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风景”样稿
作者:曹磊

无数次,我以为我和为安的婚姻走不到落牙的时候,可是,一次又一次风波过后,事实证明,婚姻的耐受力不可小觑。

靠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三秋树

我以为,我们完了

结婚第三年,为安和我都感觉得我们的“七年之痒”提前到来。最为极端的事例是他去海南出差半个月,去与回都未与我打任何招呼,我也坚持对他的行踪不闻不问。

然后,他回来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我们因为一件比筷子掉地下还小的事,发生了极为轰动的争吵,我们越吵思路越清晰,然后彼此绝望地发现,这场婚姻毫无存在的价值——一千多个日夜,别的夫妻积攒的都是亲情加恩情,而我们的记忆里却全是对方的不是,从长相到人格,从生活习惯到价值观。每一句话扔出来都是那么的切中要害,每一个字都透着彻骨的凉意。

那夜,我们的决心都很一致——天亮就离婚,一刻也不能等。一夜无眠,为自己在这个无良的男人身上虚掷的时光深深惋惜。我没想到,三年了,我居然嫁给了这样一个对我评价如此之低的男人。离开他,是我唯一的选择。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为安提前上班去了,比平时早走了半个小时。当我发现自己的决心也不似昨晚那般坚决时,暗暗庆幸为安给了我一个婉转的台阶。

中午,他发来短信:老婆,晚上请你去不见不散吃水煮鱼。

我欣然赴约,两人就着那个吃了一万次的水煮鱼顾左右而言他,然后很自然地手牵着手步行回家。没人提离婚的事,仿佛指天发誓非离不可的,是邻居,而不是我们。

 

这一次,真的过不下去了

事实上,真正的难关是在我怀孕两个月时,为安证据确凿地出轨了。我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直觉是,这事儿,没有任何商量与原谅的余地,一离了之。

可是,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纠结。三姑六戚齐上阵,让原本两个人的事,一下子变成了一群人的事。尤为滑稽的是,最后,两家老妈终于赤膊相见,从刚开始互相检讨到最后纷纷为自己的儿子、女儿辩解,直至对对方儿女的讨伐,两个一贯以知识分子自谦的老太太终于斯文扫地,露出泼妇的潜质。

我和为安在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劝和与争吵声中,失笑了——原来世界上任何牢不可破的关系都会有裂缝。我们之所以将这场离婚之战拖了6个多月,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没有下定必离的决心,我们只是在斗气,只是在考验对方的承受与忍耐力。事实上,民政局就在那里,只是我们的决心没有抵达而已。

在这样的过程里,女儿降生了。这个来得很不是时候的小生命,差点要了我的命。由于麻醉药过敏,我只能采取顺产的方式,24小时内,为安先后接到了三次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病危通知,他三次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保大人,并泪流满面地签字。

等到手术室里传来母子平安的消息时,为安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我在夜半醒来,看到他坐在我的床边,双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的手被他握青了。

事实上,当我得知他保大人的决定时,已经心生了原谅,或者说已经不再对他曾经身心出走的事情耿耿于怀。生死一念间,他选择了我,也许对他来说不需要太多考虑,可是在我,这却意味着一份承担,一份介怀与在意。

出院后,我和为安谁也没有再提离婚二字。两个老妈再见,也是对彼此极尽客气感谢,好作一团。日子在狂风暴雨之后的风平浪静中温暖地日复一日。常常,我在阳台上看着他们父女俩在小区里玩耍,我会觉得,这一辈子,与这两个人在一起,很知足很幸福。那次小插曲,那个我曾视之为他终生污点的出走居然如此不足为道。


我们会无疾而终吗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难以一劳永逸吧。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我情感的重心也在向工作转移,当我的事业渐入佳境时,我的得意很快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首先是每日的饭桌上,向来并不挑食的为安不是说菜咸了,就是饭硬了,要么干脆面对一桌子的菜肴,叹息着自己去泡一碗方便面。

接着,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常常以各种身体不适的理由将我留在家里照顾他,或者,要我带着他去各大医院,查完外科查内科,最后还是我医科大学做心理学博导的同学告诉我: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你分些注意力在他的身上。

