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的我肚子块抽筋了
作者:september
女的长的相当不错,长发,蛮柔柔的样子。可我现在半点兴趣也提不起来,就是对着她发楞。结束后她发短消息给我,问我是不是对她不满意,我说不是,又问是不是嫌她难看,我说不是,你很好看。结果她就发嗲了一刚!娇声娇气要我明天去找她吃午饭。我说我穷光蛋,她说她来埋单,我说我胃溃疡,她说陪我去医院,我说我没医保卡,她说她来付帐,我么闲话来!
  【逛街】
  今天下午我在健身房里,收到她的手机电话,让我陪她逛徐家汇,我说没空,正在嘿咻嘿咻,她一下子很大声骂我黄色,忽然又小声问我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说是的,我的女朋友就是扩胸器、跑步机等,她一下子愣住了,问我你在哪里,我说在健身房,她“噗哧”一下笑起来了,嗲声嗲气地骂我13点,然后让我快到徐家汇去,我说没空,她说不去的话就死给我看,我说你死吧,反正我也看不到,她又可怜巴巴地求我,我心肠软,一下子昏了头就答应她了。陪她逛徐家汇地铁下面的商场,我就是一个陪客,什么话也没有,她东看看,西摸摸,好像很兴奋,一路问我这件怎么样,那件好不好看,我就是不发表意见,到了快要回家的时候,她再三地逼我说,我看她一直在看那些鲜艳的
  衣服,就随便指了一件素色,说这件不错,想不到她一下子很惊喜地看着我,说我其实注意这件衣服很久了,就是想考考你的品味,想不到你还蛮懂的嘛!吾刚特了
  【划领子?】
  今天没去逛街,偶下午还是去了健身房,手机放在我教练的台子里(我赤膊练)。结果2组动作做好,回去喝水的时候看手机吓了一跳,7条短消息一刚!都是什么“你在干什么呀”“有没有想我呀”之类无聊的话,最后一条好像发飙了,“你是不是不打算理我了1我嘿嘿一笑,索性不回,一了百了!可是正在要去练下一组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接来一听!册那!还是这个女人!她好像很生气,质问我说我为什么不回,我说手机放在教练抽屉里了,没听见。她半信半疑,我说要不把教练叫来听电话,她说她怕的,不要。我说教练很帅的,肌肉又发达。她噢了一声,说有你帅吗?
  我说跟教练一比我就是垃圾桶了。她说她不要帅哥,就要垃圾桶。我说你是不是发烧了?估计她没听清,大概听成“发骚”了,大骂我下流,我搞不清咋回事,她忽然用很软很软的声音说我如果发骚你喜欢伐啦。我说喜欢,她骂了一句流氓,挂了电话。结果还没过10秒钟,就发来一条短消息:你老坏的!想把我教坏啊!我说是的又怎么样?她回了说如果我变成你要的样子,你又不要我怎么办啊?我无语
  【我应该和她说清楚】
  想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应改说跟她清楚!所以我主动打了个电话给她,她听到我声音好像很惊喜的样子,我说你在干吗?她说我在想你。我说你在想我什么?她说就是想你。我沉默了一会,刚想开口,忽然就听见她很高兴地说上次那件衣服她要穿给我看。
  我说你捂蛆啊,那么热的天穿这么厚的衣服。她忽然神秘的问那你想看我的穿什么?可能我有rpwt,我下意识地回答最好什么都不穿。话一出口,顿觉后悔,可她立即接上来说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色鬼!我大怒说我随便说说的,开玩笑的懂伐,别一口一个色鬼的。她笑嘻嘻的说我现在什么都没穿,你来看伐啦?我说不看,我又不是色鬼。她呵呵笑说你不是男人。我又怒说:什么!相不相信我***!她说来呀,来呀!
  我骂了一句:考!愤然挂下电话,忽然想起我这个电话不是要跟她说清楚的吗?怎么……唉,晕了
【峰回路转】
  已经好几天不联系了,我估计她已经死心了吧。呵呵,也好,省得我烦心了。可是朋友今天来找我了,一脸的严肃,我觉得不对劲,就问他怎么了,他说那个女人生病了,还不肯去医院,她爸妈急死了,说完看着我。我心虚地转移目光,说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看着我,慢慢地说你最好还是去看看。
  我现在就站在她的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还不时地咳嗽,她妈在旁边抹眼泪,她爸则盯着我看。我浑身不舒服,说让我一个人劝劝她。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她了。她虚弱的眼睛看着我,眼睛里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苍白的嘴唇轻轻蠕动着。我看了心里难受,跟她说你为什么不去医院?她摇摇头,说不想去。我说有病不去医院怎么行,那不是自杀么!她忽然抓住我的手,满脸希望地看着我,说你陪我去医院吗?我愣住了,说当然可以。
  在去医院的路上她一路抓着我的手,一路不停的咳嗽。我看着心里真不是滋味。去了医院才知道是支气管炎,不过蛮严重,要住院了。她在打完吊瓶之后撑着疲倦、昏昏欲睡的眼睛看着我。说你回来看我么?我说会,天天来。她露出一个浅浅地微笑,睡过去了。我轻轻缩回手,把她的手放进被子,替她盖盖好,轻轻地走出了房间,我知道,她的父母在门口等着我……

