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才的海派和京派
作者:白羊穆7810
中国媒体精英人物扫描:新闻人才的海派和京派


媒体安都


  新闻人才南北差异很大,有人称为海派和京派。不同的人才办出不同的报纸。
  日报中,北京青年报是典型的京派,南方都市报是典型的海派。京派卖的是观点,是编辑功夫,是文化和聪明(多数时候是文化人的称不上智慧的小聪明),海派卖的是事实,是记者的功夫,是市场的需要,是老实(跟聪明相对)。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这个南北文化交汇之地,既有京派,如武汉晨报;也有海派的,如楚天都市报。令人深思的事实是,武汉晨报快完蛋了,而楚天都市报蒸蒸日上。这是一个启示录。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在中国的文化人中,目前更应该提倡务实,新闻界应该把海派作操作新闻的基础,把京派作为思考新闻的底蕴。
  我这些感慨是看了下面这篇帖子产生的。这篇帖子列举的人物其实主要是精英纸媒体(区别于日报)人才。如果把他们按南北人才分类就更要意思。

  南方以南方周末为主。这张报纸除了勇敢之外,稍有研究的人会注意到它在海派新闻、民间立场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究,筚路蓝缕,业绩辉煌。它在记者观察、记者调查和文化报道方面独树一帜。这是沈颢任南方周末要闻部主任期间最大的功劳,这是至今新闻界难以忘怀他的原因。长平(张平)任要闻部主任之后,在海派的新闻调查和新生活报道方面加强了(勇气收敛了一点,但是技术进步了,种类增加了),并且想将海派和京派的优势融合,在钱刚、谢方伟等人的大力支持下,做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基于事实和分析的综合新闻报道,例如著名的《张君案检讨》。这一尝试是非常可贵的,可惜还没有什么成效南方周末就出事了。
  在北方,精英类京派新闻以中国青年报为主,原来叶研、杨浪、王安、卢跃钢都属于这一类,他们的作品大气磅礴,具有文人情怀,曾经风光一时,功不可没,但是他们没有任何市场观念,所以这些东西影响有限,现在又垂垂老矣。自命不凡的三联生活周刊、短命的中国新闻周刊都从不同的方面发挥了京派特色。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三联生活周刊现在也在走南方交融之路,多了很多事实报道,很多业内人士称它继承了南方周末的特色。其实它在事实报道的深度上是远远比不上当年的南方周末的。但是南北交融已显现出甚至当年的南方周末也无法比拟的优势。所以我认为这份名单中应该加入现在新加盟三联生活周刊的编辑记者。
  经济报道方面,21世纪经济报道是典型的海派,仍然是沈颢风格。经济观察报是典型的京派,许知远、迟宇宙都是典型的京派文人。如果经济观察报不吸收海派的优势,必死无疑。据说挣钱挣欢了的财经杂志老板胡纾立,思维是京派的,行动是海派的,所以这本杂志又大气又实在,新闻调查和分析方面比长平主政时期的南方周末更经典。
  而现在的南方周末,南不南,北不北,一堆文字垃圾。这是因为沈颢、长平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值得一说的新闻人才,更不用说思考什么京派海派了。
  本文结束语:南北交融,大势所趋。人才济济,只欠伯乐。

  《南方周末》


  长平——原《南方周末》要闻部主任
  沈灏——原《南方周末》的主编,《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书城》发行人
  张曙光——原《南方周末》副主编,南方都市报副总经理,《京华时报》营销顾问
  朱德付——《京华时报》执行副总编辑
  谭军波——《京华时报》副总经理、发行人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筹办时的人(1993年)