事实上,当我明白了他的心结之后,心里是有一点点小窃喜的。可是,琐碎而重复的日子很快冲淡了这份感觉。那天夜里11点,我应酬完客户回家的路上便感觉自己在发烧,等到回家时,腹部疼得满头大汗。为安看到后,给了我一粒止痛片,然后呼呼大睡。夜里12点,我再次疼醒,他很不耐烦地扔了两片止痛片,凌晨3点,我疼到直觉问题严重,让为安帮我打120,他迷糊地回了一句:“天亮再说吧。”

最后是我自己挣扎着打了120,赶到医院时,阑尾炎已经穿孔,差点送命。

那些日子,我真的很是心灰意冷。面对为安心虚的道歉,我唯一的感觉就是这婚姻真的很没劲。我可以为他一个小指头麻而将全身查个遍,从大连到上海地折腾,可是,他却在我最危险的时候,给了我三粒止痛片。

出院后,我与为安平静地分居。多年夫妻,我们熬过了为一点小事吵到伤筋动骨的阶段,我们知道一切的优点吵与不吵都在那里,而彼此一切的缺点也不会因为对方的暴跳如雷、不依不饶而改变。真实性远距离地相安无事,还彼此一个宁静的空间。

这期间,我去了云南、广西等等国内有风景的地方,我恨恨地上路——既然男人对不起咱,咱也不能对不起这美好而美丽的人生。我以考察工作的名义潇洒地从这个城市飞到那个城市,走的地方越多,心胸越开阔,为安在我心中的地位也就越渺小,甚至已经微不足道了。

我想,早晚是要离的,但早与晚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我都有能力让自己活得很开心很快乐很自信。

在香港启德机场收到老妈病危的电话时,我整个人就要崩溃了,临时改签,接着是深圳空中管制,飞机晚点,接着是大连暴雨,飞机改停青岛,我乘船赶到医院时,终是没有见母亲最后一面。

后来,父亲告诉我,是为安让要强了一辈子的老妈走得很安详。老妈在10天前突发脑溢血,大面积心梗,抢救了三天三夜,陷入昏迷状态。面对傻了眼的老爸和联系不上的我,为安承担起了照顾老妈的责任,他坚决不肯请护工,亲力亲为地24小时贴身陪护。“你妈卧床无法排便,为安二话不说,动手就抠。那可是一双拨打算盘打电脑的手啊……”“他给你妈讲故事,全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小时候听的故事,你妈没醒,可是眼泪却流出来了……”

从父亲不断哽咽的描述里,我还是很难将母亲病榻前的女婿为安与我的丈夫为安联系在一起。

当失控的我看着他眼含热泪,平静地为妈妈化一个她日常最喜欢的淡妆时,我相信了父亲的话。

为安说:“不经历生死,就永远也长不大。只有当妈轰然倒下时,我才觉得肩头移过来一个担子,那就是责任。责任会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去为别人着想,去检省自己。妈走得不遗憾,不牵挂,不痛苦,我们余生才能不负罪。”

母亲渐行渐远,她用自己的生命催化了我们成熟的速度,令我们终于明白,维系婚姻的,不是金钱,不是孩子,而是两个人精神的共同成长。

如今,我和为安的婚姻依然有你死我活的争论,可是,我们自己心里很明白,经历了那么多的非离不可的大考,我们抵达了婚姻的另一重境界——不管发生什么,不离不弃,更何况,没有哪个人,能像丈夫(妻子)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彼此从青涩到成熟,从狭隘到包容,从青丝到白发。事实证明,婚姻这回事,靠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白头偕老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和为安现在无比热衷于参加别人的婚礼。每当主持人说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时,为安总会小声地加一句:“两段话中间省略十万字以上。”我随即补充:“相当于一部长篇小说的长度。”

是啊,两个原本陌生的人走到一起,共此一生,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浪漫,也最重大,同时也是难度最大的事。白头偕老这回事是有的,首先要相信,其次是盼望,接着就是坚持。再无其他。