【为难啊为难】
  走出了病房,我看见她的父母站在门外。我上前把大致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我们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要求我暂时不要刺激她,无论如何要等她的病好了之后再说。我能不答应么?
  所以我开始了天天跑医院,时间一长,医院的护士都知道有我这么一个“贴心男友”了, 看着她甜甜的笑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直觉我在伤害她。 她终于出院了,挖哈哈哈哈,老子解放啦!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我开始了已经断掉很长时间的健身。可是她呢?则已经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我的“gf”了,我想推还推不掉,不过现在反而没有以前那么粘人了,不过一天50条短消息,2个电话还是要滴,汗~~
  一天早晨,偶还在睡觉,她的电话就来了,她说你在干吗呀?偶迷迷糊糊的回答在睡觉,她好像很吃惊的样子说你还在睡啊?现在都10点了!我说喔?我家的钟坏了。她说钟坏了再去买一个呀,我说我好穷啊买不起啊。她居然说那我给你送钟来吧。我僵特了
  【还好我把持得住!】
  自从她说了要给我送钟的事情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老是唠叨要来我家,吾他奶奶的胸!我当然想法设法拒绝喽,不过她大概看出苗头来了,质问我为什么,我只好说我爸妈封建,看见女孩子要打出去的,她将信将疑,于是把话头转到了我身上,要我去她家,我说我不认识路,她骂我说不是已经去过了吗(我忘了我已经去过了),我说我忘性大,不记得了,她说把地址给我,让我乘差头来,我说没钱,她说她全报销,我说我腿有病,不能走路,她说让保姆来接我!我彻底刚特了!只能约好时间,上她家去了,一到她家,她马上拉我进房间,在我面前转了一圈,说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我看不出来,只能说我发现你是个男的。她大怒说你才是男的呢!我笑道我本来就是男的!她没
  话了,小嘴一撅,坐在了床边,我这时才发现她穿的衣服就是我们第一次逛商场时买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还真不错,我随口说道你这件衣服不错。她笑了,跳起来说你看见了,我也笑道我又不是炳哥。她很茫然道炳哥是谁》我说就是瞎子阿炳。她笑了,忽然搂住我说你坏死了。我一下子僵硬了,没想到她会来这招。她看见我没反应,便又搂了紧些。喔唷,我的妈呀,她那个至少也有34c的胸部贴着我,我好歹也是男人啊,滚烫的感觉一直往下冲。我考!我觉得不对头,想推开她,一推,正好推到她的胸部,她“嗯”了一声,轻轻地说你轻点呀。娘的皮!手感怎么那么好!可我还是得推开她啊,我于
  是抓住她两只手,把她拉离了我的身体,没想到拉得过猛,一下子把她压在了床上,她脸红红的,又抱住了我,跟我咬耳朵说你这个色鬼,说完闭上了眼睛。我傻了,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声音,她爸爸在叫她。我大喜,马上站起来,整理整理衣服,咳嗽一声,装作无奈地看着她。她也好像很可惜的样子,整理了一下出去了。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哎,看来回家要洗冷水澡了!
(1):【厨房的激情表演】
  上次去过她家,险些酿成大祸后,我也怕了她了。暂时不和她多来往,可是她一直不断得找我,我只能偶尔应付应付她。不过她也算蛮强的,居然在财务办公室里也能把脚摔伤!我实在是佩服她,据朋友说是她自不量力要去搬很重的保险箱,结果砸到了她的腿
  上,造成了骨裂。请病假是难免的,结果她在家里也不安分,一直打电话来让我去慰问她,我想想也对,就算普通朋友我也应该去看的,你们说是吧~~
  于是我就去了,她拄着拐棍为我开了门,我盯着她的腿乱看。她被我看得脸红,说你什么?我说你好像还是两条腿啊。她说废话。我表示了强烈的失望。她看了气得要命,又不能踢我。只能在那里闷闷的,她让我进她的房间,为了防止上次那件事情发生,我死都不进去,就站在门外寒暄了几句之后就想走人了,她死活不让,我才不管哩。正想走时,发现她家的垃圾袋里全是方便面的空袋子,我问她你在家就吃方便面啊,她说是的。我说这没营养的,她说这也没办法,自己不会弄,父母又上班,只能这样。我沉默了一会,脱掉了鞋子,进了房间,她大眼睛看着我,不知我想干什么。我打开她家的冰箱,**,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日子怎么过的。我只能那拿了两个鸡蛋,一些葱走向
  厨房。她一跳一跳地跟着我,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厨房还蛮大。我点起火,架起锅,倒上油,拿个小碗开始打鸡蛋,她问道你想干什么?我说你看着就是了。她呆呆地在旁边看着我,我看她站着蛮辛苦,就把她抱到了灶台上,她脸又红了,以为我想在这里那个,可惜我很快就松开了她。于是,我的个人鸡蛋料理表演开始了!我上翻下翻,加上油的滋滋声,气势还甚是恢弘,把她唬得一愣一愣得。很快,一个葱香鸡蛋饼就完成了。我倒上调料,把盆子递给她。她还是不敢相信,我说你吃吃看。她拿起筷子,很小心的
  吃了起来,吃着吃着,忽然眼泪就下来了。我大惊,说不会这么难吃吧。她摇摇头,含糊不清的说,很好吃,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我知道她又想歪了,情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用手抹掉了她的眼泪,拍拍她的头,说别胡思乱想了,我走了。也不顾她的闹腾,径直走出房门。走出来的那一刹那,我长呼了一口气,唉,老实说,我还真有点被她感动了,这怎么行呢!唉,我摸摸肚子,忽然发觉肚子饿了
  【她和别人相亲,和我告白,唉】
  其实啊,女人有时候真像一个小孩子,你给他一粒糖果吧,他会再要第二粒。这不,她这下天天缠着我去她家做饭,嘿嘿,你们猜我去不去?当然是不去喽~~~hoho~~~~
  不过这几天好像安静了许多,我忽然觉得太清闲了,反而没意思。忽然,朋友告诉我她也去相亲了。我默默无语,去就去呗,遇见好的,反而可以解脱我。
  日子开始慢慢恢复正常,我依然去我的健身房。忽然,沉静了2个星期的她又发短消息给我,内容很简单:我去相亲了。我看了莫名其妙,只能回答我知道。她问你有什么想法?我说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去相亲的。她说这个男的蛮好的。我说那就行了呗。她说这个男的也蛮有气质的,我说阿拉乡下人,不懂气质。她说这个男人工资很高。我说我是穷鬼,别跟我谈钱。她说这个男的已经有一套房子了。我说我家已经有一个厕所了。她说这个男的很喜欢她。我说没人喜欢我。她沉默了一会,说可是我不喜欢他,跟他在一起没有和你在一起那么开心,你总是弄得我很气最后又逗我开心。我就是喜欢你
  这个穷鬼、乡下人、巴子、禽兽、色棍……我眼睛瞪大了,各记4把一了

