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我的爱情始于恶作剧
作者:龙大卫口述 钟 烨整理
她的眼神清澈如水。在她面前,我感到自己有些委琐……




她让我大跌眼镜


2001年9月,我成为北京一所综合类大学历史系的学生。我住的宿舍在一楼。宿舍的窗子正对对着学校饭堂的出入口。每天中午下课,我都和班里的几个男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饭堂,抢先打好饭后,就端着回到宿舍,站在窗前一边慢悠悠地吃,一边评论着那些在饭堂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当然,评论的重点主要是放在那些长像漂亮的女生身上。有时一边评论,还一边故意发出粗鲁的笑声,弄得那些漂亮女孩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急急地“扑楞”着翅膀从我们面前飞开。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女孩子从此落入我们设下的“情网”,成为我们的猎物。


这天,我们的注意力被远远走来的一个女孩子吸引住了。


这个女孩子很特别,别的女孩子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只有她,永远是一个人。她的衣裙,也永远是淡素的。她说不上特别漂亮,但身材玲珑,五官清秀,一张素净的脸上,一付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很久以前,我们就注意到她了。只是粗鲁如我们也不忍惊动她罢了。我们还暗地里了解到,她是物理系大一的学生,叫苏小晶。


我的“死党”汪波一脸坏笑,对我说:“大卫,你不总是自诩在情场无往不胜、无坚不克么?如果你能把这个苏小晶‘拿下’,我就服了你。”


我满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不出一个回合,我就会让她乖乖地跟我走!”我回过身,倒掉吃了一半的饭菜,用水胡乱冲了冲饭盒,一纵身,从窗子跳了出去。再回头向那几个等着看热闹的坏小子摆摆手:“等着瞧。”大踏步地迎着那女孩走去。


“你好。”我站在她面前,调动起全部的面部神经,微笑着说。我知道这个微笑的“杀伤力”,还从来没有女孩子能逃得过它。


“你好。”苏小晶与我擦肩而过。她的眼神依然清澈如水,平静如水。看来,我的微笑没能“蛊惑”住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我相信,在这所大学里,几乎没有人不认识我。这是因为,我是校篮球队队长、足球队的前锋。


出色的运动天赋,帅气的长相,富裕的家庭背景,再加上时不时地上演一出恶作剧,使我已成为这所院校里最著名的人物之一。无数的女孩子为我而倾倒。像苏小昌这样面对我的微笑和问候不慌乱、不情迷的,还从来没碰到过。我好像听到身后的几个哥们儿,正发出哧哧的嘲笑声。现在,轮到我心里也有点儿慌了。


我振作了一下自己,紧跟着苏小晶进了饭堂。


饭堂里,吃午饭的学生们已经排起了长龙。我紧走两步赶上苏小晶,仍然使出我的“招牌式”微笑,把手一伸,对她说:“把饭盒给我。”


苏小晶直视着我,平静地说:“谢谢,我自己可以。”说完,她就站到队尾排队去了。


再一击仍不中,对我来说,真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我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回过身去。那几个哥儿们已经尾随进来,见我铩羽而归,竟纷纷鼓起掌来。我回到他们中间,注视着苏小晶的背影,只说了一句:“这个女孩子,还真有点意思。”




开一个Party戏弄她


我决定戏弄一下苏小晶,因为她让我跌了“跟斗”。


我了解到,苏小晶每个周末的晚上,都要去校园餐厅打工。来自苏州的苏小晶,也许家境相当贫困吧?我眼珠子转了转,一个主意马上就来了。


我找到校园餐厅的经理,对他说,这个周末,我们几个哥们儿想在校外开一个Party,请他帮忙备下丰盛的酒水和自助餐。


餐厅的经理跟我很熟。他知道我们虽然爱疯爱玩,但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再说,又有大把的钞票赚。于是,他答应了我的要求,把苏小晶派给我们,做Party的服务小姐。


