戏。

养生可以让人减少心火,人往往不知不觉间也会变得温润。三十多岁的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我们经常听说某某明星耍大牌,打架闹事的新闻,但这些新闻绝不会发生在佟大为身上——他实在太像一个老人家了。在佟大为工作室的员工眼里,他是个各方面都很照顾人的老板,极少发火,大家在生活上有烦恼时他会耐心倾听、给建议,家人生病他会帮忙介绍大夫,买车买房时,佟大为也会在经济上给予赞助。之前,他的宣传总监在前往片场的途中出了车祸,人虽然没事,但车碰得很厉害,即使修好也没法继续开了,佟大为主动赞助一笔钱,帮他的宣传总监换了一辆新车。

从出道至今,佟大为已经演了十多年戏,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心态日趋平和的他看待万事万物的目光也变了许多,“举一个小例子吧,以前我在小区跑步的时候,真的是纯粹跑步,但现在我会仔细看小区的每一个角落,哪又有一朵小花开了,哪有什么变化了,其实从不同的角度看,很多地方都是很美的。”他逐渐知道要留心身边的东西,用心去欣赏身边的风景。在这个追求快速的年代,大家都步履匆匆,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事物,佟大为却开始坚持走得慢一点,让灵魂能够跟上身体的步伐。

就连梦想,也在这些年间发生了变化。

早在20年前,年幼的佟大为常想,长大后一定要像爸爸一样做一个警察,能够顶天立地,能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想到阴差阳错做了演员。现在,佟大为时常在想,如果不做演员的话,他很有可能去学习国学,成为一名出色的中医,不过这个想法估计很难实现,所以他把期待放到了女儿身上,“让她圆满我的遗憾,也挺不错的。”临近采访的尾声,佟大为笑着如是说。

 ===================================================

 

刘墉:孙子孙女是别人的孩子

本刊记者|付洋

在中国,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老人:他们一心扑在儿女身上,想方设法地把儿女拴在自己身边,企图掌控儿女的人生;等儿女成家生子后,他们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孙辈身上,百依百顺,娇宠溺爱不说,甚至越俎代庖,想要取替父母的地位……

老人怎么爱,才能不越界?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著名作家刘墉,一起看看这位智慧的老人,是如何做父亲,做爷爷的。   

 

 

再想抱孙子,

也绝不逼儿子结婚

 

在刘家的传统中,抱孙绝对是一件大事。刘墉还记得,当年自己高考刚一放榜,母亲看见榜单上有儿子的名字,就马上对他说:“走,我给你做两套西装!”刘墉受宠若惊地问:“为什么呀?”母亲理所当然地回答:“穿上西装,你好去交女朋友啊。人家李妈妈比我小10岁,都抱孙子啦!”或许是因为受到母亲的“鼓励”,刘墉上大学期间就结婚了,22岁生下儿子刘轩,让母亲早早实现了“抱孙”梦。   

然而,刘墉自己却等了很多年才抱上孙子。儿子刘轩一直拖到36岁才结婚,比老爸足足晚了14年。孙子、孙女出生后,刘墉曾对刘轩抱怨说:“如果你像我那么早生孩子,我早就可以跟他们一起打羽毛球了!”

虽然等孙等得很是煎熬,但是刘墉和太太,却从来没对儿子逼过婚。刘墉说:“对于刘轩的婚事,我的态度是既积极,又不积极。积极的是,我和太太真的很渴望抱孙子;不积极的是,我们要尊重每个个体。结婚是儿子的事情,我不能多过问。他没有找到自己认为 ‘对’的结婚对象,我怎么能硬逼呢?硬逼出来的婚姻,能真正幸福吗?”

不仅如此,刘墉还能苦中作乐,努力看到其中的积极意义。当刘轩和女友的马拉松恋爱谈到第7年时,刘墉兴致勃勃地和太太一起讨论:“嗯,他们能在一起7年,这里面就有学问啦!他们身上肯定有对方缺少的东西,所以很对劲,否则,怎么会在一起混7年?”太太也笑:“是啊,人家结婚的还有7年之痒呢!不合适的早就跑了!”