  叶研——中国青年报记者,预计中的社会部主任
  程赤兵——中国青年报记者,预计中的总编室编辑
  杨浪——中国青年报记者,预计中的总编室主任
  毕熙东——体育部主任
  杨迎明——评论部主任
  王安——经济部
  胡舒立——经济部,现《财经》杂志主编
  贺延光——摄影部
  钱刚——主编
  黄集伟——博库总编辑,现在接力出版社
  王 锋——中国先生网创始人,现在新华传媒工场
  刘君梅——《追求》主编,现在编《新世纪》
  卞智洪——tom公司
  刘怀昭——星岛日报洛杉矶主任
  童 铭——中国计算机报
  刘天时——离开之后去了南方周末,现在伯克利大学做访问学者
  严 齐——去编辑《牛顿》
  王 晖——现在新华传媒工场
  张小利——北京晨报
  唐 波——凤凰周刊
  陆新之——《中国证券期货》月刊主笔
  高 昱——《三联生活周刊》主笔,《商务周刊》主编
  黄 河——《中国证券期货》月刊
  郦 毅——新华传媒工场
  张春燕——新东方学校
  胡 泳——环球管理杂志
  小 曹——战略与管理杂志
  文 白——《竞争力.三联财经》视觉总监


  《中国青年报》



  卢跃刚——记者,《大国寡民》作者


  《北京青年报》



  肖培:《北京晚报》社长

  崔恩卿:《北京娱乐信》报社长

  夏鸿:新华在线副总裁

  杨平:《华夏时报》主编


  仔细审视活跃在中国传媒的一线人物,我们会发现,这些人大多集中来自几个地方:《南方周末》、《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其中,《南方周末》出来的人才,涉及了报业的方方面面的位置,尤其是广告、发行;而出自《三联生活周刊》的编辑记者,则更多的是踏足杂志和新媒体,依旧秉承“内容为王”的采编传统;《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同样以内容见长,盛产著名记者;《北京青年报》的嫡系人马,则长于报业的经营管理。
  《南方周末》,早就名声在外,被海外传媒称为“大陆最勇敢的媒体”。关于《南方周末》的影响,我们不必多说。值得注意的是,《南方周末》在以自己的内容和风格深深影响着中国的同时,也以其输出的人才提升了中国传媒界的整体水平。这不能不归功于南方相对开放的办报环境,《南方周末》的新闻人在较为市场化较为开放的环境中一路拼杀,终于开创出了自己的局面,也培养了一批懂营销、擅长广告发行的人才。《京华时报》创办,就借助《南方周末》的人才,以他们为报业经营管理、发行广告及内容采编的核心人物,同时借助资本的力量,《京华时报》打破了北京乃至全国报业的诸多定式。——《南方周末》最重要的优势体现在两方面:敢说真话直面中国社会的胆量和气魄,南方先进的办报观念和办报环境。
  相比之下,《三联生活周刊》培养的人才更侧重于内容方面,也大多足迹于杂志、新媒体及研究方面,多是内容采编和掌控的高手。可以说,他们更具有知识分子色彩,也更注重人文气息和对中国传媒的思辨色彩。毕竟,作为业界知名的新闻周刊,《三联生活周刊》已经树立起了业内的一个高度,但出于各方面原因,毕竟无法像《南方周末》和其他大众化报纸及电视媒体对中国平民大众产生巨大影响,可以说,中国目前还不到新闻周刊盛行并产生巨大影响的时候。这也注定了《三联生活周刊》作为人才炼狱的特点:内容掌控非常高明且有强烈的知识分子和人文色彩,业内知名但并不像《南方周末》这类报纸那样一举一动牵动着中国平民百姓的眼光,作为中国新闻周刊的领先者,它对中国乃至整个传媒业界具有探索先驱的意味和影响,也必将对中国若干年之内的新闻传媒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三联生活周刊》最大的优势体现在:编辑记者自身的素质和充满人文气息的内容采编环境。
  《中国青年报》,以其独特而坚强的背景,屡屡在万马齐喑的时候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它在业界其实相当于另一个《南方周末》,只是更偏重于经济和政治,所影响的,也更多的是那些有志于中国政治、社会、经济机制改革的中国中高层管理人才。相信我们从《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和报道中已经看出了,这份报纸有着一种独特的忧国忧民的情怀,同时又有针砭时弊、敢直面中国政治、经济机制的报道,毕竟它有其他报纸无法与之比拟的政治背景,而这在中国目前的政治报道环境是极为难得的。也因此,《中国青年报》出来的人才,大多是记者。——《中国青年报》,最难得的是,相对较为宽松的报道空间和对中国社会政治环境的话语权。
  《北京青年报》,从一家默默无闻的北京地方小报,很快发展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大报,其主管经营的领导居功至伟。尤其是《北京青年报》在自己的成长发展过程中屡屡调整定位和内容方向,体现了其高层领导在一步步市场化的北京报业市场敏锐捕捉市场的先见之明和把握市场脉搏的功力。事实上,《北京青年报》出来的人才,确实大多是报业的经营管理人才。——《北京青年报》,毕竟是在自己的一步步成长壮大之中,培养出了擅长报业经营管理的人才。