 =====================================================================

爱情这件事,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在婚姻里寻找初恋

/三秋树

在房子里建一个家

我和康健的组合是相亲的成果,洞房花烛,春宵一度之后,我们都有几分迷茫,说实话,我都有几分羡慕那些传说中的一夜情,一夜之后,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我们却要以夫妻的名义走完余生。想想,既觉得荒唐,也觉得有些恐慌。好在,海南的风景、旅行团的热闹和紧张而劳累的行程化解了这份半生不熟的尴尬。

但蜜月总是要结束的,回到日常生活,不适还是纷至沓来——家务的分工、回彼此父母家时的不适、日常生活习惯的碰撞,等等,我和康健都拿出自己全部的教养与忍耐,以备安全地度过这段磨合期。这时,好友春明带来了一个无比雷的消息——她离婚了,事实上,她结婚不过半年的时间。在咖啡馆,春明告诉我:“我遇到真爱了。是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人生还有那么长,我必须跟一个我爱的人在一起才能够过得下去。飞蛾扑火也好,弃暗投明也罢,我必须在我还不算老的时候,爱一次,赌一次。”

如果不经历婚姻,我不会对春明这雷人的举动表示认同,但现在的我,十分了解。所以,听完春明的倾诉之后,我只给了她三个字:“我挺你。”然后,她的电话响了,她重色轻友地赴约去了。那背影,没有失婚女子的失落,只有为爱痴狂的明艳。

回到家里,我决定把春明的事情对康健以实相告。那天晚上,我们俩前所未有地聊了很久,然后,彼此都饿了,拉着手一起去煮面。厨房一共有三个电插座,两个坏了,而另外一个恰好在水槽的上方,要多危险就有多危险,于是,我俩开始吐槽所谓精装现房的种种不合理之处。这时,康健话题一转,兴奋地对我说:“人家不是说,考验夫妻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一起装修一个房子嘛。要不,咱换房吧,找点彼此共建、同甘共苦的感觉。”

说干就干,卖房子、租房子、搬家、找新房、装修,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用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事后的微博记录显示——这一年半里,我和康健一共吵了28次架,事实证明,吵吵更健康,我们的很多共识都是吵出来的。比如,新家里的那个酒架,是原本装修设计里就有的,可是,等到酒架安好之后,我们不得不为它去花巨资买酒以做摆设。这时,我大胆地建议将酒架拆除,将那面墙以一张漂亮的风景壁纸代之。而康健则强烈反对,说那样既浪费又影响美观。于是,我给他算了买酒的价格以及一张壁纸的造价,但无果,康健坚持他的想法,被我上升至虚荣的高度,而我一张壁纸的建议也被他用电脑做出草图,以我小家气作结。那场面,眼看着就演变成人身攻击了,我紧急叫停:“一夜时间,看咱俩谁能想出更完美的点子吧。想出来者,可以享受一个月的免家务奖励。”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我俩各自拿出自己的设计草图,然后,惊呆了——我们同时想到把那面墙设计成书橱,并且从网上搜集了大量极具风格的书墙图片。那一刻,我俩都被彼此之间的默契打动了。之前所有因卖房买房及装修带来的不快,似乎都烟消云散了——眼前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相当顺眼。

乔迁新居那一天,搬家公司不小心将我们千淘万选来的餐桌给刮掉了漆,从前都不是仔细人的我和康健同时发出一声惊呼,最后,强烈要求搬家公司的人把东西只搬到门口就可以了。

然后,我俩像搬运工一样,一点一点地收拾。要知道这房子里哪怕小到一个螺丝钉都是我俩亲自挑选的。住在夫妻共建的房子里,我们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用康健的话说:“从小到大,住了那么多房,只有这个地方,让自己觉得特别私有,特别珍惜。”那一夜,谁也舍不得睡,对着新家的角角落落一顿狂拍与合影。是的,这个家的确不够奢华,但对于我和康健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

“你知道,如果跟你离了,我最舍不得啥吗?”我调侃康健。

“当然是这个房子了。”康健机灵地作答。然后说:“先是舍不得房,接着就该是舍不得房子里的这个人了。”

我同意。有房子固然重要,但比这更重要的是,要把家搬进房子里。

 