【亲就亲吧】
     自从她上次跟我表白我没回答之后,几乎就天天发消息问我到底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说了先当朋友,免得尴尬,啊哟,她还不肯哩,奶奶的头.一天,她叫我出来说是作个了断,我说神经病啊,又不是报仇,作什么了断,无聊。她不肯,一定要找我出来说清楚,否则就做刚事情给我看。我还真怕她发刚,就答应她晚上在延中绿地见面。我到了那里,老远就看见她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我走过去,她看着我,我说找我出来有啥事啊?她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有些心虚,就坐了下来。她还是注视着我的脸。我被看得难过死了,也转过头注视她的脸,俗称大眼瞪小眼。当然她的眼睛大,我的小。看了一会之后,我就觉得眼睛酸了,刚刚眨了几下眼睛,忽然,她一下子靠过来,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一个热热的,吐着气息,柔软的东西印上了我的嘴唇。我傻了,2秒之后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推开她,又怕像上次一样推错地方,顿时手足无措。她越吻越深,忽然,我感觉到一个湿湿的,软软黏黏的东西伸了过来,我心知不好,这该不会是她的舌头吧,我本能地闭上牙齿,那个小东西在我的牙关上左右抹了抹,发现进不去,这时她的手一下子掐我的后脖子,我痛啊,牙齿不由的张开,她的小舌头一下子伸进去,钩住了我的舌头,我头努力向后仰,想避开她,可是效果并不理想。说来也巧,正当我不知怎么办的时候,我忽然一下子坐了个空,屁股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原来我本来就坐在了椅子旁边,现在经过一番推搡之后我被挤到了地上。我做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她。她的嘴唇红红肿肿的,眼睛里竟然挂着一湾清泓。我傻了,原来的一腔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偶然救美】
     上次在绿地上演了那一幕之后,我看着她的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白皙如羊脂一般的脸颊流下来,滴到了我的手上,也滴进了我的心里。我实在不忍心让她痛苦,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对她的种种无礼的要求也就尽量满足她,不过关键问题偶可是把持得很牢哦
  ~~
    今天,应她的要求到她公司去接她下班,想不到刚进她办公室就感觉怪怪的,很多人神色都不是很对,我问前台她在哪里,前台问我是谁。我说是她朋友,前台马上很激动的告诉我她被老板叫到办公室去了,我很奇怪说你那么激动干吗?前台很小心地告诉我她老板是个色鬼,女孩子被单独叫进去准没好事!我一听,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问清了办公室的位置,拔腿迈过去,可能我的气势比较赫人,办公室前面的秘书都不敢拦我。我在门口听见里面好像有她挣扎的声音,我“砰”地一脚蹬开门,映入眼帘的正是她被一个老头抓住手腕,看见我,她好像很激动,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冲上去,一把分开他们,老头子气急败坏地问我是哪个部门的,我大吼道**你个奶奶部门,说罢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劈头盖脸,没头没脑地砸过去,老头子哀嚎着被我打到了桌子底下,还在叫保安,我不管3721,跳上桌子,把这个老比样楸出来,对他的老脸就是一顿巴掌,老头子被我打的眼冒金星,我还不解气,看见旁边有一个很大的落地鱼缸,我把老头子抓过去把他的狗头按在了鱼缸里。鱼缸里的鱼很有趣地看着这个老东西。
  闷了他一会后,我松开他,老头子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气,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恶狠狠地说下次再这样,老子灭了你!说完拉起她的手走出了办公室,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很多女孩子都向我翘起了大拇指,也很羡慕地看着她。她被我抓着,一脸幸福地看着我。我倒是不管那么多,气都没平哩。事后她问了我为什么会生那么大地气,我看着她笑眯眯地眼睛老半天只能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尴尬啊,我忍!】
     其实啊,我发觉我也不是那么讨厌她,但是让我承认她是俺那口子,倒是还有一段距离,这种感觉大家都懂吧,呵呵~~
  今天又被她拉出来了,据说她的卫生巾没了,让我陪她去买。**啊!本来我是死也不去的,可是她的沉默使我屈服了,为啥米尼?如果她和我破口大骂、甚至和我打架那代表没事,可是如果她沉默,就说明她会做出一些傻事情来了,不过最近她沉默的次数也忒多了一点,是不是吃定了我?奶奶的大便啊!
   上了超市,她拉着我东逛西逛,我尴尬啊,逛到了卫生用品部门。忽然她说她走不动了,让我去拿。这不摆明耍我嘛!我当然不去了!可是她一扁嘴,看着我,我知道她要做出一些事情来了,果然在她要说话之前,我捂着了她的嘴!我恨恨地说:“我去!”她甜甜地笑了。可悲啊!我冒着一群老阿姨的眼睛扫射,涨红着脸去拿了几包,结果他妈的拿回来的时候,她却说拿错牌子了!我大怒啊,可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再去拿了几包,她却在旁边笑的捂着肚子,他妈的
  【地铁里……拉快妈妈!】
  我说啊,这个娘们发起神经来侬还真吃伐消一!今天又发生了一件刚事体!
  最近上海蛮流行《我的野蛮女友》,她看了之后很长时间没有一点声音,仿佛陷入了很
  深的思索!我心里是越来越慌啊,情知很有可能要出事。伐晓得她会怎么样~~ 出了电影院,下了地铁,她好像忽然来了精神,东张西望,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不祥的预兆!果然,她上了地铁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支笔,在地上划了一条线。我不禁哂然,难道她要和我玩全智贤和车太贤的游戏?猜谁的脚先过线就是谁赢。果然,她笑嘻嘻地看着我,刚刚张口想说什么,我马上回断:不来!她看着我,我看着对面的老太婆,目光睿智而坚定!死都不来,太幼稚了!她没辙,忽然滴
  滴答答的抽泣起来,我的大惊啊,车厢里有很多刚刚看完电影的年轻人都看着我们,我顿时涨红了脸,尴尬到了极点!我急忙那面纸捂住她的嘴,低声说:“我来,我来就是了!”她带着眼泪笑了,我恨恨地替她擦干了泪水。她说,右脚先过线我赢,我亲你一下,左脚过线你赢,你……她还没说完,我马上接口,左脚过线的话你给我安安静静的坐着一直到家!她愣了一下,随即答应了。这时她忽然把规则大声的重复了一遍,我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这时,发生在我眼前的情形使我明白了她的用意!车厢里大多是刚刚看完电影的好事的年轻人,每个人脸上都荡漾出笑意,结果很多人马上缩起左脚,迈开右脚跨过了线去,一时之间,人人笑跨,我就在旁边傻眼啦!我靠!她在旁边开心
  了要死,掰着手指头数数,一边还笑着,车厢里成了欢乐的海洋~~这是其他车厢的年轻人闻讯赶来,得知了情况,马上帮了她的忙,人人右脚跨过去,好几个小子甚至单用右脚跳了过去,还对我挤挤眼。我哭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啊! 第二天,我带着被她亲肿的脸起床,翻开报纸,头版赫然醒目:昨夜地铁发生温情一幕,数百乘客助女孩赢得爱情!
  拉快妈妈!
2):【猪八戒娶孙猴子~~】
  传说有一种食物,吃了能让人精神振奋,满身大汗!
  没错,没错!这就是麻辣烫!挖哈哈哈哈……我现在正坐在路边小摊上,前面放着一碗麻辣烫,麻辣烫前还有一碗麻辣烫,这碗麻辣烫前坐着她,她双眼盯着这碗麻辣烫,这碗麻辣烫前还有一碗麻辣烫,而我就坐在这碗麻辣烫前,唉,简单的说,就是我和她在座路边小摊上面对面吃麻辣烫啦~~
  她屏气屏了很久!然后看看我,我会意的点点头,她仿佛得到了鼓励,拿起筷子开始细嚼慢咽,越吃越快,动作也越来越大,最后竟然素性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吞起来,喔,册那,各只女人特辣手来!吃完她那碗之后,一抹嘴,意犹未尽地看着我,哦,不是看我,是看我前面的一碗麻辣烫。我瞪大了眼睛,她讪讪地笑了,不好意思地把我那碗慢慢端起来,一下子就开始大口大口吞。我无语凝噎! 总算她吃完了,我叹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这时我却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她摸着肚皮,笑嘻嘻地看着我,温柔地说:“我走不动了。”我靠!妈妈的,吃起来像前世没吃过的样子,现在却走不动了。我大怒曰:你自己回去吧!她眼睛顿时成了月牙,小嘴也撅起来了,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哀求说:“嗯~~~”又拉住我的衣角左右来回摆动,撒娇一刚!哼,我会吃这一套吗? 哈哈,讲都不用讲的!我当然吃这一套!我就怕人家来软的。我叹气说:“你等着,我去叫车”她还是不依,又开始撒娇。我又怒:“你到底想怎的?”她笑了,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你背我。”**!太过分了。我当然不肯,这不是要被人笑死的么?她却一直嗲啊嗲的,旁边的摊主都过来说话了,你就背她吧,别占着位子啊,前面还有人要坐的。旁边的几个背书包的小姑娘笑着拍手说:“哥哥背姐姐”她倒好,还跟人家打招呼。在舆论的攻势下,我涨红了脸,蹲下来,咬牙切齿得说:“上来1她开心极了,一下子跳了上来,我托着她的小屁股,她双手抱着我的头颈,胸口的两团东西顶着我的脊梁骨。虽然她很重,但是我的手感不错,咦,她的屁股上怎么没骨头?我不由摸来摸去。她一下子在我耳朵边说“你瞎摸什么呀,要摸……也要回去……呀”。我感觉她的脸蛮烫的,像麻辣烫。我怕她会错意,赶快疾步回家。路上接受了路人的注目礼,人们的微笑,唉,真是臊死俺了~~
  【 她要亲手为我做衣服 】
  最近可能她受到什么刺激了,忽然迷上了编织。其实尼,这本来也是好事一件,男耕女织本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可是她却一定要帮我编一件背心,我大骇,急忙道谢,连连说不,可她一句话没听进去,嘴里嘟嘟囔囔的开始在我身上开始比划起来,偶那个慌啊,一动不敢动啊,身上汗埃好不容易等她量完了,我长嘘一声,唉!可她忽然很怪地看着我。我不解,也看着她。她疑惑地说:“你是不是怪胎啊?”我胸闷!下面的话更让我胸闷!她说:“你身材的尺寸怎么和书上写得不一样?难道你是畸形儿?”偶只觉得小腹一阵收缩,喉咙口一甜,一股浓稠的、略带腥味的液体欲脱口喷出。费了好大劲才咽了回去。我喘气道:“书上是标准身材啊,哪里有人这么完美的,数字都一样的
  她歪着头,怀疑地看着我。我被她看得难受,叉开话题:“既然很为难,那就别做了吧”她杏眼一瞪,大怒道:“看不起我?”我急忙回答:“绝无此意1她气鼓鼓的说:“我一定要做!我要让世人看看!连畸形儿我都可以做,还有什么我不能做的?”
  ~!@#$%^&*我哭矮~~