在北京亚运村,我母亲买下一栋300多平方米的别墅。这些天母亲外出,空出了别墅,刚好可以让我开Party。


Party订在周末晚上8时开始。7时整,校园餐厅的送餐车准时停在别墅前面。有两个工人将一箱箱的酒水和食物搬了进来。苏小晶,也一身淡素衣裙从车上姗姗下来。


她步上了别墅的台阶。我站在台阶上,双手插在裤袋里,闲闲地望向她。她抬头望见我,微微有些吃惊。


我说:“今天晚上,要辛苦你了。”态度有些居高临下。毕竟,我是别墅的主人,她则是今晚的雇工,我没有理由不居高临下。


“没有什么,这是我的工作。”她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注视着我,我忽然感到自己有些萎琐,有些不堪,这种感觉没让我收敛自己的行为,反倒更坚定了我戏弄她的决心。我甚至想羞辱她,因为在她面前,我会没来由地自卑。这一点,如果我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


苏小晶很快熟悉了环境,她向我问清今晚客人的人数及我大致的想法,就动手忙开了。她做起事来也是安安静静的,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这时,客人们三三两两地来到了,她闪到一边,垂手立着。她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个服务小姐。


我一边接待客人、与他们谈笑风生,一边不时地留意着苏小晶的一举一动。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其实用不着这么在意她,她不过是今天晚上我们恶作剧的对象而已,跟以往我们这群“死党”一起戏弄别人没有任何区别。可我的心就是不听使唤,时时留意着她的举动。也许,这跟几天前她让我大去面子有关吧。


酒会开始,音乐响起来了。男孩子和女孩子们开始跳舞、唱歌,开始大声地吵闹喧哗。我一边请一个女孩子跳舞,一边把目光不时地瞟向苏小晶。只见她安安静静地穿梭在人群里,不时为客人们满酒,递纸巾。几乎客人们的每一个需要,都被她照顾到了。没有男孩子上前请她跳舞。因为事先他们就知道了这个姑娘是今天晚上的恶作剧对象。


我暗暗地想,如果把苏小晶那柔软的身子揽进怀里跳舞,该是什么感觉呢?这时,汪波走过来,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机械地点点头。


只听“叭”地一声脆响,汪波把酒杯摔到地上。一刹那,所有的客人都停下来,纷纷望向汪波。这是我和汪波事先设计好的,把酒杯摔在地上,身为服务小姐的苏小晶就不得不弯下身子,甚至跪下去,一块块地将所有的玻璃碎片都捡起来。你傲气什么?本少爷就是要杀杀你的傲气。


苏小晶慢慢走过来。水晶玻璃杯摔成的碎片四散在客厅的每个角落。在大家的注视下,只见我们的同龄人苏小晶弯下身子,一块块地寻找着碎片。她仔仔细细地寻找着,真的跪下来到酒柜下面、沙发底下找寻碎玻璃片。所有的人都不说话,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但没有人走上去帮她。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冲动:走过去把苏小晶从地板上抱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她跪在地板上的样子,令我的心隐隐作痛。


苏小晶终于结束了她的寻找。她从地板上站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她对大家点点头,捧着那些碎片,到厨房去了。


我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这时,汪波过来问我:“怎么,心软了么?你不是爱上她了吧?”


我立刻强硬起来:“笑话,本少爷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心软。”“那么,下一个‘节目’照常进行?”我点点头。


我穿过大客厅,拨开乱舞的青年们,向站在客厅另一个角落里的苏小晶走去。


“请你跳个舞,好吗?”我相信,此刻我的表情是温柔的,我的邀请也是真诚的。


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答应我,答应我的邀请吧。如果苏小晶答应了我的邀请,我敢保证,下面那羞辱人的一幕就绝不会发生了。可是正如我们事先料到的,苏小晶没有答应。


“对不起,我正在工作。”苏小晶注视着我,平静地回答说。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这个不起眼的姑娘当众拒绝,我恼羞成怒。魔鬼“腾”地一下占据了我的心。我慢慢从裤袋里拿出钱来,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崭新的钞票,递到她面前,说:“陪我跳一曲舞,只跳一曲。”——这一幕,也是我和汪波事先“设计”好的。


泪水慢慢涌上她的双眼。我冷酷着心肠,接着说:“你当服务小姐,也不过是为了钱。这一晚,你老板给你多少钱?现在,我请你陪我跳舞,你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这钱,够支付你一年的学费兼生活费了。”我回过头,对那些围观的人说:“陪人跳舞也是工作么,对不对?难道还有什么不体面吗?啊?”