  “北京青年报是典型的京派,南方都市报是典型的海派”

  这是不对的,北青可以称作京派,它是北京都市报的代表,如此,北京晚报是京派晚报的代表,中青则在风格上更接近于《南方周末》式的精英报纸,它身上的“京味”在于其官方色彩,经济观察报是不是也可以看成财经报纸的京派呢?——“侃大山”(抱歉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南方都市报绝对不是海派,何止不是,差得远了。海派都市报的典型代表是上海的新闻晨报——注重实用新闻,没有脏字,消息短小;海派晚报的代表则是新民晚报,九曲回肠,以100字以内的豆腐快著称;海派的精英报纸则是文汇报,不瘟不火,有一点优雅,又有一点矫情。
  号称“做中国最好的报纸”的南方都市报是一道地道的广东菜,很泼辣,经常为一个题目做十几版,每版头条都是通栏超粗黑。这种年青人的张扬在广州很多报纸中都有体现,主要是南方集团:“和他们不同”的南方体育,标榜“我们代表向上生长的力量”的21世纪经济报道,质问“你快乐吗?”并自称“新生活的传播者”的城市画报。
  广州媒体圈最大的特色在于两点:一、人才来自全国各地,这与当地主管部门致力于吸纳外地人才的思路有关;二、人才普遍年青,南方集团30岁以下的处级干部遍地都是。所以,个人认为,广州是中国传媒业最年青的城市,不论是从媒体还是从人才,北京是媒体高低,也是人才辈出,不过没有广州那么活,很难出头,上海则是躲进小楼成一统,安稳,惬意,一步步往前走。
  我1964觉得,以上的这个“黑名单”有些个人的偏好。
  这些列举的好多前辈和新秀,几乎都是社会新闻领域或时政新闻领域的。
  其实,有些只是市民报的“噱头记者”而已,尽管其中的很多人我都认识。
  这个名单很不权威的,有点歧视色彩。
  在目前的中国报界,河南的《大河报》、四川的《华西都市报》、陕西的《华商报》等都是很成功的媒体,难道就没有人才?。而在经济报刊领域里,过去《中华工商时报》的老总编丁望、现在《中国经济时报》的一批新锐,以及《中国经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等一批干将,应该都是中国新闻界里的重要人物。
  新华社和中新社也有很多颇具头脑的新闻人才,如中新社的肖瑞、余东晖等都是圈内的重要记者。转


  1964的结论:以上的这个名单很扯淡,可能是个刚入新闻圈的新人根据自己个人的爱好列出的。

  同时,我倒觉得顶楼的海派和京派的比较很有价值。
  京派出观点,是因为京派往往追求报纸的高度和责任感,而海派由于远离是非很多的京城,缺乏这样的“观点优势”,就以新闻事实取胜。这是很可贵的,也应该是媒体的本能。
  最后的情形往往是这样,海派的新闻事实往往被京派的人把其拔高,而说得很透彻,这是京派人取巧和懒惰之处,却也是京派人的优势,因为京派人中思想者型的居多。换一种说法就是,京派人擅长做编辑,海派人擅长做记者。
  如果,京派和海派在编采上多多的合作,对国内新闻界来说不失为一大幸事。





 
上传时间:2004-08-28 06:08:30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