【咨询】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一晃眼,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快”就一个字!“狠”则是另外一个字。 本来以为她为我织毛衣的想法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她真的开始干了一刚!刚刚就打电话来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随口说:“透明”。她噢了一声,挂了电话。我傻在了电话这头!果然!我刚刚挂电话,她又打过来,恶狠狠地说:“干!你是不是耍我!哪有透明的毛线!”啊哟!她竟然会说粗话了一刚!我吃惊不小!只能随口应付一句:“随便
  啦,你喜欢就行了”她没说话,但我听出她在电话的那头“呼哧,呼哧”的发怒呼吸
  声。我不禁莞儿,又问了一句:“你也会骂人啦?”她似乎一愣,回答:“我哪里骂人
  了?”我心想,赖得还真快!随即回答:“就是你刚刚中气十足的那个‘干\’\’字呀!”她好像很无辜的说:“这是骂人么?我不知道呀?我们办公室的男的都挂在嘴边的。我是不是很坏呀,555555”听到她在那边似乎伤心的要哭的样子,我急忙安慰:“没事没事,干不是坏事,你以后可以随时有空来干干的”她似乎还在抽泣:“真的?我以后可以随便干么?”我回答:“可以可以,想干多久都没问题。”她似乎破涕为笑的声音传
  了过来:“好的,那我以后和你说话都先**一下好伐啦?”我大骇,急忙说:“这个就不要了吧~~”她嘻嘻笑:“要的,要的,88”我闷闷地挂了电话,老妈在一旁怪怪地看着我,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唉”我苦笑。这是电话响了,我随手接起电话:“喂?”电话那头传来她高音怒骂声:“无作呸!你以为我不知道干是什么意思啊,说的像真的一样!真不是个好东西!色呸!淫棍!老不死的杀千刀的无作呸!…
  …”咣当!我倒~~~~
【了无痕】
  一直忙,没空健身,最近才刚刚操练起来。色一啊色一!
  则女宁好像也消失了,晓得吾现在撒感觉伐?个就叫做:“大地回春、万物复苏!”挖哈哈哈哈…… 正当我挥汗如雨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放下杠铃,接起来:“喂?”果然是她:“无作呸,侬在组撒?”我册那!我对着手机大声呼喊:“喂?喂?啥宁啊?听伐清爽!喂?喂?……”随即迅速按下了关闭键。呵呵,懂伐啦?过了一会儿,短消息过来了:侬腰痛伐?我莫名其妙,不过刚刚练的时候倒是真的有点痛,回答:有点,侬哪能晓得?她啊了一声,说侬手酸伐?嘿!我刚刚放下哑铃,手倒是真酸,随即回答:酸额,侬哪能晓得?她又啊了一声,说侬浑身大汗伐?啊哟!各记强劲了!我紧张地四处望望,好像她就在身边,确定没人之后回答:是额,侬哪能晓得?她再次啊了一声,说侬脸发红伐?我照照镜子,可能刚才屏得太厉害了,脸的确发红。我暗叫老乱,回:侬哪能全晓得额啦?她回答:昨晚,我做梦,梦见侬像野兽一样额和我那个……我担心你身体吃发消,现在来问问。
  偶欲哭无泪!
  【乔乔相亲记――又恨又爱的小毛衣】
  如果你正在甜美的睡梦中被一通连绵不绝、悠长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会有什么感觉?会不会怒气中烧?不错!不错!老子现在这个火大啊!我穿着一件性感小背心,穿着一条通风小裤衩,拖着一只卡通拖鞋,狂怒地握着电话听筒,而听筒的那头传来她的声音!“喂!”我怒吼一声!手表上显示着现在是凌晨 2 点!应该属于我和神仙姐姐在梦里的活动时间,但现在我却在听她说话!她好像吓了一跳。听起来她的声音也不是那么有精神。“喂,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吓死我了。你现在有空嘛?出来一下。”哈!哈
  !哈!我怒极反笑!这小女人把我吵醒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得叫我出来!我忍住怒气,缓缓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她回答“你出来就知道了”我仰天一阵长笑!娘啊!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我愤然挂下电话。披上外套,看来今天是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我看了看窗外的天气,乌云密布,日月无光。又翻了翻日历:黄道吉日,适宜出殡?不管了,总之就是现在了断吧!我出了门,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绿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风恨冷,我缩在大衣里,远远就看见她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大风吹着她的长发,看起来楚楚可怜。我不由心软了一点,但是想起目前的状况,硬了硬心肠,大步走过去。她看见我来了,好像蛮高兴,我没好气地看着她:“什么事?”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口了断。她一言不发,慢慢从包里拿出一团东西,然后抖了开来。我一看,马上大吃一惊!她手里竟然是一件深蓝色的毛衣!她好像很羞涩地说:“我织好了,现在来送给你。”我捧着毛衣,心里真不是滋味,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却兴致高昂,一个劲地催我试试看。我看了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往头上一套。奇怪地事情发生了!我怎么套也套不进去,可毛衣彷佛越来越紧,我想往外拉,毛衣好像粘在了我的头上,怎么拉都拉不下来!可怜啊,我眼前一片漆黑,头上套着毛衣,不分东南西北的乱转。忽然脚下不知绊到什么东西,人一下子就往前冲,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啊哟,疼啊。我像一只毛毛虫在地上爬着。她好像很着急一直叫我不要动。最后她使劲拉才把我的头从毛衣里拉了出来。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感谢老天爷又让我呼吸到了氧气。我哭笑不得看着她。她好
  像很歉意地看着我:“好像我把领口弄得小了点……”我欲哭无泪。我坐在地上,任她把我的手臂抓出来,塞回去。老半天一件毛衣终于穿好了。我看看自己的身体。紧紧贴身的毛衣勒得我浑身冒汗,在我身上的这件衣服毫无疑问是一件中袖的露脐毛衣。我一言不发往回走,心里只想回家脱掉这件该死的衣服。她急忙拉住我,但是好像抓到刺猬
  一样“啊呀”缩回了手。我奇怪,看她捧着手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上去抓过她的手一看,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哪是手啊,手指肿得像萝卜干一样。我看着她,她痛苦中勉强笑了笑:“我第一次织,针老是扎手……”我心口一热,这个傻丫头!抓住她的手慢慢地揉着,她看着我,我说:“下次别织了,手都肿成什么样子了”她很乖地“噢”了一声。忽然我发觉她的眼睛很红,奇怪得问她怎么了?她诺诺地说已经 3 天没睡觉了。我一怔,随即一股激流穿过胸口,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鼻子也开始发酸,喉咙哽咽着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喃喃地重复:“傻丫头,傻丫头……”她靠在我怀里,小声地问我喜欢这件衣服嘛?我说喜欢,很喜欢。她笑了,靠在我的胸口浅浅地笑了,轻轻地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声音越来越轻,我低头一看,她已经靠着我的胸口,小手抓着毛衣,带着浅浅地疲倦地笑容,蜷缩在我的怀里,裹着厚厚地大衣,睡着了……
【硬着头皮约她出来】
  