我的话音没落,就听“啪”地一声,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我的脸上。苏小晶眼里的泪水消失了,只剩下了愤怒。我恼羞成怒地指着她:“你,你……”


她毫无惧色地迎着我的目光逼视过来。直到我的目光软下来,避开她的注视,她才转过身去,拾起餐桌上的餐布,抹了抹手,然后,把那块餐布随手扔到地上,这才慢慢地走向大门外。


她走得很从容,步态很优雅,一如在校园的林阴路上,一个人慢慢地行走,大厅中所有的人,这一刻在她的眼里应该是全部消失了的。望着她那如柳枝般弱不禁风的身影,我突然明白自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外表柔弱的姑娘,其实是凛然不可侵犯的。


这一瞬间,苏小晶彻底征服了我。我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她!




爱在心中慢慢生长


跟无数个女孩子打过交道、一向自诩“阅尽人间春色”的我,第一次品尝到爱上一个人那种又甜蜜又伤感、欲罢又不能的折磨滋味。我把主动找上我的女孩子们一个个打发走了,在心里,一心一意地滋养着我对苏小晶的那份爱情。


因为有了对苏小晶的爱情,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不再从母亲那里要来大笔大笔的金钱去任意挥霍。我不再伙同汪波等“死党”去搞那些无聊的恶作剧。除了足球场和篮球场,我更多的时间出现在图书馆和教室。汪波他们都惊叹于我的巨大变化。我的心里却暗暗地等待着有朝一日,我能赢得自己的爱情。


半年后,我跟苏小晶在校园的林阴路上相遇。我鼓起勇气,真诚地对她说:“对不起,那天的Party,我太过分了。”这话已经在我心里憋了许多。我终于鼓足有勇气对她说了出来。


苏小晶淡淡地说:“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记得呐?”她抬起头,忽然对着我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她的笑容灿如春花:“龙大卫,你好像变了好多,变得比过去好了很多啊。”


说完这话,她就走了。好久,我才缓过神来,那一刻,我心花怒放。


我想,该是我主动出击、赢取爱情的时候了。


2003年2月,寒假结束了。返校后的第一天,我来到苏小晶打工的那家校园餐厅,对老板说,我想利用课余时间来这里打工。老板笑着答应了我,他以为这是我的又一次恶作剧。因为没有人相信,龙大卫会去餐馆打工。


苏小晶对我的到来反应平静。老板安排我和苏小晶一起,在前厅端盘子。他很快地发现,我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很多客人。每天晚上,餐厅里都会出现一些对足球和篮球着迷的学生,他们是我的拥戴者;餐厅里还多了一些花朵样的姑娘,她们觉得,花少少的钱,能够近距离地看看龙大卫,享受一下他体贴的服务,很值得。我也学着苏小晶,心静如水地踏踏实实地做着这份工,并从中找出劳动的乐趣,生活的乐趣。


一个月过去了。这天,老板为我们发工资。我拿着有生以来第一笔靠劳动赚来的钱,去找苏小晶。在餐厅里“并肩战斗”了一个月,我们已经很熟了。


“明天晚上,刚好我们都不用上工。我想请你吃饭。”


“噢,那我先要问问,著名的龙大少爷要请我去哪里吃饭?”卸下防备的铠甲,她有时蛮活泼、蛮可爱的。


“嗯,太贵的我请不起。请你去肯德基吃快餐吧。“我说的是实话。我已经想好了不再向母亲伸手要钱,我要向苏小晶学习,学会自己养活自己。因此,手里这几张薄薄的钱,我要精打细算才是。


苏小晶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从肯德基出来已是深夜了,我们肩并着肩,慢慢地走回学校。


苏小晶突然站住了:”一直想问问你,那天的Party上,我是不是打你打得很重,打得很痛?“她的声音有点儿羞涩。眼神犹如温柔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而在她的脸上,我也读到了一种东西,那就是——爱!


我一把抱住了她……


夜晚的风迎面吹来,身边有心爱的姑娘,我真的很幸福啊。
 
上传时间:2005-04-08 16:24:0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