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改变,会变得更好
作者:口述/韩颖 整理/陈雯
韩颖,亚信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曾获著名经济刊物《Asia CFO》颁发的“亚洲CFO融资最佳成就奖”,被评为“亚洲最佳CFO”,是获此奖项的中国第一人。

3万元的稿费



没有人生活永远一帆风顺,或者脚下永远都是坎坷。

我的青春经历并不顺利,15岁就离开学校上山下乡,到东北建设兵团,在北大荒一待就是六年,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干:放羊、做饭、开荒、搬砖。

21岁我招工返城,在一家汽车厂当修理工。一回家洗干净手脸,我就翻看会计方面的书籍。母亲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会计师,做会计一直也是我的心愿。一年后,我以优秀青工的身份被选进公司机关做会计。同时,我仍然坚持学习,每天下了班就抱着一台半导体收音机,跟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英语教学节目读写,就这样我学完了初、中级英语教学课程。后来海洋石油总公司选拔懂英语的会计,我又有幸进入总公司财务部工作。

当时我们在工作中都采用苏联会计的工作方式,1982年厦门大学开设了国内第一个西方会计专业,我很感兴趣,通过成人考试成为该专业学生。在厦大期间,我整天泡在图书馆里,翻阅大量的中英文资料,并用中英文两种语言作好笔记。有一次,系主任发现了我那密密麻麻、工工整整的笔记本,鼓励我说:“你尝试把笔记扩展为一本词典,国内还没有一本专业的中英文对照的会计词典!”

三年多没有节假日地工作,我完成了140万字的《英汉汉英会计词典》的初稿。完稿的第二天,女儿就诞生了。因为怀孕期间的辛苦劳顿,女儿生下来只有2500克。初稿完成之后,六次校对又是三年。1993年词典正式出版,敬爱的系主任写了序言,我至今很感激他,3万元的稿费是小事,通过独立编译这本会计词典,我奠定了扎实过硬的专业知识基础。

那段经历教会了我如何在逆境中生存,并且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



敢于改变,会变得更好



1985年,我从厦门大学毕业,担任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财务部财务分析员,负责的项目从来都不低于5亿美元。

去惠普很偶然。当时我看见惠普公司的招聘广告,和招聘人员闲谈,对方觉得我可能适合惠普,就让我填了张表。过了一年,惠普的人事部经理居然和我联系,恳请我加盟。一年前填的一张表,惠普竟然能够保存到现在,公司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让我欣赏。于是,我在1988年离开工作了九年的海洋石油总公司,丢掉铁饭碗,正式加入了中国惠普公司。

在惠普我从基层主管做起,当时发放工资就由两人全权负责,同事点钱汇总,由我审核。300多人的工资,当时又没有百元大票,厚厚一沓,一个一个核实,既浪费时间,又容易出错。

我想了个方法。下班后就去了公司附近的银行,找到银行负责人,我说,希望能为公司300多个员工开户,我把每月的工资直接存到银行,然后员工凭折领取工资。负责人挺犹豫的,因为之前没人这么做过。我费尽唇舌,说银行会多一笔数目不小的存款,有百利而无一害!对方才点头。

第二个月该发工资了,我在财务部外面贴了张告示,大意就是今后领工资不用排队了,直接拿折子到附近银行去取。可是员工都不太满意,议论纷纷,让我心里也忐忑不安。直到傍晚,外方领导找到我,肯定地说,“你改写了公司五年手发工资的历史,这种勇气和创新精神值得嘉奖!”当年我被评为惠普公司年度优秀职员,1993年担任惠普公司中国区财务经理,1996年我再次晋级,任惠普公司中国区首席财务官和业务发展总监。

好的设想常常被扼杀在摇篮里,但这绝对不是你变得平庸的真正原因。永远不要害怕改变,改变里就有契机,它会让你成熟,更了解自己的能力极限。



做中国第一CFO



前几年我曾经看到过一个报道。

“记者:作为印度成功的软件公司总裁,你未来的竞争对手是谁?