  自从上次我收到她给我的超级小毛衣之后,对她的印象真的大为改观。因为从前我都认为她只是一个千 金 小姐而已,不会真正对我这样一个市井小混混动真情的,想不到她竟然可以为我做那么大的牺牲,实在是有点感动。俗话说礼尚往来,她既然送给我了我怎么也得还一下吧,还什么呢?这个问题我坐在马桶上想了足足 2 个小时,直到门外的老爸准备砸门的时候终于下了一个决定:约她出来,到街上去看看有什么她喜欢的就买给她!想到就做!一个电话打过去,她接电话的时候显得很惊喜:你怎么想起来打电话给我了?我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啊?她一愣:干什么?我一下子说不出约她的话,懦懦地说:就是……那个……那个……她忽然在电话的那头嘿嘿笑了起来,我不解,问为什么笑?她忍住笑说:没什么啦,其实你不用那么急啊。我一听马上回答:怎么不急啊!这关系到我男人的尊严啊!她笑得更大声了:哈哈,不会那么严重吧?我有点恼火:怎么不严重!这种事我还没干过耶~~~她一边笑一边连声说:啊哟啊哟,那很为难你啊?我说:也不是为难,就是说不出口。她急忙说: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不用说啦,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呢?我大吃一惊,真是厉害啊,看来算准了我会回礼的!马上说:明天中午,就在街角的公园吧。她“啊”了一声:白天啊,你想白天在公园……不会吧!我说:那有什么不可以?随便啦~~她好像显得很为难:我还没心理准备啊,公园有很多人啊。我有点不耐烦:人多怎么了!我们干我们的,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她好像半天说不出话:你……有这种爱好啊?我奇怪:什么爱好?她似乎很害羞的样子:你喜欢在别人面前……那个啊……我更加奇怪了:哪个?她有点急了:你好坏!就是做爱啊!
  我不语,电话从我手中滑落,随着“咣铛“一声,伴随电话落地的是我的身体~~
  