等啊等,终于有一天,刘轩跑过来说:“老爸,我们想结婚了!”刘墉马上说:“好,好,我马上去给你提亲!”谁都没想到,思想开放的刘墉,居然采取了中国最传统的缔结婚姻的方式—上门提亲。除了是著名作家以外,刘墉也是一位出色的画家,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他的一张画刚在保利香港卖了138万港币。当天,他精心画了一幅山水画,装裱好,配了画框,提亲时送给亲家公。一般来说,画家是不给人装裱和配框的。至今,那幅画还挂在亲家的客厅墙壁上。刘墉开玩笑说:“我想,这幅画亲家公肯定不会拿去卖掉的,哈哈!”刘墉的“提亲”,让亲家非常满意。虽然他们的女儿曾经留美多年,但这个家庭还是很注重传统文化的。

刘轩结婚后,传统的丈母娘强调,女儿生完孩子一定要坐月子。刘墉和太太在美国生活多年,周围的白人邻居没有一个坐月子的。太太40岁生女儿刘倚帆时也没坐月子。生完孩子两个礼拜就出门买菜,那时候外面还是冰天雪地呢。没坐月子,太太的身体居然比原来好得多。从那以后,刘墉认为,在营养充分的情况下,没必要坐月子。

但是,因为要尊重亲家母,孙女千千一出生,刘墉的太太就回台北给儿媳坐月子。儿媳当时是在月子中心,房间里有电视、冰箱、空调,营养师精心调配月子餐,还有中药滋补,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这一切都让刘墉叹为观止:“嚯—我可长见识啦!”隔着月子中心的玻璃窗,刘墉第一眼看到了小孙女,那种幸福的滋味简直难以形容:“我终于抱到孙女啦!”

彼时,刘墉已经61岁。

 

 

孙子、孙女是“别人”的孩子

 

孙女千千和孙子子川的陆续出生,让刘墉的生活充满乐趣。在台北,刘墉和刘轩住门对门。每天吃完晚饭,孩子们就会过来找爷爷玩。还没进门,两个孩子就会拖着长长的童音,在门口欢喜地叫:“爷爷—核桃!核桃—爷爷!”刘墉家里的核桃是从老家临安寄过来的,孩子们很喜欢吃。每天,刘墉都会在桌子上摆满香香的核桃。有时候,刘墉还会打开门,把电动陀螺放在门口转,它不仅发光,还能“哇哇”地怪叫。孩子们一看见,高兴得不得了!刘墉经常得意地向太太炫耀:“看,孙女和孙子都喜欢爷爷哦!”

刘墉的腰不好,抱不动孩子。一边坐在按摩椅上按摩,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小鬼玩耍,这是刘墉每天最重要的娱乐。快4岁的千千会拿着故事书,讲给弟弟听;姐弟俩也会一起抢玩具,一下吵,一下哭……仿佛看马戏团表演一样,节目精彩纷呈。儿子和女儿从没一起玩过,这曾经是刘墉心中多年的遗憾。在长达17年的时间里,儿子刘轩都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一起玩;而女儿刘倚帆出生后,因为和哥哥年龄差得太大,玩不到一起去,更喜欢一个人安静地看书。

对于孙女和孙子的教育方式,刘墉也有新的感悟。刘轩和倚帆小时候都能背很多诗,认识很多字,这个事还曾经被台湾的媒体报道过。但是刘墉后来发现,孩子长到十几岁时,却背不出两岁时背过的东西。

“对于死背的东西,我们是否要让孩子早早开始?是否要拿孩子的‘聪明’秀给亲朋好友看?我觉得,从教育的角度,要给孩子更多玩耍的空间,更多想象的空间,更多美的陶冶。”刘墉说,不光是中国,美国的教育中也有死板的东西。女儿刘倚帆在美国上幼稚园时,试卷上有一道题:“鸟住在哪里?”刘墉曾经带着女儿观过很多鸟,有的住在树上,有的住在岸边……所以,她写的答案是“住在很多地方”。老师说错了,标准答案是“住在树上”。刘墉为此还去找老师抗议:“你把我女儿的创意拿掉了!”

经过对儿女教育的反思,刘墉把自己教育理念中死板的东西都淘汰掉了。他没有再教千千和子川背诗;教千千认字,也不是刻板地死记硬背。他会先画一幅画,然后让她去充分地想象,这就是文字学。刘墉觉得,认多少字都没有关系,关键是让孩子感受汉字之美,发展想象力。没有想象力的人,看见“大”就只是“大”;有想象力的人看见“大”,就会想象出一幅生动的画面:一个人站着,两只胳膊伸得长长的,两条腿叉开,一副很自在的样子。“玉”是3块美丽的石头,被一根线连在了一起;“采”是一只手伸向一棵树;“旦”是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友,是两只手朝同一个方向……祖孙俩,你画我猜,玩得特别开心!