我们是同窗爱人

在房子里建一个家后,我和康健都觉得光用一个共同的窝捆绑的婚姻也是不牢靠的,重要的是,我们喜欢上了这种寻爱的感觉,于是决定趁热打铁,在已经产生了一定感情的基础上,让这感情升温。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是我和康健一起去看的。说实话,很平常的剧情,尤其是对于像我和康健这样没怎么谈过恋爱的人来说,没有勾起多少青春的回忆与感慨。但我们还是在回家的路上,对对方进行了深度采访,然后发现,其实生命里最初的心动都是曾经校园里的同学,遗憾的是,那些曾经的心动都稍纵即逝了,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过程。等到青春走远,才明白,真乃人生一大憾事啊。所以,看着眼前还留存青春尾巴的康健,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我得从此人身上找爱,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

回到家里,我看电视时,康健打开电脑——很喜欢他这一点,每天都会给自己一个小时的时间,上网易的公开课。一方面,可以锻炼英语听力,一方面,可以上国际顶级大学的课,保持学习状态。看着康健一边听课,一边做笔记的样子,我灵机一闪——何不同他一起学习,做回同窗呢?

我被这个想法激动得快跳起来了,于是,走进书房,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边。可是,他听的是《建筑学》,那连篇的专业术语实在听得我昏昏欲睡。“这位同学,上课可以睡觉,但请不要打鼾和流口水,好吗?”康健甚至还拿来纸巾嘲笑我,突然很有“同桌的你”的感觉,于是,坚持把那节课听完,因为偶尔听懂一个单词而大呼小叫,然后,康健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我拉拉他的手,很有上课时在老师眼皮底下搞小动作的小窃喜与小悸动。

真喜欢这样的小清新,所以,当我提议和康健一起去外面报个英语口语班时,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说:“工作久了,人就变得无趣了。重新当回学生,找点感觉应该还不错。”

每周一三五晚7点,是我和康健同在一个教室里的时光。与那些抱着出国或工作需要为目的来学英语的同学不同,我们纯是为了找到同窗的感觉。只有一个告别校园的人,才会真正发觉,一个人,在教室里认真听讲的样子,有多么可爱。没有人知道,我和康健是夫妻,我们也不坐在一起,偶尔眉目传情。渐渐地,我们跟大家都熟了起来,康健会在大家一起玩时,帮我买瓶水,或者适时地帮助我一小下,于是,开始有同学起我们的哄,我们开始在大家的玩笑里,慢慢走近。有时,连自己都会恍惚——我们难道真的不是初见吗?

同窗是爱情的温床,这话,我信了。当康健在课堂上,微信我“I LOVE YOU”时,婚龄两年的我居然会脸红心跳,然后小声微信他:“ME TOO。”

那段时间,曾经有一个关系非常亲密的同事问我:“李奕,你最近一直脸含情眼含笑的,是不是在搞外遇呢?”我诚实作答:“是的,跟我老公。”

 

将爱情进行到底

一直都有春明的消息,那份让她飞蛾扑火的爱情维持了将近一年,便无疾而终了。但春明说她不后悔,至少知道了爱情的滋味,此后,会因为爱而结婚,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事实上,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走到谈婚论嫁的那一天,也并非青梅竹马就能成为最登对的婚姻,重要的是,我们遇到爱情,能否种植它,就像等待一朵花开那样,用心有之,期待有之,行动有之。

我和康健的婚姻被很多知情人当作是剩男剩女先婚后爱的典范,事实上,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世界上的确有一见钟情这件事,爱情也的确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化学反应,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被丘比特之箭幸运地击中,所以,永远不必为没有遇到爱情而沮丧,爱与不爱,其实都是自找的。

每个周五晚,是我和康健风雨无阻约会的日子,有时一起去泡吧,鼓动对方主动出击去跟陌生人搭讪,有时会临时起意,租一辆车子去邻城,在别人的城市里生活两天,有时,去财经大学里上自习……日子,还是锅碗瓢盆的日子,只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不同,而变得有滋有味起来。

爱情这么好,干吗不好好享受。我们相约——不让日子搅和了爱情,而是把爱情过成日子。爱情这件事,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上传时间:2014-07-16 14:24:1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