  【电梯里的强强对话】
   无论怎么说,她还是答应了出来,但是竟然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我到她公司里去接她!自从上次我把她的那个色鬼主管暴打一顿之后,她在公司的地位好像上升很多,平时一直找茬的人都不敢动她了,理由很简单,就怕我这个没文化的人进去噼里啪啦乱来呗。我好像成了她的打手……汗,而且她竟然一直引以为豪……狂汗……
   到她的公司已经傍晚时分,很多职员都开始准备下班,前台的小姑娘已经认识了我,冲我微微一笑就让我进去了,我一进他们办公司,所有的人都在偷偷注视我。而她呢?别提多得意了,面带桃花,走路也不好好走,开始一扭一扭~~真他妈恶心!我暗自感叹。她主动勾起我的手臂,我刚想甩掉,忽然腋下一阵刺痛,我考啊!她可能看穿了我的意图,竟然在拉我的毛毛!我用痛得咧开的嘴硬挤出一个微笑:我们走吧~~她竟然嗲声嗲气的回答:噢~~实在太做作了!我又暗自咒骂!进了电梯,人还真多,基本都人和人之间都没什么空间。她也紧紧贴住我。我一动不动,脑子里反复告诉自己:我是邱少云,她是草地,不能动,绝对不能动!刹那件,灵台清明,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忽然她呀了一声,把我从太虚中拉了回来,我问怎么了?她用不太大但是全电梯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这是什么啊,很硬啊。一瞬间,电梯里的空气仿佛凝固!静悄悄的……她丝毫没有感觉,兀自在说:什么东西又长又硬,顶得我好难受。我一下子把气提到了喉咙口!我的妈妈呀,我已经看见旁边的几位老先生开始擦汗,几个小姑娘的脸开始变红,几个小伙子的开始强忍住笑。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她竟然还要加上一句:让我摸摸看……此言一出,电梯里的气氛达到了高潮!人人不说话,脸部表情僵硬,身体一动不动。我是苦笑啊,刚想解释,忽然她欢呼了一声:耶~~这个我喜欢,我吃吃看好伐?我倒抽一口凉气,心想要糟,果然旁边的老先生开始把纸斤蒙在脸上,小姑娘用手蒙住了脸,小伙子的头颈由于强忍住笑变得青筋暴出。在电梯快要到的时候她一边咀嚼,含糊的说:这个糖真的好吃,下次给我也买点。忽然电梯里人人都长吁一口气,气氛开始变得缓和,电梯的门也开了,人人都好像从水里捞上来一样,个个一边感叹,一边擦着汗,反复经历了很大的考验。门外的人们看着从电梯里出来的这帮人,一脸惘然……而我?
   我又能说什么?

