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天才总被炒鱿鱼
作者:年轻人
  (一)以为会升迁,结果是被炒

  一位朋友,我们都称他为有才能的人,可是他在广州忙碌了数年,竟然越混越差成了“鱿鱼大王”。如果你真正了解了他在职场上的一些经历,也许你就知道症结所在了……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江西老家一所乡中学教学,每月工资才200多元,1998年夏天,忍无可忍的我毅然挤上南下广州的火车。

  一个月后,我在广州一所培训学校找到了一份教师的工作。


  我利用工作之余,在一些报刊上发表了几篇小文章,这些“成就”让大家羡慕不已。偏偏校长年轻时也是个“文学青年”,因此我深得他的信任,他让我主编校报。我成了校长的红人,有点洋洋得意。

  但副校长对我心存妒意。有一天,他搞“突然袭击”,要听我的课,还解释说这是学校的新规定,以此考察教师的教学水平。他说话时浮着一丝冷笑。

  我毕竟见过风浪,随即稳了稳阵脚,口若悬河地讲开了。整堂课妙趣横生,而且时间把握得很准。望着有些垂头丧气的副校长带着一帮人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笑开了花。后来,不甘罢休的副校长又“突然袭击”了我几次,但每次我的表现都很突出。我自以为没有什么把柄被副校长抓着,可是,到了年终评课酬的时候,我却只被评了个第四等。

  我知道这是副校长搞的鬼,我当着校长的面顶撞副校长说:“简直是瞎胡闹,这是无效的!我要评一等。”我说:“论学历,我是本科,论讲课,我是全校最好的,论教学质量,我所教班级平均成绩超过80分。”校长见我们吵得不可开交,就从中“劝架”,最后,我的课酬被评为二等。

  我胜利了,但从此,我跟副校长的“梁子”越结越深了。一不做,二不休,我开始抓副校长的辫子,不久,我就将一份洋洋数万言的《关于学校管理上的一些问题及解决方法》交到了校长的手上,里面的问题则大多是针对副校长的。

  从此,我天天等校长的“召见”。有一天,校长终于“召见”了我,但不是提拔我,而是炒掉我。我极不服气,校长却说:“你跟副校长关系如此紧张,我实在没办法留你。我这是挥泪斩马谡啊!”

  
(二)我的那点正义感,恰恰让我丢了饭碗



  1999年9月初,我看到一个制片人工作室招聘编剧,就投了份简历。几天后,我就得到回复,叫我去面试。经过两个回合的测试,我终于被聘用了。

  导演为我们租好了一个地方,分上下两层,下面办公,上面住宿。宿舍共三间,一间住的是办公室主任赵主任,他是专门监管我们的,一间是文员阿霞和小玫住,另一间我们三个男编剧住。

  我们正式编写一部20集的电视连续剧,三个编剧分工合作。虽然我是第一次编写剧本,但导演很满意,几次三番地夸我,说我有灵气,还表示我能长期跟着他。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没多久,我就被炒鱿鱼了,缘起是因为文员阿霞。

  阿霞水灵灵的,脸蛋就像豆腐一样嫩,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女。据说是有人介绍进来演一个角色的。因剧本尚在编写阶段,只好暂时做文员。

  一天早晨,我发现小玫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满脸不高兴,就问她怎么啦,她气鼓鼓地说:“你知道阿霞昨天跟谁睡的吗?”我问:“你们不是住在一起吗?”小玫鼻子“哼”了一声说:“她跟那个姓赵的睡在一起很久了!”

  我有点义愤填膺。一次,我跟赵主任单独在一起,我说:“老赵,你是不是给过阿霞钱?”赵用手做了一个下流动作,冷笑说:“钱?我老赵睡她还要钱?”我心里立即翻腾起一股强烈的厌恶之情,但我还是忍住了。我认定阿霞是因为年少幼稚而受骗上当,所以,我决定挽救她。几天后,我就主动找阿霞谈,希望她能看清老赵的真面目,不要被人白白地玩了。

  几天后,我就被炒了,原来阿霞将我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老赵,而老赵正是导演的一个哥们,导演当然听他的。

  
(三)频频被炒,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编剧做不成了,我继续找工作,又是几个月的茫茫等待,直到2000年3月的一天,我又应聘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

  上班不久,总经理要我到顺德某民营公司出差一天,目的是帮对方做一个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做得很成功,我很快在这家公司站稳了脚根,总经理也常常表扬我有天才的语言灵感、有丰富的阅历和人生智慧,鼓励我好好干。

  可是,没想到四个月后,我被再次炒了。那天我出了一个自我感觉特棒的创意,可是客户提出要改,总经理也要求我立即修改,直到客户满意为止。我一下子来气了,说:“客户懂什么?他们懂就不应该找我们给他们创意。我不改,要么炒我好了!”

  我真的坚持没改,第二天,总经理就找我谈话,要我另谋高就。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理由,我们只知道客户是上帝!”

  从那时起,我的境况每况愈下。首先是做了一家图书馆策划公司的图书编辑,然后就是做某报社的拉单记者,再后来就是多媒体编辑,还做过网站编辑,等等,但做的时间都不长,刚刚做出点眉目来就被炒了。

  频频的失业让我贫困潦倒,最后连手机也是时开时关。偏偏在这时,我遭遇了爱情。小姑娘是个文学女青年,她是出于崇拜而爱上我的。

  我们于2002年春节回老家结婚,当然,这时候妻子已经拆穿我的把戏,原来她崇拜的“才子”竟是个“鱿鱼大王”,连自己都养不活,所有结婚的费用全是她打工几年所存的血汗钱。这时的她,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婚后我们回到广州,但就在妻子因怀孕而辞去工作不久,我竟然又一次失业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工作。

  长时间的失业使妻子再也忍不住了,她开始又哭又闹。我不能怪她,只能默默忍受。有一天回来,我面带笑容对妻子说:“我找到工作了,那里还包吃中餐呢。”妻子高兴极了,其实,我是骗她,我不想她心里难受,那段时间,我每天在外边四处流荡,到了“下班”才敢回家。

  我好不容易向朋友借了几百元钱,骗妻子说是发了工资,将她送上回老家的火车。妻子生小孩的时候,我回了一趟家,但没有给她留下一分钱。

  2002年下半年,我再吃回头草,又去一个私立大学找到了一份教书的工作,我勤勤恳恳地工作,但时间一长,我的毛病又来了。我看到那家学校的一些黑幕,便满怀忧忿地写下了《广州私立学校的黑洞》一文寄给了某报,很快就登了出来。文中虽然没有点那家学校的名,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学校领导扬言要将我告上法庭。2003年8月,我仓惶离开了学校,再一次失业了。


  
 
上传时间:2005-05-17 12:29:3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