刘墉说:“现在的世界变化太快。孩子不是赢在起跑线,而是赢在创意。你看,马云创造了光棍节的双十一抢购,多有意思!我希望孙女和孙子也能够有创意,因为未来的赢家一定是这种!”

虽然刘墉和孙子、孙女关系亲近,但是,他们并不是天天腻在一起,而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道理,刘墉是从太太身上学到的。

千千和子川出生后,太太用手机拍了很多照片。回到美国,她动不动就掏出手机,秀给亲朋好友看。刘墉忍不住对太太抗议说:“你不要总是秀照片,这样,我会想他们想得受不了!”没想到,太太马上说:“你的儿子在台北,你的女儿在北京!孙子和孙女是别人的孩子,他们不是我们的孩子!”刘墉不服气地反驳:“要是没有我们,哪有他们?”太太却说:“隔一层,就是隔一层!孙子和孙女,是儿子和儿媳妇的孩子。你不能够抢你儿子和儿媳对孩子的爱;更不要奢望孙子、孙女爱你会远超过爱他们的父母。他们将来能够好好地爱自己的父母,就已经很好啦!”刘墉想了想:“咦,太太说得没错哦!”被太太如此“教育”一番后,刘墉很快调整了做爷爷的心态,时时用 “别人的孩子”提醒自己不要越界。

在中国,老人喜欢把孙子女留在身边,甚至希望孙子女最爱的人是爷爷奶奶;哪怕爷爷奶奶离开人世,孩子心里也要永远惦记着。刘墉的母亲就曾经问过刘轩:“奶奶死的时候,你会不会哭?”刘墉不认同这种心态:“我们做老人的,难道希望自己离开的时候,孩子一直哭,永远伤痛欲绝吗?老人和孩子可以亲,但是不能腻!如果孩子与我太黏、太亲近,我就要想想,将来我死了,孩子要承受多么大的打击和痛苦!哪怕为了孩子们好,成熟的祖父母或父母,都应该和孩子保持适度的距离,让他们将来能够接受自然的分离。”

在台北居住时,对于儿子、儿媳的养育方式,刘墉给予了完全的尊重,从不干涉。他相信,儿子和儿媳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因为孙女是 “别人”的孩子,无论刘墉教孩子什么,都会先征得儿子和儿媳的同意。现在,千千已经快4岁了。这些年,刘墉与儿媳唯一的分歧,是不赞同千千上贵族幼儿园。他认为,接触不同阶层的小朋友,可以让孩子更有同理心。刘轩是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非常了解儿童心理。和妻子沟通后,刘轩愉快地接受了父亲的建议,千千下学期将会被转入附近的公立幼儿园。刘墉说:“作为爷爷,我只是提个建议。假如儿子和儿媳坚持让孩子上贵族幼儿园,我也不会强迫。毕竟,那是‘别人’的孩子。”

同时,刘墉也把陪伴孩子的时间让给儿子和儿媳妇,而不是想方设法地占有,去跟儿子和儿媳抢孙子。有时候,刘墉独自坐在家里,听见对门儿子家传来一阵阵欢呼:“快穿衣服啦,快把东西收拾好,咱们今天出去玩!”然后是“叮里咣啷”的开门声、关门声、走路声、跑步声、拖行李箱时的轱辘声、孩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听着那么热闹,刘墉也会有一点儿寂寞,但是心里却很高兴。因为,年轻的时候,他也曾经把母亲一个人留在家里,自己带着孩子出去疯玩。兴尽回家时,却看见母亲独自坐在灯下,偷偷地用袖子擦眼泪……

刘墉说,听起来或许有一点点残酷,可这就是爱的本来面目:爱是一代代向下传递,指向未来的。如果一个人爱父母,远远超过爱自己的伴侣,或者远远超过爱自己的孩子,他的父母肯定会很高兴,但是,这不符合人类发展的方向和爱的必然规律;他也会距离幸福越来越远,因为他会一辈子走不出父母的那个家,也经营不好自己的小家。

 

 

年岁大了,更要好好地爱自己

 

儿子一家在台北,女儿在北京,刘墉和太太大半时间在美国。现在,一家人相聚,很不容易。有时候,刘墉想念孩子们,也会主动问太太:“孩子有没有来电话?儿子好吗?女儿好吗?孙女和孙子都好吗?”太太一派悠然地回答:“没有电话哦。不过,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嘛!”刘墉听了之后,就会这样安慰自己:如果总打电话,孩子们可能会嫌烦;不常打电话,孩子们反而会惦记自己。这样也不错!