【真情流露】
   出了公司门口,我大口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唉,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会遇见这种女人的。我偷偷瞄瞄她,她一脸阳光灿烂的嚼着糖,嘴巴鼓鼓地样子倒是非常可爱,其实有这么一个gf也是非常不错地说,我暗自想,但是就缺了那么一点~~唉,也不知道哪里不对,总之就缺了那么一点~~
   当我正在冥想地时候,忽然绊了一跤,往前冲了几步,差点摔倒。我回头一看,她正一脸愠色的看着我!我不解道:你绊我干什么?她娇嗔说:谁让你一直看那个女人!
  ???我丈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哪里看了?什么女人?她有点生气:你还抵赖!我大呼:我考啊,我什么时候看过什么女人啊?她说:你刚才眼睛一动不动盯住前面的那个女人,目露淫光!我一听,明白了,刚才我在想东西,所以目光好像定住了一样,其实我狗屁没看到!我不禁苦笑,刚想解释,她又抢在我前面说:其实你看了我也不会怪你,我不会限制我的乔乔的,你应该有自己的自由。我一怔,怎么她忽然说这个了,心里有点感动。但是她下面的一句却让我吐血:我生气的就是这个女人还没我好看!为什么你要看她不看我!我瞪着眼睛一句话没有。忽然,她一下子冲过来抱着我,双眼有点湿润的看着我,呜咽道:我很怕失去你,你不许看其他女人!我不得不苦笑,这女人前后也太不一致了吧。但是心里也颇为感动。她看着我,眼睛里有东西在流动: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我心里咯噔一下,千万不要问我是否爱你,或者你和我妈落水我先救谁……她看着我,慢慢地说:我们去哪里吃饭?
   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着她,真不明白她是什么构造的。她嘴巴扁扁,委屈的说:我饿了。我只能站起来,陪她走,她一边走一边低声哼唱:有些问题我很想问出来,但是你不会给我答案,所以我只能问你去哪里吃饭,不想看到你为难……
【拍照片记】
  
   我默然无语地陪她走,她哼哼唱唱,我觉得怪难受的,忽然她停在了一家拍大头贴的房子门口,非要拉我进去拍。嘎刚额事体我怎么可以做!她说:你不是要回报我么?和我一起拍照就行了?我半信半疑:真的拍拍照就可以了?她很用力地点点头……
  
   进去之后,她熟练地按着按钮,选着背景什么地,反正我是不懂,一连串之后,她忽然拉住我靠得很紧,凑向镜头前。我本能就是想推,结果她索性一个大挎包用手臂把我的头围起来,硬压下来,把她的头靠在我的头上,我的头顶在她的胸部,那个感觉……唉。哪知她后来越来越过分,一会儿把我的头拧过来,一会再拧回去,最后再转一下,我就感觉到天旋地转。而她一直“咯咯”地笑,到后来索性开始撕我的脸皮,捏我的鼻子,掰我的嘴巴,蒙我的眼睛,遭罪啊~~~好不容易等她折腾完了,我已经快要断气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她开心的捧着一大堆粘纸相片。这里翻翻,那里看看,还要给我看:你看,你看,这张怎么样?我翻了一个白眼,起身到外面去。啊~~外面的空气多么美好啊~~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空气,冷不丁一张纸头飞进了我的嘴里,差点没呛死我!我咳嗽着把东西从嘴里抠出来,原来是一张粘纸照片。远处的她哈哈哈哈大笑:耶!投进啦!我怒目凝视她,大吼:不要走!她笑得更起劲了:来呀来呀~~说罢甩着头发,像一只上了发条的兔子一样一跳一蹦到前面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她其实真的很可爱。啊呀,我在想什么,我使劲晃了晃脑袋,看见了手上残破不全的纸片,想起她刚刚捉弄我的情景。
  