总裁:从技术上讲,是中国。

记者:那您感到威胁了吗?

总裁:没有。我认为未来的十年不会,因为他们缺乏优秀的管理人才。”

这个报道给我的印象很深刻。我在惠普工作十年,连升四级,成为财务总监,拥有专车、房子以及优厚的待遇,可总觉得心愿未了。在惠普的时候我参加跨国公司举办的CFO联谊会,发现这些CFO中间几乎没有中国人,心里难免感到一种孤独和悲哀。我希望中国有土生土长的杰出CFO,并愿意为此做点儿事情,致力于传道授业。

国家行政学院的一次授课,让当时担任亚信公司总裁的田溯宁认识了我,后来亚信邀请我加盟。至今我对田溯宁写的文章《信息革命呼风唤雨》记忆犹深,“中国的工业革命落后于西方国家100年,但互联网与世界同步,在互联网行业中中国可以诞生世界级的公司,亚信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亚信公司“把握技术革命机遇,实现科技报国理想”的爱国情怀,让我感动。1998年6月我离开惠普加入亚信,虽然这家新兴高科技公司刚成立三年。我想做中国的第一CFO。CFO不仅仅是一个忠实于数字的职位,我希望通过有效的管理和努力,为中国企业的发展奉献自己的力量。

如果人有一种信念,怀着民族的使命感去做事,就会将心底最深处的自尊、自爱、奋斗全部激发出来。通过三年的不懈努力,亚信逐步走向一个具有成熟管理方式和企业文化的成功企业,我也如愿以偿,当选为2000年度“亚洲最佳CFO”。



感谢陪练



到亚信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建立财务管理系统,我把亚信从1995年成立后产生的所有财务数据逐一录入数据库中,分析亚信发展的整个过程,花了三个月。9月,我就带着整个管理队伍做1998年4季度的预算,开始练兵。

当时我们策划了一个对公司管理层的模拟培训。这是瑞典的一个经典培训模具,具体来说就是分别建立六个相同的亚信——队长带领自己的团队,在模型上模拟各种商业行为,融资、上市、收购等等。整整三天,同志们非常投入,设计了八个财政年度,最后是三家宣告破产、两家濒临关门,只有一家公司得以成功上市。这个过程让很多高层经理管理者意识到了“做事业”和“做企业”的区别,光有热情和干劲不够,要坚持利润导向,作好精明的预算,并且时刻警惕潜在的外部问题,作好应急计划。

在改革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困难,我本人起初也承受着很多员工的不接受。基本有四种人,需要分别对待。第一种人是分享理念并且很能干,我们会提升他,让他担负责任。第二种人是分享理念,但做事能力稍差,我们会不断给他机会,让他变成第一种人。第三种人就是既不分享理念,又不会做事,这样的人会被请走。最难办的是最后一种人,他不分享理念,但是他很能干。我们就要通过沟通,让他变成第一种人。同时我们也要学会接受不同的理念,让不同的想法得到尝试。这个过程中,耐心特别重要,公司也需要交一些学费,但前景会更好。

一个优秀的CFO首先必须是一个business man,不仅是accountant。他必须有running business的经验,而不仅仅是booking或者reporting的经验。他需要个人魅力,让投资人、员工信任;他需要智慧,当大家各执己见时,能提出方案解决,这并不是靠聪明能想出来的,而是靠那么多年的跟斗摔出来的;他还需要耐心、信心,不断学习,不断进步。

曾有人采访邓亚萍,问她取得成绩后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她说,“一是教练,二是陪练。因为陪练模仿敌人,模仿困难,正是这些困难将我送上了冠军宝座。”

当我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面对给我难题、和我竞争的同事时,我也把他们当成陪练,来激发自己潜藏的全部潜能——所以我感谢陪练。
 
上传时间:2004-12-19 02:06:2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第三块石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