刘墉感慨地说:“老人的心,总是那么矛盾。我希望看见小鸟在空中飞翔的影子,又希望它能够成为翱翔九万里的大鹏;我渴望孩子回家,但也知道孩子是为世界而生的,孩子的脸会望向远方;我还知道,孩子的脚步会走得比父母快。开始是跟着父母走,背着、托着、抱着;后来是拉着、扯着、拽着;再然后是和父母并排走……直到有一天,孩子走到我们的前面。我们这些老人家拼命地赶,也只能看见他们的后脑勺。但是,我不希望孩子总回头。如果总回头,他们能够走得快吗?搞不好要摔跤的。如果孩子一辈子腻在父母身边,老人会很高兴,可这对他是好的选择吗?‘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矛盾的是私情,不矛盾的是公爱。我会带着祝福的心情,欢迎他们回家;如果他们没时间回家,而我又实在想念,就去孩子身边待几天。”

对儿女如此,对孙子女也是如此。想孙子和孙女了,刘墉就会和太太飞回台北的家住几天。每天下午,亲家母都会把两个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

刘墉爱自己的子女和孙子女,同时,他也很爱自己。“每个人都要爱自己。爱自己,就是爱你的家,爱你的伴侣,爱你的孩子。如果老人自爱,就能够让孩子少操点儿心。”刘墉不会和孩子们腻在一起,既是因为孩子有他们的人生,也是因为他有自己的生活,有很多喜欢的事情要做。他必须关照自己的心灵,好好爱自己。

今年已经65岁的刘墉,坚持每天伏案写作、绘画、看书、写微博……千千和子川,都亲切地叫刘墉“3分钟爷爷”,因为爷爷只陪他们玩一会儿,就又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刘墉笑着说:“我既是个父亲,也是个爷爷。但是,我首先是个男人,所以,我一定会把理想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刘墉的理想,是帮助和教育天下的孩子。年岁越大,刘墉就越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责任感:“在这个世上,还有很多残疾或贫穷的孩子。上天不公,我们就要努力去夷平不公;自己很幸运,不能只抱着这份幸运,而是让别人一起分享这份幸运。”

千千和子川平安出生,刘墉觉得这既要谢谢天,也要谢谢人。因为如果没有天的祝福和人的帮助,任何人都不可能幸福和快乐。所以,2010年孙女千千出生时,刘墉捐了100万元新台币给慈善团体;2012年,孙子子川出生时,刘墉又捐了100万元新台币。除了捐赠台湾的慈善团体,刘墉还在大陆捐建了近40所希望小学。母亲以93岁高龄去世后,刘墉没有按照风俗大办丧礼,而是捐建了10所“慈恩小学”,希望孩子们能够分享母亲的慈爱与幸运。

除了工作和做公益以外,刘墉的晚年生活也别有一番情趣。有时候,他会把给孙女画的画放在微博上,让粉丝们猜字玩;有时候,他和太太开车外出办事,在途中偶遇一段美景,就会马上回家画下来,然后和太太一起共赏;有时候,他去拜访老友,与之一起垂钓、品茗、赏花,偷得浮生半日闲……

“少年夫妻老来伴”,年岁大了后,刘墉越来越依赖太太。刘墉身体不好,又不会开车,如果太太不在身边,他就出不了门。太太也开始把心从子女、孙子女那里收回来,集中放在丈夫身上:“不要写了,你过来休息一会儿;你该吃这个,不该吃那个;你要穿多一些,否则会感冒……”原本性格独立的太太,竟然变得唠叨起来。刘墉像个孩子一样,享受着太太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开玩笑地说:“很多孩子不愿意回家,是因为家里有个厉害的虎妈!我的太太不是虎妈,而是狗妈,而我就是狗爸!早上,她起得比我早,负责看家,让我安稳睡觉;下午,我起来工作,换她去睡觉,我守护着她。我俩各看一半家,合作很愉快!”

刘墉还常把他们的趣事发在微博上,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我每天晚餐后,微醺,被老婆拖去散步,步履蹒跚,目光迟滞,若脑残。不记邻人姓名,惟识得有狗人家,知狗名,且行且唤狗。于是,一路人家诸犬皆吠,好不快意……”

关爱子女而不失尊重;亲近孙辈而不妄图占有;依赖伴侣而留有空间;怀揣着理想去工作;永远保持一颗悲悯自在的心……这些,就是刘墉爱自己的方式。

 

 

 
上传时间:2014-07-16 00:43:46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