   不要走!我大喊一声向她追去。

 【 尴尬的一幕 】
  
  今天公司里面是一年一度的审计,会计照例要核对每个人的出勤率什么的,然后会发一些补贴啊奖金,不过手续也真是麻烦。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座位上,东摸摸,西看看,等着财务叫我的名字。实在不行了,就拿出手机打算打个已经不知打了多少遍的傻游戏。忽然觉得今天的手机手感有点不一样,怎么背面毛毛糙糙的?我翻过来一看!我倒!背面不知什么时候被贴了一张大头贴!我哭笑不得的看着照片中她调皮的笑容,长叹一口气,准备把照片撕下来,这时,财务叫我了,我不得不收起手机,起身去财务室。
  
  财务是一个老处女,性格乖张,脾气古怪。估计到了这把年纪的都没嫁人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的。这个老女人最看不得人家卿卿我我,怕刺激呗。她连头都没抬起来,就以一种十分不耐烦的口气说:把工资卡拿出来。我掏出皮夹,愣在了那里!原来我的皮夹上竟然正反面都被贴上了她和我的大头贴!我苦笑啊,准是她昨晚和我吃饭的时候趁我上厕所的时候贴的,动作还真快!我怪怪得想着,老处女等了半天,不见我把卡给她,抬头恼怒的看见我在发楞,没好气的说:你在干什么!把卡拿出来!我抽出了工资卡,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原来工资卡上竟然也贴上了一张!老处女接过一看,脸色马上大变!也难怪,她在照片中笑得那么甜蜜,肯定大大刺激了这个老女人!果然!老女人重重的哼了一下,阴沉地说:公司的东西不许乱贴乱画!我只能苦笑着点头。然后又让我把身份证拿出来。我拿出身份证,我的妈呀!差点没晕过去!竟然把背面的国徽都贴满了贴纸!我有点担心地看着老处女,呵呵,只见她眉角跳动,额头青筋暴起,血盆大口一张一和,异常愤怒地样子。我急忙说:这是我自己的,和公司没关系。她啪地一声接过来,迅速地处理完,就把这些东西往旁边一推,高声叫道:下一位!我只能苦笑着收治残局,心想:怪不得昨天她非要去拍这些东西,原来是派这个用场,唉!刚走回座位,手机响起,我接:喂?手机里传来她的声音:喂,你在干吗呀?我没好气地回答:我在欣赏你的玉照!她啊了一声:你那么快就发现啦,嘻嘻。我只能再叹一口气:你厉害啊。她很开心的样子:你的包包上的一张怎么样?我大惊!什么?我包上也有?我急忙一看,完了!我的天啊,真是无孔不入啊!她哈哈大笑:祝你看得开心,拜拜。我收起手机,看着到处都是照片。
  
  女人心,海底深啊!
  
  【 夜 】
  
  我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钢笔上,笔记本,面纸上到处都是贴纸。大家都知道,这种玩意贴上去简单,撕下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我一边叹气一边闷头撕着一些比较明显的,撕着撕着,悲从中来,不禁长叹一声。门外有朋友正好走进来,他奇怪的看着我,问:哟!你叹什么气啊。我摇摇头,起身拿了一瓶饮料丢给他。他惊奇的看着我床上的这些东西,大呼起来:这是什么啊。我看看!说完就全部拿了起来,看了许久,他也长叹一口气道:怪不得这些天看不到你的人,原来你躲起来享受美人恩了,真他妈不是东西。我苦笑一下:享受?接着就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他听的时候表情千变万化,额头上不时有汗珠沁出。我唠唠叨叨说完之后,他睁大眼睛看着我,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凄声道:英雄!如果你真不要就让给我吧!我推了他一下,笑道:搞什么!他问:你对这么好的女孩子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我说也不是,就是没到点子上。他神情古怪地看着我:我看你已经到点子上了!我傻了,他缓缓地说道:你没发现你的每张照片都很开心么?那种开心是发自内心的!
  
  深夜,我躺在被子里,想着朋友说的话,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我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这些照片,还真的像他说的那样,笑的非常十三,但是又非常纯真。我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还是打个电话给她!电话打过去她的声音也显然没睡着,她惊讶的低语:你那么晚打来干什么?我说我想你(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她说有多想,我说就像星星环绕着月亮(真恶心!)她呵呵笑说你神经,哪有星星环绕月亮的。我说难道是月亮环绕星星?她说也不是。我说那么就是互相环绕了。她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脑子有病!我说我是有病,相思病。她“油”了一声:恶心。我叹气:是恶心。她说我也想你,我说你也很恶心。她说是的。我说那恶心的人是不是应该在一起?她微微笑说是吧。我说:噢,你真的有病,我说相思病又没说相思你!她一下子无语了,我呵呵笑。她哼了一声:你欺负我好来!我说我就欺负你,她很小声很温柔的说我就愿意被你欺负。我刚特了……
  夜,就这样悄悄的流逝……



 
上传时间:2004-09-03 13:27:24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